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超越89度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8.2.5

引言:超越89度

引言:超越89度


電影,一方面使我們對於主導著人們生活的必然事理有進一步的領會;另一方面,電影設法讓我們相信,有一個浩瀚並超乎想像的活動場域。我們的小酒館和大街小巷,我們的辦公室和陳設的房間,我們的火車站和工廠,似乎將我們絕望地囚禁起來。然後,電影以十分之一秒的瞬間炸藥,將這個有如監獄般的世界轟炸得支離破碎,所以此刻,我們在電影一望無際的廢墟瓦礫中,泰然且冒險地踏上旅途。透過特寫、空間擴張;動作,活動延長。放大的瞬間畫面並非單純地以更精確的方式,呈現一切不明顯但卻可見的事物:它顯露的是拍攝主體嶄新的結構組成。因此同樣的,慢動作不僅呈現了我們所熟悉的運動特質,還揭露出運動特質中全然未知的面貌,「它們看起來遠遠不像被延遲的快速運動,而是被賦予滑行、飄浮、超自然等奇特果。」顯然地,肉眼所見和攝影機所拍攝的事物,有著截然不同的性質──那是因為無意識瀰漫的空間取代了人們有意識探索的空間。1


引爆十分之一秒的瞬間
 
札哈‧哈蒂(Zaha Hadid)是傑出的電影攝影家。她的目光就像一台攝影機。她用慢動作、平移、高速靠近和特寫鏡頭、跳接和敘事節奏來感受城市。當她描繪圍繞在她身旁的世界時,她刻畫出那些未知的空間。她發掘了潛藏在我們現代世界的事物,並繪製成烏托邦的分鏡腳本。她大膽探索,時而放慢、時而加快日常生活的節奏,並將她的環境透過建築的精準曝光作為一種再現的形式。她建造了有如十分之一秒爆炸的瞬間。

這並非意味著她不是一位建築師。一直以來哈蒂都將目標放在建造,而她的圖面,(早期畫作以及她將結構化身為建築姿態和奪目造型的手法),更是她進一步邁向構築的推手。然而,她從沒打算過將獨立的物件置入空白基地中。相反地,她的建築是導致空間擴張的高密度聚合體,她壓縮了所有形成建築的能量,從機能到技術服務設施。她的建築可以從這種密度下自由擴展,創造出天馬行空的空間。在那曾經(可能有)私人活動、牆和管線的地方,現在則是劃過地景的碎片和面,打開了一個我們從未想像過的空間。

哈蒂以類似的方式打造她的建築職業之路。她將幼時編織地毯上的回憶,混合進倫敦的建築聯盟學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學習歷程裡。她用二十世紀初藝術家所創作的形式作為構築元素,來從中豎立她抽象記憶中的宮殿。她擷取都市的能量和深刻的地景輪廓,像披風那樣圍繞著她,然後,將這股力量化作探索的出發點,邁向她多角形式的未知領域。

或許有人會說,札哈‧哈蒂是現代主義者,她對創新宣示的方式,是設計出與科技核心緊密結合的開放空間(lofts)2 。札哈‧哈蒂沒有類型、使用次序、預設立場或是地心引力的包袱:她深信我們可以且應當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一個標榜著以自由至上的世界。我們將自過去中解放,從社會常規的限制中、物理法則中和我們的身體中擺脫。建築,對於像哈蒂這樣的現代主義者,總是在局部構築著這樣的自由世界。

 

1 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in Illuminations, trans. Harry Zorn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9), p. 236.
2 ”The loft“是現代主義最卓越的空間,因它是一個工業化的,具開放和功能性的空間,使我們不受到機能、私密與公共、和裝飾的限制。它不僅是哈蒂作品中的建造單元,還出現在其他晚期的現代主義者作品中,如藍天組事務所(Coop Himmelb(l)au)。作者在(倫敦:Architectural Review Press,1998)中更詳盡地討論了"loft"對於Coop Himmelb(l)au的重要性。
 
 
 
 
 
 
 
(節錄至《札哈.哈蒂作品全集 1976-2016》引言:超越89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