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84》3 與村上走過24年 專訪賴明珠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0.9.27

《1Q84》3 與村上走過24年 專訪賴明珠

《1Q84》3 與村上走過24年 專訪賴明珠

26/9/2010 訪問、整理﹕何翹楚

【明報】如果沒有了她,我們將不能夠再進入「1Q84」年--那個鐵路道岔切換了,回不去1984,同時天上掛著兩枚月亮的世界,無疑是,由村上春樹用日語所構成的世界;然而那部風靡萬千讀者的繁體中文版小說,卻是她孜孜不倦地翻字譯句的成品。

她是賴明珠,既是引進村上小說到華文世界的第一人,也是香港和台灣村上迷熟悉不過的金牌翻譯。在萬眾期待的《1Q84》Book 3 出版前夕,且聽她娓娓細訴,跟村上作品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還有她對這部傳奇作品的看法。

 

問﹕何翹楚(何) 答﹕賴明珠(賴)

何﹕你翻譯村上有何習慣?譯《1Q84》時,它還未完成吧?

賴﹕通常我會先讀一遍日文版,《1Q84》也不例外。村上春樹的新書,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先讀為快,充分享受一個純讀者的閱讀樂趣,感受新鮮題材和奇特故事所帶來的意外驚喜。同時因為預定要翻譯,所以讀著也難免會考慮翻譯時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轉換。比方感受這本和其他作品的差異在哪裏?節奏的快慢、調性的濃淡等整體印象。但動手翻譯之後就不太考慮前後了。只會順著每一句,感受文字當下的感覺,並把每一句日文盡可能轉換成鮮活而適當的中文,讓作品行文和角色對白能生動自然地躍然紙上。

何﹕第三冊何時開始翻譯?待日文版出版後,還是收到完稿就開始?譯了多久?

賴﹕村上春樹不會在出版前先把稿子透露給譯者,內容都事先充分保密。《1Q84》Book1、2、3日文版,我都是從Amazon網路上預訂的。Book3我從四月下旬拿到書開始讀。前後花了大約四個多月時間。三本的翻譯和校對共花了大約一年時間,《1Q84》確實是村上春樹所有小說中最長的一部。

何﹕距離你首次翻譯村上至今已經二十四年了,你如何形容這段長久的合作關係?有跟作者共同進退、一起成長的感覺嗎?

賴﹕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長期持續翻譯一位自己喜歡的傑出作家的作品。村上春樹的作品多年來有些堅持不變的特色和精神,有些則受環境變遷和生命歷程的成長而逐漸改變,有些則是他自己不斷創新的地方。在繼續翻譯中,我感覺自己的生命歷程,好像每五年就有明顯的變化。我們一起走過一個時代,進入新的世紀,不可諱言的也一起變老了。

何﹕村上本人是否關心不同譯本的分別?

賴﹕村上自己英語好,也翻譯英語小說,因此特別注意英語版本。有些國家的翻譯者精通英語的比日語多,因此有些無法直接從日語版翻譯,便從英語版間接翻譯,可以說是重譯。村上的作品已譯成四十多種語言版本。

村上雖然學過英、德、法、意、西班牙、希臘、土耳其語,加上日語,共八種語言,但可惜不懂中文。我常想如果沒有中日戰爭,他會不會學中文?可惜他可能無法知道中文譯得好不好?不過他的小說中倒常出現中國和中國人。

何﹕有人說村上的日文其實有許多英文文法影子,而且喜歡談論西方文化事物,所以跟其他日本文學譯法並不相似。你同意嗎?

賴﹕村上的文體確實具有明顯的英文語感,用字遣詞和思考模式都帶有一股奶油味。這和他雖出生在京都,但隨即搬到神戶附近的成長環境有關。神戶是國際性港口,他從中學就開始看世界史、世界文學全集、英文小說;聽西洋歌曲、爵士音樂。他喜歡西方文化,又是獨生子,獨處時間多,聽音樂、看電影和讀小說,填滿他孤獨的少年時光。

事實上他的第一本小說《聽風的歌》剛開始幾頁就是用英文打字的,後來才改用日語寫。因此中文翻譯時,保留這英語的語感也成為他的作品趣味之一。

他剛出道時,就被稱為「和魂洋裝」的作家。確實,他的作品表面上洋化,其實精神很日本。從開始到現在,都透露東方的老靈魂。他父母都是日文教師。要他從小就背誦日本古典文學。早已奠定了他的東方思想基礎。例如《1Q84》中所提到的「平家物語」故事,就是典型的諸行無常的東方思想。

何﹕我第一本讀的村上春樹是你很早期就為他翻譯的《遇見100%的女孩》,一直追隨你的譯本,感覺上你的翻譯風格也有很大的轉變,是你的譯法在改變,還是由村上的作品改變帶動?

賴﹕我的譯法有改變嗎?當然改變應該也是自然的,我確實不斷在檢討自己。

我盡量努力讓譯文正確又自然,但有時不可兼得。因為求精確時,有時會流於不順暢。求順暢時有時會犧牲精確。村上的小說由於具有獨特風格,因此我也格外注重風格的保存。但我想有時適度的不流暢也是一種風格。就像一個有個性的人說話未必流暢一樣。

我想早期的我的翻譯可能過分拘泥於追求精確。近期以我自己的體會,感覺村上已不太執著於文體和風格,漸漸轉而重視故事的發展,角色個性的掌握和對白的生動描述。因此文字有走向行雲流水般的自然揮灑。我也嘗試做一些比較寬闊和自在的調整。

何﹕你翻譯過的村上作品中,有沒有想重新再譯的一本?會如何重譯?

賴﹕我不想重新再譯,但希望能改版做一些修改。《挪威的森林》和《聽風的歌》已經改版過,接下來我希望有機會修改《遇見100%的女孩》。這本很有實驗性,在取材和文體上都很特別。可以看到村上文體的多面性和出發點。我希望能修改得更簡潔,更接近完美一點。

何﹕你在翻譯時,有沒有預設讀者對象是哪個地區的中文讀者?有否想過香港讀者的評價?

賴﹕我在翻譯時沒有刻意區別不同地區的讀者,不過還是會想像香港讀者可能有不同的感受。這和不同地區讀者對中文、英語文化、日語文化的喜好程度和接受度稍有差別應該有一點關係。相當耐人尋味。但除了大環境不同之外,我可以感受到不少讀者喜歡我的譯本,這讓我很高興。同時也有部分讀者喜歡林少華譯本和英語版本,表示香港的多元文化特色。我也覺得很好。

這次《1Q84》Book1譯文我用到不少注音符號,原來是為了表示深繪里有語言障礙和讀字障礙的特殊效果,卻疏忽了香港和大陸讀者對注音符號的不熟悉和不適應。可見小說的翻譯,需要考慮得更周到才行。不得不深自警惕。

何﹕對村上以後的作品還有什麼期望呢?

賴﹕不同年齡對事情有不同的體會,我希望看到村上春樹繼續成長、成熟和蛻變下去。例如《1Q84》Book3,他提到「人無法為自己而再生。要為別人才行」。並不只一次提到「要得到重要的東西,人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他在不同階段,帶給我們不同的智慧和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