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倒的法律制定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10.1.11

顛倒的法律制定

顛倒的法律制定

前兩篇文章裡,以亞馬遜刪除喬治歐威爾名著的事件為例,說明了電子書設備和數位內容採取某些形式 DRM 將會使通路和廠商有能力損害讀者權益,包含財產權上的爭議,以及隱私侵犯和行為干涉方面的問題。為了避免讀者權益被侵害,我們應該要有相關的法律或者制度。一個最簡單、最粗淺的想法,我認為讀者至少需要這三個保護:

一、電子書的廠商與通路應該完整公開他們的軟硬體可以從讀者的購書和使用行為中獲取怎麼樣的資訊,獲取的資訊將如何處理,以及他們可以如何遠端控制讀者手上的電子書設備和數位內容。

二、並不是讀者一購買設備或數位內容就自動授權廠商和通路獲取資訊並控制設備及數位內容,必須明確地有一個要求授權的動作,而且授權之後每次進行該動作的時候依然應該提示讀者。

三、讀者購買一個電子書設備後,該設備必須提供讀者可以停止資訊提供和遠端控制的功能選項;讀者購買一個數位內容後,他也可以使該數位內容喪失進行資訊提供和遠端控制的功能。

然而,從上個世紀最後幾年開始,國際著作權相關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不但完全沒有考慮這些保護,反倒有著恰恰相反的規定。這類規定,禁止規避著作權人所採用的科技保護措施,通常稱之為「反規避條款」。

1996 年,世界智慧財產權召開會議,各國簽署了「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和「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與錄音物條約」。這兩個條約裡頭都有反規避條款,要求簽署條約的國家「應有適當之法律保障及有效之法律救濟規定,以對抗規避著作人所使用於行使本條約或伯恩公約所定權利或供作制止未經著作人授權或法律所允許對其著作所為行為之有效的科技措施。」

1998 年,美國通過了「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規定任何人均不得規避可有效控制接觸著作的科技保護措施,如果有了規避行為,將產生刑事與民事責任,而且,連提供規避技術也禁止。

台灣的著作權法本來沒有反規避條款,但是 2003 和 2004 年兩次修法之後多了「權利管理電子資訊及防盜拷措施」部份,規定「著作權人所為之權利管理電子資訊,不得移除或變更」、「著作權人所採取禁止或限制他人擅自進入著作之防盜拷措施,未經合法授權不得予以破解、破壞或以其他方法規避之」和「破解、破壞或規避防盜拷措施之設備、器材、零件、技術或資訊,未經合法授權不得製造、輸入、提供公眾使用或為公眾提供服務。」

反規避條款從剛制定時就備受爭議,許多學者都認為這些條款侵犯了合理使用的領域。不過,目前看起來,這些條款還沒有被修改的跡象,而我認為應該定出來保護讀者的法律,則是連個影子都沒有。

這是「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系列的第七篇文章(我猜大概是目前為止最枯燥難讀的一篇)。已經有連續三篇都是用亞馬遜的一九八四事件來談,下一篇開始將換個話題,用不同的角度繼續提出為什麼不要 D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