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書系40年進化史──1980年代 知識需求爆發,書系誕生! - 專題企劃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專題企劃

上一則 上一則
2019.6.28

台灣書系40年進化史──1980年代 知識需求爆發,書系誕生!

1980S

經濟快速成長的年代,成為產業生力軍的上班族、時髦的連鎖書店出現,創造知識需求大爆發,一個屬於台灣特有種的出版關鍵詞──「書系」誕生了。這個年代,報紙是藝文生活與學術的溝通平台,但從自我成長、商戰修練、到反映時代的社會議題,女性意識、勞工問題等文學作品……種種書系已接力擔負著引進各類型知識、為讀者解決疑惑的功能。

 

#1

一本小說的版稅 能買一間房子

當代文學席捲台灣青年

書剛印好 卡車就排隊等載到書店狂銷

1970年代訊】在文學書的黃金時期,暢銷作家一本小說的版稅,就能買一間房子。這個時代,第一批受完九年義務教育的國中生畢業,農村女性進入加工出口區,成為生產線上的女工,休息時從收音機裡聽見的,是唱出少女心聲的鳳飛飛,因為教育普及,讀書人口漸漸擴增。


在保守的社會氛圍裡,許多被壓抑的知識需求潛伏著,青年渴望透過文學獲得更豐富的生命經驗,藉由故事認識更廣大的世界。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從國外翻譯引進了文學、哲學、心理、電影,甚至禪學等領域的人文知識,翻閱新潮文庫是那個世代知識青年的精神指標。


而小說、散文、詩集是時下最受歡迎的書籍。由知名文人所經營的「五小」出版社──林海音的純文學;隱地的爾雅;蔡文甫的九歌;楊牧、葉步榮、瘂弦、沈燕士的洪範;以及姚宜瑛的大地,是書市最新鮮的力量。書剛印好,卡車已經在出版社前排隊等候,書載上車,運送到各地書店上架,很快就銷售一空。

 

1979年,SONY推出第一台Walkman隨身聽、美麗島事件在高雄爆發、遠流出版社成立,隔年新竹出現了科學園區,即將跨入1980年代。

 

#2

經濟成長超過10% 報紙是最有力媒體

書系誕生大勢所趨

1980年代訊】整個80年代,台灣每年經濟成長率超過10%,出口貿易賺來大筆外匯,股市第一次突破萬點,「台灣錢淹腳目」的畫面就一點也不誇張。熱錢橫流無處去,以愛國獎券特獎號碼來玩的非法賭盤「大家樂」、「求明牌」成為流行語;號稱投資穩賺不賠、實際形同老鼠會的地下投資公司陸續出現。群星高唱「明天會更好」的年代,是書系誕生的時代背景。


這個時代,報紙是藝文、生活、學術知識的溝通平台,《聯合報》、《中國時報》掌握台灣全島的閱讀品味,副刊主編、評論名家撰寫一篇書評就可能增加兩千本銷量。1970年代中後期,《聯合報》成立了聯經出版,《中國時報》成立了時報文化出版社,聯合報小說獎、時報文學獎也前後設立。作家、出版人、副刊編輯、報社老闆儼然構成書籍產業生態系。

 

#3

跟上新時代 連鎖書店誕生

金石堂寬廣又整潔 「逛書店」時髦又流行  

【台北訊】台灣人開始有錢,小市民出國旅遊,經營者從美國引進速食店連鎖經營模式,第一家麥當勞坐落在台北民生東路,明亮的空間、整潔的座位、標準化的餐點,既是現代化與進步感的象徵,也是考試一百分的孩子才能獲得的獎勵。


1983年,金石堂成為第一家連鎖書店,一改過去書店狹小擁擠的體驗,有冷氣、燈光明亮、空間寬廣又整潔、一列一列的書架豐富陳列,從此「逛書店」成為時髦流行的事情,也成為孩子能去的另一個新遊樂場。隨著80年代金石堂快速展店,同時推出「暢銷書榜」,打破台灣出版界潛規則,非文學書籍首次與文學取得了平起平坐的地位。

