走一條令人喜愛的成功之路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1.1.14

走一條令人喜愛的成功之路

走一條令人喜愛的成功之路

文 / 林佳龍

  偉大的人物,是活在當下的。

  政治學理論裡,有一個很神祕的名詞,叫做charisma,中文勉強譯成「領袖氣質」,形容一個人身上具備一種渾然天成的領袖魅力。

這種魅力你捉摸不到,無法測量,也抄襲不來,但是它卻能產生磁吸般的吸引力,讓人想要親近它、聆聽它、追隨它,簡直為它著迷無比!

  我第一次見到許文龍時,就是想到了這個字。


聲音的相遇:從十二捲錄音帶談起

  人生的緣分真是奇妙。許文龍是我妻子婉如的舅公,我與婉如還在美國念書時,她爸爸從台灣寄來許文龍對奇美內部員工演講的十二捲卡帶給她聽。當時,我原本只是讀書之餘,跟著她隨興聽聽。沒想到,聽著聽著,卻益發興味盎然。他談的,竟然是我多年研究跟感興趣的內容。雖然錄音帶的主題,是企業經營之道,但許文龍在裡頭所闡述的,居然是數百年的台灣命運!

  錄音帶裡,許文龍開宗明義是這麼說的:「要了解奇美,要先了解奇美的歷史;要了解奇美的歷史,就要先了解台灣的歷史。」他侃侃而談台灣的歷史,從荷蘭、西班牙、葡萄牙、明鄭、清朝、日本、兩蔣,一直評價到李登輝時代。

他有異常豐富的歷史知識,也緊扣著台灣社會和經濟的發展,信手拈來,都是故事,都是歷史。他的台語非常優美,用字遣詞又有強烈的魅力,你一聽他的錄音帶就沒辦法停止,那完全是另一種史觀,洋洋灑灑就是一部史觀另類的口述歷史寶典。

  我讀的是比較政治學,在我聽起來,他所口述的正是一種人民史觀──從人民的觀點,一以貫之在評價每個朝代的政權,完全擺脫成王敗寇,以及成者為敗者寫史的中國史家傳統。我一口氣把那十二捲錄音帶全部聽完,讓我結結實實多修了十二堂台灣史的課。

  雖然聽完十二捲錄音帶以後,我還是不很清楚許文龍是誰、奇美是家什麼樣的企業,但卻因此而更了解台灣的歷史。

  這十二捲錄音帶,就是我與許文龍的第一次「相遇」。從那時候起,我對這說台語的神祕老先生已經好奇得不得了。

  
改變我ㄧ生的那兩年

  我在一九九八年完成學業後,赴位於日本的聯合國大學進行博士後研究,一年後返國任教,在嘉義中正大學教政治學。因為嘉義跟台南很近,那兩年我幾乎每週都去找他,天南地北的聊。

  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的人,那兩年我們有時一週談好幾次,從歷史,到釣魚,到小提琴,到奇美文化,到政府改造。他可以跟你天文地理,也可以跟你談價值觀,跟他交往時,不但完全沒有壓力,他反而讓你感覺很自在,很有尊嚴。即使他不同意你,他也不會給你有壓迫感。

  例如,許文龍就經常提醒我,學者研究太多,反而容易頭腦僵化,實務是比較重要的,因為理想若存在空中樓閣,再美好都沒有用!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現場主義」。他也對學運很感興趣,問了我很多關於學運的事情,他喜歡年輕人造反,覺得年輕時敢反抗權威,國家才會有救。

  所以後來我成立以學運世代為核心的台灣智庫時,他非常支持。他對台灣智庫的看法和對奇美醫院的態度一樣:他只有贊助的義務,沒有獲得任何好處的權利,從來不曾過問我們做什麼事、用什麼人。

  他的朋友也很有趣。有奇美同事,有釣友,有歷史學家,有賣保險的,有在學校當老師的,他的家庭樂團真是像一個雜牌軍,在他家裡進進出出的,是各種有趣的人。所以我是很幸運,有機會跟他頻繁互動,多方觀察他。跟他聊天,如沐春風,就像拿到藏寶圖一樣,每次都有所斬獲,也像走在沙漠中口渴的人,每次離開他的家,水分都得到滋養。

