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韓寒遇上中國超級敏感詞:劉曉波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0.10.13

當韓寒遇上中國超級敏感詞:劉曉波

當韓寒遇上中國超級敏感詞:劉曉波

中國擁有最多人氣的博主(部落客)韓寒,在博客(部落格)發表了一篇題為〈2010年10月8日〉的文章,文中只有一組引號,沒有任何文字。但仍有數以萬計的網友,在第一時間湧入點擊閱讀,試圖搶下「頭香」。多數網友在博客只圖留下紀念的「痕跡」,不知韓寒「無字天書」的本意,或以為文章又遭刪除或屏蔽了。

部分網友開始玩起填充及解謎遊戲,試圖解讀韓寒的本意。有人細心地從博文上線日期及標題日期不符合,研判這篇文章並非「自動生成,就是韓寒本人寫的」;引號中有三個空格,不言自明,這是一個三個字的辭語,而10月8日當天正是諾貝爾和平獎公布的日子。更有大膽的網友直指,韓寒故意噤聲不語,實則意有所指中國目前不能說出口的敏感詞:劉曉波

2010年10月8日午後,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仍在獄中的大陸民運人士劉曉波。相較國際傳媒的肯定,中國大陸官方譴責諾貝爾委員會這一決定,所有官方媒體對劉曉波獲獎一事則隻字未提。連在大陸最大的入口網站「百度」鍵入「劉曉波」,都會跳出「可能不符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未予顯示」字樣。公布至今後五天以來,「劉曉波」往後的待遇備受國際關注,而「劉曉波」在中國成了不可說的超級敏感詞:人人都知道,卻沒人敢說。

然而,即使中國大陸網警的嚴密動員刪文或是防堵敏感詞,也難抵一時之間網友對「劉曉波」及「諾貝爾和平獎」熱烈討論,而韓寒卻是明明什麼話也沒說。如此聰明詼諧的「文字」表現,再度驗證其發言影響力不容小覷。諾貝爾點燃了引信,卻在韓寒的妙筆生花演繹出另一堂精彩的人權及民主啟蒙課。


「韓寒」也是敏感詞

曾經形容寫博客尤如「走鋼線」危險的韓寒,很清楚「不犯過敏」的界線,更懂得如何在鋼線上取得「平衡」。10月初台灣新經典文化發行的《青春》一書中,韓寒在〈我能做什麼〉一文,即道出了他獲選《時代》百大影響人物時的肺腑之言。

早在六個月前,對於同樣入圍《時代》百大卻被捕的劉曉波,韓寒對外表示無奈:「不希望世界上有人因為說話、寫作,或者做了一些政府不喜歡的事情而被關押」。文中同時自嘲,在這一個充滿敏感詞的社會,只為中國社會貢獻了一個敏感詞而已。他由衷「希望所有的藝術工作者,包括文人、畫家、電影導演都可以在一個沒有審查的環境下工作」。

如此聰敏而暢所欲言的韓寒,全在這本《青春》可一睹為快:70篇最具代表性的文章,一刀未剪,包括多數被網警刪掉、在中國無法出版的敏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