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注者序(節錄) -傾聽杜博依斯發自靈魂深處的吶喊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8.6.22

譯注者序(節錄) -傾聽杜博依斯發自靈魂深處的吶喊

譯注者序(節錄) -傾聽杜博依斯發自靈魂深處的吶喊

  從事學術翻譯固然過程艱辛,卻是一件饒富意義的工作。譯者除了對翻譯的熱忱和興趣外,通常懷抱著某種使命感,期盼在原著/作者和中文讀者之間架起一座溝通或對話的橋梁。個人當初決定譯注杜博依斯(W. E. B. Du Bois)1903年的經典,也是希望扮演好中介的角色,讓這部傑作在中文世界流傳下去,進而賦予原著繼起之生命,即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謂的「來世」(Benjamin, 71);準此,原著若名留青史,譯者亦與有榮焉。著名的葡萄牙譯者龐提雅若(Giovanni Pontiero)在論及如何挑選文學作品加以翻譯時,拈出三項優先考慮的條件:第一、該樁譯事富有挑戰;第二、原作者在其時代舉足輕重;第三、該書之題材應有若干普遍性與持久性,俾能長期吸引其他文化之讀者(Pontiero, 21)。龐提雅若所提出的三項指標,也是促使個人決定將杜博依斯的The Souls of Black Folk譯成中文的重要因素。


  杜博依斯堪稱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非裔美國思想家,幼年由母親含辛茹苦扶養長大,自年少起即好學不倦,博覽群書。二十五歲時即下定決心以提升黑人同胞的地位與福祉為終生職志,遂成為第一位取得哈佛大學博士學位的黑人,後來與一群志同道合者成立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簡稱NAACP),並擔任其刊物《危機》(Crisis)主編長達二十五年之久,再者,他長年任教於喬治亞大學,由於他開啟嶄新的社會學研究方法,故被譽為「現代社會學之父」。此外,他也一直關心世界上所有黑人之事務,前後在世界各大城市共舉辦了五屆泛非洲大會,因此亦被譽為「泛非洲主義之父」。


  杜博依斯一生著作等身,而《黑人的靈魂》乃是他早年成名之作,也是最受批評家青睞與讚賞者。就文學層面而言,該書用字遣詞優美典雅,敘議兼具,且書中第十三章〈論約翰之降臨〉為短篇故事。準此,著名的美國文學選集,如《諾頓美國文學選集》(The Norton Anthology of American Literature)、《哈潑美國文學》(The Harper American Literature)、《希斯美國文學選集》(Heath Anthology of American Literature)從第一版至最新版皆一直收錄《黑人的靈魂》的部分章節,顯示它在美國文學史上具有一定的地位。在思想與知識層面,杜博依斯在書中所描繪的黑人的外在處境(前九章)與內在生活(後五章),對於了解或研究十九世紀下半葉的美國南方社會、歷史、宗教信仰與文化等面向,提供諸多寶貴的第一手資訊。該書內容涵蓋自傳、歷史、政治評論、社會學、教育學、音樂學和文學等,在美國思想史上的地位頗為重要。根據現代語言學會(MLA)的書目資料搜尋引擎,有關《黑人的靈魂》的英文學術著作和期刊論文,截至落筆前即高達一百八十六筆,其影響力之深遠可見一斑。


  個人自從民國78年取得博士學位以來,不論是在臺師大英語研究所開授「美國小說中的種族主義」、「童妮‧摩里森專題」或「福克納專題」,或是在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從事福克納或非裔(甚至亞裔)美國作家研究時,經常發現有學者在論著中提到或引用杜博依斯的《黑人的靈魂》,益覺該著作對非裔美國文學與文化之重要性。此外書中有關公民權利和高等教育的理念與見解,雖然距今已逾一個世紀之久,仍有諸多可供國人借鏡之處。譬如說在民權方面,他強調「公民平等」,在這基礎上他呼籲「因材施教之青年教育」,蓋「黑男孩和白男孩一樣需要教育」(43;142)。他在第三章〈論布克‧華盛頓先生等人〉中,一再強調高等教育對提升黑人文化、改善黑白關係的重要,藉以凸顯布克‧華盛頓一味主張黑人只需接受技藝教育之偏頗。在第五章〈論亞塔蘭大之翼〉中,杜博依斯進一步提出適性教育的理念:「教導工人工作及思想家思考;使具木匠天分者成為木匠,具哲學家天分者成為哲學家」(61;172);此外,他也指出大學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在於人格的培養,而不只是「教導謀生技藝,或提供公立學校師資,或成為上流社會的中心」(60;170)。在第六章〈論黑人之訓練〉中,杜博依斯剴切指出高等教育的目標乃是文化與教養,他主張藉由大學教育培養「耐心、謙虛、禮貌和品味」等人格特質(62;171)。以上這些不正是當前諸多學者專家所重視之「軟實力」乎?


