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Feature:夏遊預備.荷瑞另類藝術節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0.4.13

特別企畫Feature:夏遊預備.荷瑞另類藝術節

特別企畫Feature:夏遊預備.荷瑞另類藝術節

文字/貢幼穎 (自由藝文工作者)

取之於民 用之於民,沒有你就不行--瑞士 堡壘藝術節
Festival Belluard Bollwerk International


堡壘藝術節推出的節目,不是劇場裡結合了精準燈光與音樂cue點的古典戲劇或舞蹈,而是以「表演」或「行動」為主,需要觀眾參與,甚至和觀眾一起完成的計畫。舉辦的地點除了精神象徵的堡壘、舊時軍火庫、改建為藝術中心的舊車站Ancienne Gare,還有小鎮內的市街及公共空間。二○一○年堡壘藝術節預計於六月廿一日至七月六日間舉行,將再次展現藝術節「人親土親」的策展信念。

瑞士「堡壘藝術節」(Festival Belluard Bollwerk International)的舉辦地是瑞士西南部法語區的觀光小鎮弗利伯(Fribourg,以下簡稱弗市)。藝術節名字源自城中一個建於十五世紀的堡壘(英文Great Bulwark、法文Belluard、德文Bollwerk),自一九八三年起,藝術節每年固定於六月底的時間點舉辦十天,宣告夏天的到來。二○一○年將是第二十七屆。



藝術家佔據堡壘,藝術節從此與小鎮同在


堡壘藝術節的源起很有草根性,二十六年前,一群當地的藝術家佔據了堡壘,當時他們沒有錢或補助,在那幾週之中,他們邀請國內外藝術界的好友每個人帶一些資源來,就這樣搞出了第一屆的藝術節。一屆屆繼續辦下來後,當年的無政府精神和自力為王的作法,現在已經體制化,有一個藝術節組織及辦公室,並且獲得政府肯定及支持。除了金錢上的補助外,政府每年也無償提供堡壘給藝術節使用,連同堡壘旁邊舊時的軍火庫Arsenal,也在藝術節期間變成場地之一。

弗市是個沿河谷地形建立的小鎮,它擁有一個建於一八九九年的纜車,接駁山丘上下的交通,這個歐洲唯一利用鎮上的污水處理帶動的纜車,現在已是弗市的觀光市標。河谷邊上還有瑞士最古老的戶外游泳池,建於一九二三年的紅磚屋瓦至今仍保存良好。站在山谷崖邊,熱天午後的泳池畔嬉戲聲,清楚迴響在整個山谷中,令人想起小時候暑假站在泳池圍牆外,也曾為了這樣的戲水聲,好生羨慕頻頻探頭探腦的往事。

就像歐洲大部分古老的城鎮一樣,建於中世紀的石板路和木棧道,在夏日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寧靜的歷史氣息。在這樣的小鎮該辦什麼樣的藝術節?堡壘藝術節推出的節目,不是劇場裡結合了精準燈光與音樂cue點的古典戲劇或舞蹈,而是以「表演」或「行動」為主,需要觀眾參與,甚至和觀眾一起完成的計畫。舉辦的地點除了精神象徵的堡壘、舊時軍火庫、改建為藝術中心的舊車站Ancienne Gare,還有小鎮內的市街及公共空間;後者也是藝術節最主要的發生地。


開店秀「藝術」  你的參與就是藝術的完成


二○○九年堡壘藝術節的主題可歸納為「經濟」和「參與」兩個詞。藝術節利用弗市中閒置的空店面,在十天之中,開了五家「店」。不僅訴求藝文觀眾,也要觸及經過的行人。

拿著藝術節製作的「藝術散策」,從藝術節中心舊車站出發,開始小鎮巡禮走透透。首先來到的,是十三世紀Saint Nicholas大教堂旁邊的《故事咖啡館》Story Café。咖啡館裡放映赫爾辛基的藝術家Johanna Lecklin訪談不同民眾的影片,影片內容是受訪者說一個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讓藝術家拍下來。觀眾可以選擇單純觀賞影片,或是現場說一個自己的故事讓藝術家錄影,成為一段新影片,以交換一杯咖啡。

旁邊的巷子內,有柏林的藝術家Anna Faroqhi開的「雜貨店」《民生必需品》Das Notigste – Le Strict Necessaire。藝術家用畫將一個空店面佈置為架上充滿商品的店舖。畫裡的商品都具有明顯可辨識的大眾消費品特色,現場也備有紙和彩色筆,上門的觀眾可以畫出他們覺得這裡還應該販售的商品,然後自己把它們展示在架上,讓貨色更加琳瑯滿目。

腳步轉進人來人往的主要購物街,來自維也納的Matsune&Subal,在大街中央開起了《店》Store中,賣的是表演、行為、動作。藝術家之一站在門外招攬觀眾/顧客,一邊解說「菜單」上的六十種菜色。願者上鈎的觀眾們付出幾塊瑞郎的價錢,點一道「表演」例如「瑪丹娜」,或是點一道「行為」例如「飲一杯Cappuccino」。藝術家們表演出觀眾點的「菜」,有時會讓觀眾帶個小紀念品走。這個計畫用輕鬆的態度討論什麼是成功的生意,並質疑消費藝術這件事,是藝術節的五家店舖中有最多人光顧的一家。
來自蘇黎世的Galerie San Keller,則在新城區開了一家畫廊《和…一樣好》As Good As。他邀請幾位重要的畫廊主人,介紹珍愛的收藏品。而他所展示及販售的,就是這些讚美的宣傳演說,而非那些作品。因此當觀眾進入這家店後,有著「國王的新衣」一樣的奇異感受:現場除了光凸凸的牆壁什麼都看不到,但耳邊卻不斷聽到某人對某物的介紹及溢美之辭。
就在令人走得滿頭大汗的石頭階梯旁,是弗市本地藝術家Andreas Vetterli & Rene Walker開的冰店:《一切都得消失!》Tout Doit Disparaitre! – Alles Muss Weg!在他們的冰櫃裡,有冰做的手、杯子、泰迪熊……無所不冰。觀眾可以用自由樂捐的方式,購買任何一個品項。藝術家告訴我,收到的錢將捐給慈善單位,而所有買來的東西,包括我剛買的冰手槍,「最後都會消失」,這也是這項計畫名稱的意思……。


