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是我一生做事的原動力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1.1.14

價值觀,是我一生做事的原動力

價值觀,是我一生做事的原動力

大家都知道,我從小家境不好,讀書期間就已經在半工半讀。而且我也不怎麼愛念學校的書,從小考試常不及格,所以就讀成大附工那兩年,我很認分的學了一手技術的功夫。做一個快樂的工人,穿一條工作褲,口袋裡放一本歌德的詩集,是我少年時代最大的理想。

  二十二歲高工畢業後,我一直很努力的工作。我很了解自己的個性,創意、自製是我喜歡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要在政府或公司做固定的工作,自行創業是我小時候的目標,所以,我很早便創業。

  一開始,我曾經想要自己生產做提琴、鋼琴,還到圖書館查了許多相關資料,認為有生產的可能性。後來,因為發現了塑膠這項新的材料,才轉而走向塑膠加工,成立塑膠加工廠,事業就是這樣做起來的。

  我這一生,不賭不酒,平常時間不是看書,聽跟玩音樂,就是釣魚,偶爾也畫畫或雕刻。事業做起來以後,便開始買琴、買藝術品,成立醫院跟藝術博物館。

  對我來說,這些藝術品是人類文化的共同資產,不可私有。有錢只是買一部分權利,有義務妥善保存,傳給後世的人。曾經有位日本人,擁有一幅梵谷的畫,他立下遺囑說,有一天他死了,這幅畫要跟著他陪葬。我認為這是不對的,如果每個時代的收藏家都是這樣,文化古物要如何留到後代子孫?難道要後代子孫只能從書本看到這些人類文明最優雅的藝術品,而實體已經消失或損壞殆盡?

  收藏者有義務妥善保存人類文化的資產,這個理念要很重視。

  我就是這樣看我自己的──我是一個收藏小提琴的人。二十幾年來,我收藏了幾百把名琴,現在奇美提琴的收藏,已經被譽為世界第一。因為好琴、好弓的價格不菲,不是一般家庭可以負擔的,所以名琴除了偶爾我自己可以拉奏,我一直都免費借給需要的學生、演奏家。家境不好的學生,爸爸媽媽不需要再賣房子買琴了,只要提出申請,就可以長期借琴,直到會賺錢時,再把琴還給基金會就好。

  這就是要讓後世子孫不要只能在書上看到。這些琴都在台灣,就在桌上,不需要再幻想她的音色了,只要有能力拉奏,她歷史的聲音都將重現現場!

  我現在八十幾歲了,早已經從事業的第一線退休。每天還是釣魚、讀書、拉琴這三樣,睡前就是畫一些素描,音樂放下去,生活還是很簡單、很快樂。這麼多年來,事業只是我人生三百六十度中的九十度而已(第二部),另外九十度是釣魚、與大自然相處(第一部),九十度是藝術(第四部),我對社會與環境的關懷,這也是九十度(第三部)。

  這本《零與無限大》,是佳龍、廖小姐,還有很多年輕朋友,與我花了許多時間對談後,再很用心地去研究所寫成的。我一生做事、經營事業,也不敢說我的作法都是對的,但「價值觀」是我一生做事的原動力。若說我喜愛的價值、我一生的經驗能對大家、對社會有些什麼幫助,可以給後代的人一個好的參考,     那就請你們看看這本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