  揆諸臺灣當前之高等教育,已然脫離大學訓練之崇高目標與理想,一方面技職教育一直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政府在沒有周全的規畫下,貿然廣開大學之門,學生家長輒不顧子女之性向與志趣,一味地要求(甚至強迫)子女非要念大學不可,結果比較適合接受技職教育的學生在一般大學中不是自暴自棄,就是學習動機低落,但求「混」個文憑,彷彿念大學充其量只是為了滿足父母的虛榮心罷了。事實上,廣設大學或高中,皆違反了杜博依斯所楬櫫的「適才適性發展」原則;正確的做法乃是大學教育與職業教育雙軌並重,兩者分流發展,不宜偏廢。換言之,在杜博依斯心目中,大學教育乃通才教育,而非職業教育,更非職業培訓所;蓋通才教育所強調的不只是知識的追求,更重要的是「人」的培養,即高尚品性的人格之育成、視野與胸襟之拓廣,碰到問題或困難時,能夠沉著應對,做出適妥之判斷,進而加以解決或克服。最後,如果杜博依斯提出「十分之一幹才」理念乃是為了提升黑人之素質與地位,那麼臺灣針對日益嚴重的人才外流問題,有何睿智的對策留住我們自己的「十分之一幹才」呢?此乃值得國人深思之嚴肅課題。


  鑑於該曠世傑作一個多世紀以來仍無中文全譯本問世,個人乃於民國94年試譯最受矚目的第三章前面幾段,向科技部提出譯注計畫之申請。該計畫執行期間,個人由於轉至逢甲大學外文系任教,備課與執行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占據多數時光,加上眼睛罹患角膜潰瘍之毛病,以至未能在原訂時間內完成該計畫。
黑人的靈魂》的原著版本眾多,當初為何要選用蓋慈和奧立佛的諾頓批評版呢?主要的考量純粹是認為該版本較具權威,且有注解。我天真地以為版權應無問題,蓋聯經出版公司過去經手諸多本經典譯注,版權交涉應無問題。等到譯完原著後,聯經編輯部的梅心怡小姐來電告知:諾頓公司以該版本為教科書為由,無法提供授權云云。此一折騰固然又花了很多時間,但由於該譯注從動筆到完稿,斷斷續續前後耗時十來年,趁著重新注釋之便,可以從頭再仔細檢視譯稿,未嘗不是好事,說不定自己的功力在十年間有所長進,如是思之,頓然釋懷矣。


  在結構上,本譯注計畫成果除了科技部規定的項目外,另外收錄了有關《黑人的靈魂》的早期評論四篇中譯(附錄一),以及杜博依斯在1953年藍蒼鷺版《黑人的靈魂》所寫的〈五十年後〉(中、英文)、秀莉‧葛蘭姆(杜博依斯第二任夫人)所寫的〈評語〉、該版本之封面與內頁(附錄二)。為了方便讀者對照原文,個人亦製作了「原文章節頁碼與譯文章節頁碼對照表」(頁88)。為了加深讀者印象,除了提供杜博依斯的遺像外,亦增列二幀遺像,包括布克‧華盛頓(第三章)和亞歷山大‧克倫梅爾(第十二章);為了讓讀者了解某些名詞的由來,在注解後面提供相關之附圖,如Carpetbagger(頁99-100,注12)、Jim Crow Car(頁159-160,注14)等。

其他讀家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