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8.8.22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人會犯錯,這件事情再簡單不過。不過人是如何犯錯?隨著時間推移,我們變得越來越不容易犯錯,還是正好相反?真要算人犯錯的頻率,相當困難(也相當傷感情),但可以確定的是,隨著科技進展,人出錯的方式只會越來越多。

歷史上許多哲學家相信求真是人的美德,他們之中甚至有人相信,只要我們正常發揮與生俱來的理性,得到的結果就會是真理。然而人不但不是天生被設計來追求真理,而且在很多地方正好相反:我們與生俱來的許多認知機制,會基於種種原因,讓我們相信一些悖離真理的東西。

1976年,美國人在一份給高中生填的問卷發現奇怪結果。這份問卷要學生自評他們在社交方面表現得如何,最後結果顯示,有25%的人認為他們的社交能力在所有高中生當中佔據前1%。 

在關於「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政策辯論裡,一個常見的反對理由是,基本收入可能會讓人怠惰淪喪、無所事事。2015年瑞士做了一個問卷,問民眾會不會因為有了全民基本收入就放棄工作,問卷結果顯示,有三分之一人認為別人會放棄,但只有2%人認為自己會放棄。 

多數人傾向於高估自己,但這只是會導致我們判斷失準的認知特徵之一,任何同時關注批判思考和認知科學的人,都可以列出夠長的清單,讓你從此再也不信任你自己:

● 從眾偏誤(bandwagon effect):跟一群人一起判斷紙上的兩條線哪條比較長的時候,你傾向於因為別人的判斷改變意見。 

● 可得性偏誤(availability bias):我們以為常聽說的東西真的比較容易出現,媒體報導同一個兇殺案的次數越多,居民估計該地區發生兇殺案的頻率也會越高;在《大白鯊》電影上映後,去海邊玩的人顯著減少。 

● 驗證性偏誤(confirmation bias):我們傾向於把資料做有利於自己立場的詮釋,在一個議題底下不同立場的人看過同一份相關數據之後,他們的立場可能會同時更加堅定。 

科學家把這些不照真理出牌的認知特徵稱為「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有些人認為,認知偏誤的出現,只是因為好機制被放到了錯誤的時代和背景裡。在一些地方從眾是最好的選擇,例如五十萬年前你和家人在非洲草原打獵,如果他們忽然狂奔,那你最好跟著跑。在一些地方,用資訊出現的頻率來判斷要不要採納,是好主意,例如十萬年前語言發明了,如果你的家人強調非常多次沼澤不能去,那你最好一次也別去。

時代變遷,會讓我們的老認知機制出錯的背景也越來越多。《專業之死》是介紹現代人認知錯誤的一本脫口秀,作者湯姆.尼可斯(Thomas Nichols)是哈佛大學教授,用幽默不留情面的文字告訴你,為什麼在人類擁有最多知識的時候,我們依舊無知到會威脅自身生存的地步。這樣說好了:

現代人看不起專家,低估專家養成的難度,認為專家受到利益左右,在他在意的議題上傾向於給出偏袒廠商或某政黨的意見。現代人之所以這樣覺得,是因為他認為自己既然唸過大學,應該有基本的判斷力,可以放心相信網路上的陰謀論。現代人並非完全在知識上怠惰,他確實花了20分鐘做功課,瀏覽過Google搜尋結果頁面前兩頁大多數看起來贊同他說法的資料。當然,言論自由保障社會上有不同意見存在,不過現代人不會訂閱立場本來就跟他不同的媒體,並且正在刪除能提供他異議的非同溫層臉書好友。

如果你對上面這段文字很有感,我不意外,因為它描述的就是多數對於這個「資訊爆炸」、「團體極化」的「懶人包」時代不滿的人,心裡想要指出的社會病徵。幸運的是,它同時也是《專業之死》這本書的鋪陳綱要。想像一下,用實例、細節和嘴賤分析填滿上述故事骨架的樣子,那就是你翻開本書後會看到的東西。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