  這是我近距離接觸他兩年,很真實的感受,他真的自成一家,渾然天成。他很有智慧、洞見,有錢但深居陋巷,物質欲望接近零,總能提出我們覺得很有道理卻想不到的觀念。最讓我發自內心敬重的,是他非常一致,在想法跟做法之間,他言行一致,是個人格者,我一生認識也共事過很多權力浪頂的風雲人物,這是藏不住的。


這部回憶錄,前後進行了十二年

  那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也因此激發了我想要替他完成一部回憶錄的想法。從那時候算起,這部回憶錄前後共進行了十二年,經歷了無數次的訪談與紀錄,這十二年來,我、本書的共同編著廖錦桂以及其他夥伴們,看到了許文龍真情流露以及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

  比方說,外界普遍以為,許文龍是安靜、話語不多的老人,其實這句話只對了一半。許文龍是喜歡安靜,這是因為他喜歡思考,安靜才可以專注於思考,但是,若你話題能引起他的興趣,你會馬上發現他非常健談,聰明得不得了。我一生見過也讀過很多聰明的人,我很誠實的說,他是我見過最有智慧的人,而且他的觀察力敏銳到驚人的程度。


 

  他重視的是人。他洞察人性,有人本思想、人文興趣、人道關懷,更重視人才,很會看人和用人。他深知領導者要能創造環境又充分授權,平等對待又消滅管理……,他既能清明地洞澈人性弱點,對人的信任又能做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我覺得,這是他成功之謎的最大關鍵。

  他是個human being,being,存在。他在每個時空下都很享受存在的當下,怡然自得,自由自在。相對於他,像我這種讀書人常是「不太存在的」,因為我們的世界觀是依賴理論和知識建構起來的,是分析性強過感知性的,用婉如的話來說,人智學裡將一個人的成長過程分為好幾個階段,我就是屬於「星芒體」發展相對不足的那種!

  「星芒體」就是一個人在七歲到十四歲階段,經由體驗發展出來的感受力。可惜我那方面的天賦,在制式教育下早已經被「謀殺」了!但許文龍不同,他是從內心去感受,以經驗去體認這個世界的。他歷經了三個朝代,台灣歷史就像發生在他家客廳一樣。

我的朋友大多是學術中人,他的朋友則是三教九流;我的知識是「讀來的」,他的智慧是「體驗來的」。錦桂就有一個很敏銳的觀察,她說她觀察到許文龍跟我講話的神情常帶著調皮,像在說,「我就偏偏這樣說,看你要怎麼回?」非常享受觀念交鋒、思想辯證的快樂。

  他對自由的愛好與徹底實踐,會讓你嚇一跳!在許文龍的思想體系裡,有兩個極富趣味的兩端,一個是「歸零」,一個是「無限大」,無限大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數學符號「躺下來的8」,而貫穿零與無限大之間的,就是他的自由、彈性,和極限思考。

他投資事業的膽識、對人尊重的程度、對藝術文化的見解,都與他愛自由的稟性有關。只要所處的環境能讓人自由的發揮自我,有力者又能照顧無力者、照顧弱勢者,國家的規模是小而美、甚或像現在一樣小而弱,又有什麼關係?

  所以許文龍不喜歡管人,也不喜歡被人管。捫心自問,許文龍還真是說出了我們心裡的話。人畢生披星戴月,追求的不就是這樣!

  許文龍把賺來的錢幾乎都投入藝術文化,例如蓋博物館,以及世界無人出其右的提琴收藏,就是因為他洞悉文化才是一個民族真正的驕傲跟尊嚴所在,才是我們在國際上可以真正抬頭挺胸的依靠。其他,都是虛的。

物質、名與利、錢與權,看似無盡繁華,其實都是過眼雲煙。他做的是更崇高的百年大業,是台灣人跟人類文明接觸、對話、反芻後的生命領悟。

  他完全是這塊土地上土生土長出來的。他流著漢人的血、從小在運河邊的貧民窟成長、接受日本明治維新全人教育的啟蒙、歷經三個朝代的政權嬗遞,但精神上完全是自由主義的!他不會說英文,思想卻與西方文明不謀而合。

