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就是自由》【推薦序】精神上的自由 - 專題企劃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專題企劃

上一則 上一則
2018.9.6

《自律就是自由》【推薦序】精神上的自由

《自律就是自由》【推薦序】精神上的自由

 自律就是自由推薦序

【推薦序】精神上的自由  文/徐國峰(運動作家)

           

 

  本書的作者喬可.威林克(Jocko Willink)提出「紀律等於自由」(Discipline Equals Freedom)這樣的結論,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奇怪,「紀律」與「自由」不是兩個相反的概念嗎?為何會相等?

  我們可以從身體與言論的自由思考起。古代的奴隸沒有身體的自由;白色恐怖時代沒有思想與言論的自由;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時代,我們能夠自由決定要去哪要裡,也可以自由發言,但身體、言論與思想上的自由卻不保證「精神上的自由」。事實上,很少人有機會體驗到精神上的自由。

  一般所認為的自由是:只要我喜歡的事都能去做,沒有任何阻礙。所以有錢人能做的事情比較多,他們比窮人還要自由,外在的自由的確是如此,但精神的自由卻超越外在的限制。十八世紀的德國哲學家——康德認為完全隨心所欲的人,反而無法獲得精神上的自由,他對自由的定義更為嚴格,卻也更為接近威林克對自由的理解。

  康德提出外在的自然現象與動物天生的生理欲求都是無法改變的「他律」(heteronomy)。由他律所驅使的行為都不是真正的自由,只是出於服從,就像早期雪碧的廣告名句:「順從你的渴望」(Obey Your Thirst),便是在說服我們成為渴望的奴隸。在康德的定義下,完全被「他律」擺布的人就像自由落體中的身體一樣,完全受制於他律,是不自由的。

  但不要誤會了,威林克並不是要我們強硬地去對抗欲望,正如他在書中強調睡眠與營養的重要性一樣,我們還是需要滿足基本的生理需求,就像我們還是需要重力才能移動,移動的效率來自於巧妙地運用重力。我們既需要他律,又不能強硬地與它對抗。因為他律是自然的一部分,道家所謂的順應自然,也並非完全地服從,而是要學會與自然/他律一起行動。

  我們之所以能自由奔跑,是因為雙腳能穩定地支撐在地面上才能運用重力來讓身體前進,如果跑在冰面或沙地上,由於支撐不穩定所以自由度就會下降,最悲慘的情況是不自覺地跑到懸崖邊,踩空之後完全被重力所掌控。失去支撐的結果是:墜落。

  有了支撐點才能運用他律,支撐愈穩固,移動的自由度愈高,若完全失去支撐點就會被他律掌控。康德提出精神上的支撐點來自「純粹理性」建構的「自律」(autonomy)。人有尊嚴與精神上的自由,正是來自這種自律能力。這種能力標示了人與其他動物的差別。這正如威林克在〈紀律從何而來?〉一節中所提到的「紀律來自內心,是內在的力量……;真正的紀律無法外求,外在紀律的力量不強、不會持久,也無法自給自足。」

  在本書中,自給自足的紀律被分成〈思考〉與〈行動〉兩個層面,它們既獨立又互相影響,威林克分別以強而有力的言語提示讀者:我們的目標是從「思考」活動開始就要對自己的腦袋宣布戒嚴,控制自己的心,別讓它反過來控制你。接著採取「行動」,行動的目標純粹只是為了遵循自定的紀律,而非為了外衍的效益。如果人生是一場馬拉松,當跑者只想著獎牌、名次或成績等實質的利益時,人就變成了追求利益的工具,人變成工具就會失去精神上的自由。

  威林克引導大家去認識自我、釐清自我的目標,持續付諸行動。過去的創傷、挫敗與痛苦都跟現在的思考與行動都沒有關係,無須受制於過去,而是朝向自己決定好的目標而行動。如果我們開始實踐書中的建議,你會慢慢發現「紀律」與「自由」這看似對立的兩端將連接在一起,原來精神上的自由源於內在秩序的建構,就像威林克的建議,如果我們能下定決心,不計利益得失,擁抱這股冰冷又無情的力量,精神上就會感到無比的自由。

其他專題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