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博物館~始於許文龍少年時的夢,以及馬克思「三塊麵包論」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8.6.25

奇美博物館~始於許文龍少年時的夢,以及馬克思「三塊麵包論」

奇美博物館~始於許文龍少年時的夢,以及馬克思「三塊麵包論」

 先來說我要做博物館的動機喔。


  從很小時的時候開始,我書是讀不好啦,我比較好運,本身對賺錢也有一些天分,很順利地做東做西,一直做起來,然後賺了錢。

普通人都是想錢啊愈多愈好,這一點說起來我是比較會煩惱錢要怎麼花?這也是很重要的代誌。

  因為我受過馬克思的影響,他的一句話影響我一世人。他說了三塊麵包的故事,我認為這「三塊麵包論」代表他一切的思想:對餓到快半死、肚子很難受的人來說,第一塊麵包是生命,沒吃就要死了;第二塊是快樂,有得吃當然比較快樂,但沒吃也能活;第三塊呢?那是毒藥!

  我是少年的時候,看到馬克思說的這個故事,就永遠記得了。要怎麼把毒藥變成不是毒藥?就是你要把錢拿出來讓大家分用,不要當守財奴。

  博物館是我幼年時代種下的一個夢,還記得我只是七、八歲的囝仔,放學後常常跑去圓環那裡的博物館,都自己去啦,走路,古早沒在坐車的。一直待到管理員收牌仔才甘心離去。那間是日本人設立的臺南州立教育博物館,不能小看喔,在當時可是台灣第一座公共博物館。

  小時候印象很深刻,天花板有一隻蛇,旁邊就是動物(標本)什麼的。對我來說,很有魅力的就是免費。免錢就可以進去到處參觀。有時候,一個禮拜去好幾回,當然,我也是閒閒的啦。我一世人,尤其是小學,就是去學校也都在𨑨迌,有空就去博物館玩。

  我蓋博物館的動機,第一就是,賺了錢要怎麼用?你如果賺了錢,你想做什麼?要知道,做事業的人,一個月固定拿十幾萬出來,那是很簡單的。可是還有很多錢啊,有一段時間,我們一年賺的是以億為單位,剩下的錢怎麼辦?這些錢也得有一個出路才行。大部分的人當然都是轉留給子孫啦,但這對子孫也是一種不小的負擔,所以我才想來蓋博物館、蓋醫院。

  蓋博物館這件事,本來應該政府來做,這是社會教育。在一個社會當中,博物館是很重要的,大家進來博物館,就可以看到一些人類的活歷史。政府沒錢做,我剛好有多的錢,那就蓋一蓋了。

  我一直堅持博物館要設在台南這塊土地。我運氣好,做企業成功,回饋社會就應該從自己的故鄉、自己成長的所在做起。臺南是我土生土長,也是我事業起步和發達的地方,所以奇美博物館當然要站立在這裡。

  我的博物館有很多東西可以看,沒有限制什麼款的東西,所以你看,日本刀很美,對不對?日本刀我有幾百隻,西洋劍,武器,還有動物標本,亞洲最豐富的算是這裡了。今天來看一看,明天還可以再來。最好每天都來也沒關係啊。博物館裡面有冷氣,歐巴桑、歐吉桑遇到外頭天氣熱,就進來裡面休息,還有咖啡可以喝。

  博物館對社會教育非常重要。我拿錢出來做對社會有貢獻、有意義的事,說實在的,經營博物館、去蒐購藝術品,在我來說,都是歡歡喜喜在花錢,錢就是要換成幸福,才不會是毒藥。

  做文化,本來就是我很愛做、很歡喜的事,蓋這間博物館,讓我很滿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