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名詞釋疑及致謝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09.7.3

「獨步」名詞釋疑及致謝

「獨步」名詞釋疑及致謝

文/總編輯・陳蕙慧

好吧。我知道取這樣的出版社名字,一定有人想,你以為你是誰啊?「獨步」?是獨步天下?還是獨步全球?當初連城邦的最高主管都好意提醒我:取這樣的名字妳可要有決心。我正納悶「咦,那是什麼意思?」我的老闆已經說話了:「如果沒做起來的話,那就變笑話一樁了。」當然,這老闆是我頗為欣賞的,而且我很瞭解他一向心直口快,所以這話我就把當成是激將法吧,雖然我表面上還是不假思索地佯裝生氣道:「我會不把它做起來嗎?」
其實這時候我們因為出版社名已經絞盡腦汁,不知想了五六十個了吧。
且說說這個名字的由來。

詹宏志先生在百忙之中慷慨應允我們前往日本採訪日本本格推理大師土屋隆夫時,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了「日本推理文學資料館」,在等候中天電視台製作小組設置燈光以便拍攝時,我們搶時間先吃便當,我向詹先生請益日本推理未來在台市場的可能性和空間,詹先生瞭解了我們現有的書單和作家陣容後,建議我從商周出版社獨立出來成立一家專業的類型出版社,他認為社群經營遠勝於一切,而社群對於品牌的認同會因為同家出版社書種的龐雜而不悅,何況日本推理在台灣的潛在讀者群甚或比歐美推理更大一點五到兩倍,且因文化背影地理位置等因素更容易經營得多。隨手拈來都是創意的詹先生瀟灑說道:出版社就叫「亂步」,作為一個日本推理類型出版社,這個名字多麼順理成章!

我剎時陷入天人交戰,成立一個新的獨立品牌談何容易,尤其在一個事事講求數字的大集團內,再加上其他種種因素,這個想法雖然在我心中擺著很顯眼的位置,但是我還是猶豫萬分。又經過種種思考,尤其是取得現有團隊的理解和認可之後,我終於在2005年歲末下定了決心。

基於尊重,我們向日方表達了採用「亂步」這個出版社名的極大誠意和使命感,然而卻不那麼順利。(日後我將寫些有關與日本出版社往來的甘苦談和秘辛),總之,成立一事在集團內已定案,出版社名不確定,多如牛毛的相關作業完全無法進行。

於是乎,想了各種名字,也在團隊內部以獎金誘使提案,甚至請教並聽取了我們的好朋友講談社的田村良先生的各種建議,終於被逼到了最後一刻,我心一橫(真的是這樣),反正此去是一條不歸路,而我們這個團隊是有著獨特怪異思考與個性的一群人,那麼,就算是當個踽踽獨步在出版國度裡的執炬者,渴望做出獨具一格出版品,點了一盞火,以吸引同樣是熱愛閱讀的孤獨心靈獵人互相取暖吧。

再查了一下字典,國木田獨步,自然文學作家,代表作「武藏野」,正是森林密佈,出產許多名作及名作家的好地方,於是徵詢夥伴的意見並獲得同意後(據說是因為已經被五六十個名字轟炸後已無力抵抗,哈哈),正式名之。

經過半年的艱辛創業,獨步獲選為誠品年度之最「最佳新出版社」之榮,為表真切感激一起共事的所有夥伴,以此文表明心跡並致謝。

謝謝獨步的催生者:詹先生。

而我們,不管走多遠的路,都是「一群‧酷斯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