 
原汁原味的許文龍,才是最精采的

  對我而言,他不僅是人師,他完全顛覆了中國士大夫觀念中對商人的看法,我自己心甘情願的成為他的信徒。他是許文龍學校的開山祖師,我是他一個駑鈍的門徒。

  要說這是本「許文龍學」,是有點太學究,但是從他身上,確實可以學到無窮的人生智慧,或至少可以做為一面鏡子。許文龍經營企業的能耐與人生風景的豐富,無須我多說。每個讀者隨著生命歷練的不同與歲月的成長,一個為小孩盡心盡力的媽媽,一個感到異化的勞工,一個力爭上游的中級主管,一個終日奔忙的大老闆,或是像我一樣,只是年歲到了中年的人,在許文龍的思想裡,都可以讀到不同的東西,會有各自的領受。

  我跟錦桂在這部《零與無限大:許文龍回憶錄》中所努力的,就是把許文龍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眼前。十二年來,我和他對話超過百次,我當然有很多自己對他的詮釋,但是,我們最後決定把這些詮釋全部放下。因為最原汁原味的許文龍,才是最精采、最豐富、最真實,也是最魅力無法擋的,再生花妙筆的詮釋、分析,都比不上聽他一席話。

  我自己現在人到中年,越來越能切身體會許文龍的智慧。這幾年來,每當面對人生重大決定時,許文龍曾經告訴我的一些人生道理,就會閃過我腦海──我若是他,在這個當下會做什麼決定?受到他的啟蒙,我也漸漸懂得把成與敗的包袱放下。

  人世間觀念動人的講法俯拾皆是,各領域成功的人也很多,但我們若探頭細看,有些人的成功之路,是我們不想學習的,而多數人成功後所過的生活,是我們不想過的。為什麼許文龍就是有辦法走一條令人喜愛的成功之路?

  人生七十古來稀,許文龍已經年過八十,還能過著受人尊敬、又幸福快樂的日子,實在是我們每個人都心嚮往之的!

  
感謝眾多朋友的參與和協助

  最後,我和共同編著廖錦桂要衷心感謝在這本書的催生過程中,許多前輩與朋友的智慧與付出。我和錦桂都是念社會科學的人,抱著歷史研究的方法論,一頭撞進了許文龍橫跨八十年、奇美五十年、又是三百六十度的生命史,若沒有這些先進在不同專業領域上的解說、年代上的重複考證,本書無法完成。

他們是奇美集團的廖錦祥先生、何昭陽先生、林榮俊先生、卓侃男先生、林慶盛先生、郭玲玲女士、石麗蘭女士、楊明盛先生,與鍾岱廷先生;楊再禮先生的回憶手稿,更豐富了我們對於奇美早期篳路藍縷精神與制度沿革的想像。

  為了確認奇美企業理念的獨特性與在台灣產業發展史上的地位,幾位經濟學與管理學大師的指引,更使我們獲益匪淺,他們是陳博志、柯承恩、魏啟林、林能白、李吉仁與龔明鑫等教授學者。他們精采的立論因篇幅所限無法同時呈現,是本書一大憾事。

  此外,本書今天能留下難能可貴的口述資料,與過去十二年來在不同階段中熱情參與華山論劍的台灣智庫好友有極大關係,他們是莊國榮、潘美玲、翁仕杰、黃崇憲、李連權、汪庭安與曾建元,我們火力全開、沒大沒小,許文龍也兵來將擋、知無不言;中場休息時間,許文龍還演奏各式樂器,把我們通通給比了下去,卻是我們共度的歡樂時光!

而謝敏芳、蕭伶玲、江盈誼、李良文、李兆立在資料蒐集上的協助,提供我們年輕人的觀點與刺激,更是功不可沒,特別是敏芳,還協助龐大資料的判讀和撰寫部分初稿,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人才。

  過程中還有很多朋友或參與討論、或協助日文翻譯、或充當加油隊,因為篇幅的緣故無法一一致謝,不過,這本書是獻給台灣人民的。當然若有任何誤植之處,責任是我跟錦桂的。

  我們也要特別感謝早安財經發行人沈雲驄與編輯夥伴,以無比的耐心與創意把書編到盡善盡美。當初在幾家極其出色的出版社比稿中,我們最後決定了小而美的早安財經,就是因為許文龍在選擇代理商時有一個「沒錢的人比較有衝勁」的見解。我們依循許文龍的理念選擇出版社,不但幸運結交了一些好朋友,也再次證實了許文龍的眼光果然有獨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