徵求廚房設計,動員全民來做菜吃喝

這五家店顯示了藝術節非常重視人們的參與,這點也反映在藝術節每年的徵件比賽上。二○○九年的競賽徵求藝術家設計藝術節廚房,經過了兩回合的駐村,以及和當地專家、居民的共同工作後,最後來自里斯本的藝術家Antonio Louro與Benedetta Maxia在所有的提案中脫穎而出,得以具體實現他們設計的藝術節廚房KITCHAIN。

KITCHAIN是一條會轉彎的長餐桌,具備多種功能:可洗、可煮、可烤、可坐下吃、可聊天。長長的桌子從軍火庫的裡面延伸到室外,有傳統的廚具讓好手藝的藝術節廚師現場烹煮食物,也有DIY區讓人自已動手煮。想要自己煮的民眾需要先預約,可請藝術節代買有機食材,也可自己帶來。

KITCHAIN計畫極為成功,二○○九年藝術節期間,前來用餐的人們一天比一天多,最後幾天晚上,軍火庫內外人聲鼎沸,人們坐在長長的桌子兩側,身旁坐的不見得是認識的人,吃吃喝喝開心交談,達成這個計畫的重要目的:交流。KITCHAIN是一個可收納重複利用的作品,它將長期地留在弗市,在每年的藝術節期間開張。


今年開設《人類圖書館》,邀你來讀「人」
 
二○一○年堡壘藝術節預計於六月廿一日至七月六日間舉行,將再次展現藝術節「人親土親」的策展信念。今年將與跨國的《人類圖書館》Human Library計畫合作,將小鎮上的居民變成一本本活生生、可借閱的書,讓前來「圖書館」的觀眾免費借出閱讀。這個從二○○○年開始、已經在全球數十國進行過的計畫,希望能促進不同族群的融合與了解。

而二○一○年的競賽項目,也剛選出藝術團體ZASD的計畫《治療建築》Building Therapy,要到弗市進行駐村,替小鎮上的房子「針灸」,改善屋主和環境之間的健康。而在劇場內的節目,則有曾讓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譽為「英國最優秀的實驗劇團」的Forced Entertainment。這個成立二十年的劇團以運用當代的數位媒體和觀眾親密接觸而聞名。最新作品《虛無的故事》Void Story讓演員現場讀劇,穿插音效,配上動畫投影;三種媒介加乘,要在觀眾腦海中建構一個虛無時空。

我好奇詢問有藝術史戲劇研究背景的總監Sally de Kunst,為什麼邀來的節目大都不是「正統的戲劇舞蹈」?她笑笑說,因為她思考藝術節要帶給這裡的人們什麼?她提到最近在布魯塞爾有一個以舞蹈家瑪麗.魏格曼(Mary Wigman)為主題的影片展和藝術節,「雖然那樣的研究對於舞蹈史來說真的很重要,但若我在這裡呈現這個,有什麼意思呢?」「你必須思考外在的大環境、脈絡,小城裡的人們不會了解你的研究的。」或許正如報紙Freiburger Nachrichten所形容:當總監將她的髮型設計師也納入節目表時,藝術節也因此成立。(“Belluard is when its director programmes her hairdresser into the festival.”)

 
相關網站:
「堡壘藝術節」官網http://www.belluard.ch/
弗市旅遊局官網 http://www.fribourgtourisme.ch/en/welcome.cfm


旅遊小密技:

★從瑞士兩大機場日內瓦、蘇黎世,搭火車前往弗市均約一小時二十分鐘。若欲連結前述荷蘭兩藝術節及堡壘藝術節之造訪行程,也可考慮從阿姆斯特丹搭夜間臥舖火車,或歐洲廉價航空Easy Jet之班機前往進入瑞士另一大城巴賽爾,再從巴賽爾坐火車至弗市,亦約為一小時二十分鐘。
★小鎮雖小,不愧為觀光勝地,旅遊局的網站提供清楚且完整的住宿資訊,從五星級飯店到會說法德英義文的民宿都有。瑞士物價昂貴、治安良好,住宿時可考慮一般來說均相當清潔和舒適的青年旅館或民宿。
★夏日的歐洲,似乎到處都有露天藝術節可以「不小心」碰到。例如我二○○九年造訪弗市時,除了「堡壘藝術節」外,市中心也有封街的爵士音樂節。另外,距離弗市只有四十五分鐘車程的美麗湖邊城市洛桑(Lausanne),二○一○年七月初也會有約十天的「城市藝術節」(Festival de la Cite Lausanne)。街頭處處有表演,不花一文門票錢,就可以輕鬆度過夏夜。


 

【更多內容請參考《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