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DRM 的世界長什麼樣子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09.10.13

沒有 DRM 的世界長什麼樣子

這是「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系列的第二篇隨筆。前一篇提到,我在這系列文章裡頭談兩件事情:一,DRM 不可行,二,在 DRM 不可行的數位時代,創作和出版會變成怎樣。照理說,應該要先講前者,不過這篇文我要直接開始談那個沒有 DRM 的數位時代長什麼樣子,為第二個話題鋪陳。

之所以跳過前者不談,一方面是因為 DRM 有多萬惡已經被許多人講過了(Jedi 早在三年前就言簡意賅地談過,幾個月前發生的 Amazon 刪除《1984》更是一個引起許多人討論的例子),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DRM 不只是備受抨擊,更有許多技術上的現實困難,我覺得不用太過反對它就自然會消失了。接下來幾篇文章會先思考沒有這個東西之後該怎麼辦,以後想到什麼的話再回頭談一下到底為什麼我們要把它丟棄。

來定義一下這個沒有 DRM 的世界。

所謂沒有 DRM 的意思是,當一個數位內容檔案被購買之後,出版商和通路除非跟消費者協調回收,否則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再控制這個檔案,也就是說,消費者買了數位內容檔案之後,他高興怎麼閱讀,怎麼拷貝,分享給誰,甚至把這個檔案拆開來或者轉成任何形式,出版商和通路都無從干涉,更不可能有刪除、鎖住檔案使之無法使用的事情。

在這個定義下,我得強調兩點:

首先,必須是購買之後才完全免除 DRM 的控制。如果不是購買,而是租用或者接受授權或者其他特殊的交易方式,那就另當別論。由於一時想不出數位出版的例子,我舉一個數位音樂網站來說明:KKBOX。使用 KKBOX 的消費者並未購買任何一首歌,而只是以時間為單位付費,取得其間收聽和下載音樂的權利。像這樣的狀況,DRM 依然很可能被採用,而且有十足的必要被採用。

其次,消費者買的只是數位內容檔案,不管他可以如何恣意地處理手頭上的這個數位內容檔案,他並沒有獲得其他授權。現在著作權法所規定的大部份著作財產權項目,除了重製權和散佈權必須重新定義、縮小其範疇之外,其他如公開口述權、公開播送權、公開上映權、公開演出權、公開傳輸權、公開展示權、改作權、出租權等全部都原封不動地保留在創作人和出版社手上。也就是說,消費者可以把數位內容檔案私底下傳給朋友,但是不能擺在網站讓人下載,不能拿去改編成戲劇或者電影公開演出,更不能把販售這個檔案和以這個檔案製作的任何商品。

(我想,對某些人來說,我後面這點強調,可能還是太保守,可能還是有一點戕害自由文化之嫌。不過......留點活路給創作人和出版社吧。)

這個世界聽起來似乎很恐怖。我在〈電子書讓傳統出版社頭很大嗎?〉裡講的「真正可怕的事情」,其實就是指這件事情。在數位時代,複製一個數位內容實在太簡單,一但沒有了 DRM,而又沒有找出新的獲利模式,整體而言,總收入很可能養不了整個出版產業。從創作者這個上游,到版權商或經紀人、出版社,一路到最下游的通路,這麼多嗷嗷待哺的就業人口,很有斷炊的危險。

不過,別緊張。這些恐怖和可怕,只是似乎、可能、一但而已,並不是一定會發生。我們眼前還是可以看到很多出路,很多不需要 DRM 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