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09.10.8

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

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

(本篇為日後站內發文重點摘要)

上個月我針對三種關於電子書的胡扯寫了一篇部落格文章。在此之前,我一直認為數位出版啊電子書啊什麼的這些事情跟我無關,也覺得突然冒出來的電子書風潮很無聊,懶得去花太多時間關心和討論這類的東西。甚至,即使到了我寫下第二篇相關文章,「電子書讓傳統出版社頭很大嗎?」這篇文,我仍舊認為我只是在回應煩人的胡扯,駁斥那些不駁斥我會很難過的荒謬說法,而並不是真正對這個領域有所見、有所感。

因此,當誠品站邀我來當駐站作家時,我並不打算寫這個主題,我心裡想的是我數年來念茲在茲的工作:台灣本土創作大眾小說的經營。

這時,我正好開始讀《誰綁架了文化創意》。它原本只是我怕自己在通勤路上沒書可讀而途經西門圖書館隨手借出的一本書。然而,讀沒幾頁,我就大為震撼,對其陳述感到驚訝,對其論點感到敬佩,讓我對數位時代的版權有了許多很新的想像。(我知道我現在才讀這本書很 lag,不過我反正本來就是一個以後知後覺著稱的傢伙。)

我的工作是出版社的編輯,而過去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泡在維基百科(現在即使絲毫稱不上泡,但是依然忝不知恥地自稱維基人)。這兩種身分讓我過去對版權的態度和想法其實很潔癖。這種保守的態度(亦即:著作權至高無上,創作者以及其所授權的對象可以恣意決定如何處理作品,任何維護權利的作為都屬合理,而使用作品的人應該嚴格遵守當下的著作權相關法律,並且視為最高道德指導原則),在閱讀《誰綁架了文化創意》的過程中不斷被挑戰、被質疑。

這樣的閱讀和思考經驗,讓我回過頭來對數位出版有很多想法,尤其,儘管我早就認定當前大部份對 DRM(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數位版權管理)的嘗試最終都不可行,但是我直至現在才對為什麼 DRM 不可行想得比較清楚。最後我決定要在誠品站的這個專欄寫「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系列隨筆文章。

既然是隨筆式的文章,而非一本書或者一篇論文,勢必是想到什麼寫什麼,不過我還是對要聊哪些、怎麼聊,還有不聊哪些,有基本的打算。

以後我想主要想談的事情簡單地說只有兩點:一,DRM 的不可行,包含技術上的不可能和理論上的不應該,二,在 DRM 不可行的數位時代,創作和出版會變成怎樣。不聊的很多,比方電子書這個硬體、能夠提供類似功能的其他硬體、紙本書的存活與否、出版流程的改革等等,這些都是材料工程和界面設計的專業領域,輪不到我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