 

#4

讀大眾心理學、實戰智慧出人頭地

文學為社會發聲 女性主義、勞工意識抬頭

【出版特稿】思想管制抵擋不住社會對知識的渴求,《天下雜誌》、《商業周刊》先後創刊,西方的企業案例書籍逐漸引進台灣,《追求卓越》一時成為顯學。


嶄新寬廣的連鎖書店空間出現後,「書系」也隨之誕生──出版社一次推出同類型議題的多本書籍,從上班族自我成長的「大眾心理學」、商戰修練的「實戰智慧」,譯介西方人文經典的「新橋譯叢」……填滿了社會、政治、經濟的知識需求。在文學方面,「年度小說選」、「年度散文選」的持續出版,對應了當下人們關心的社會議題,女性意識、環保意識、社會底層與勞工問題,反映時代的文學作品,成為台灣電影新浪潮的取材養分。

 

#5

第一個書系是怎麼出現的?

詹宏志說:沒有不能賣的書,只是找不到賣的方法

編輯人搖身一變成為知識策劃大師

 

【出版特稿】1984年,遠流出版社創辦人王榮文找來時任出版總經詹宏志出謀畫策。詹宏志整理遠流庫存書稿,發現有相當多可歸納到泛心理學的範疇。察覺當時的企業活動漸趨繁榮,心理學恰好可以成為上班族療癒身心、提升競爭力的良藥。於是統整出訴求自我學習與了解他人的「大眾心理學」書系,即為台灣第一套書系誕生之始末。


大眾心理學書系一次推出四十種新書,統一規格「套上制服」的綠皮封面,不論薄厚定價新台幣110元,行銷策略震撼書市與出版界。書系操作模式的誕生,也大大拓展了編輯人的內涵與功能,由過去邀稿、整稿、編排、校對的角色,轉變成觀念創發者、知識策畫人、書系設計師。

 

因經濟型態的改變,創造前所未被滿足的閱讀需求,大型通路的進書需求與陳列改革,走進書店便能一眼看見整櫃「綠皮書」,讓讀者容易辨識,讓出版社占領書架、加深品牌印象的銷售優勢,而書店人員也能方便書籍的查補上架。很快的,每個出版社都採取了書系的做法。

 

#6

兒童書系醞釀期

童書怎麼讀?

爸媽也要學!

【出版特稿】對知識的渴求,也反映在對下一代的期待上。這時孩子閱讀的主流以翻譯的科普知識、心靈成長、文學故事類為大宗,幾十本套書的購買形式是常態,讓直銷套書的商機漸起。也因此,要是家裡有套漢聲雜誌社的《漢聲小百科》、東方出版的黃皮書《怪盜亞森羅蘋》,正說明家境不錯、趕上了台灣的發財潮。1980年代陸續引進國外的圖畫書、遊戲書、繪本,但國人對學齡前的幼兒教育仍未啟蒙,便得仰賴出版社與專家學者挑書、製作詳細的親子解說手冊,「教導」年輕爸媽如何閱讀的知識。

 

#7

解嚴後青春世代的進擊

書系肩負重任 用知識尋找社會突破口 

【出版特稿】戒嚴時代,出版供給無奈趕不上閱讀需求,但求先賺錢發財再說。1970年代台灣每年新書出版大約八千品,直到1986年才突破一萬。而1987年終於解嚴,開放黨禁、報禁、出版限制,被壓抑已久的青春世代衝撞著政治、經濟、社會,用知識找尋突破口,這個年代的書系,擔負著引進各類型知識、為讀者解決疑惑的功能。

 

第一家誠品書店1989年創立於台北仁愛路圓環,以人文、藝術、設計、建築書籍為主的風格,預告著下個年代的閱讀需求。很快的,股市上萬點,中華職棒開打,野百合學運爆發,台灣即將走入下一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