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往何處去?──《行人》的三角問題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10.27

君往何處去?──《行人》的三角問題

君往何處去?──《行人》的三角問題

譯者/林皎碧

世人通常將漱石的《三四郎》、《從此以後》、《門》稱為前期三部作,《彼岸過迄》、《行人》、《心》則是後期三部作。前期與後期之間,漱石經歷胃病大吐血的所謂「修善寺大患」生死關頭,此後對生命體驗進入另一層的境界。很明顯可以感受到的是,前期三部作裡,漱石總是保持下俯視角,到了後期三部作,儘管還保有作家該有的距離,其視線卻與登場人物等高,因登場人物的痛苦而痛苦。

 

《行人》的構成,延續《彼岸過迄》寫作方式,以短篇的〈朋友〉、〈哥哥〉、〈歸來〉、〈塵勞〉組成一部長篇小說。故事從二郎在大阪車站下車開始,以大阪、和歌山等關西地區為主要舞台,在漱石作品裡相當罕見,一直到了後半部方才回到了漱石小說常見的關東地區。這部作品主要透過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明治菁英和妻子之間解不開的糾葛,描述近代日本知識分子的苦惱。一般認為這是漱石最難解的作品,不過,就某種意義來說,也是漱石文學的最高峰。

 

夏目漱石以男女之間的深刻對立,將自己的內心世界文學化。特別是在第四章〈塵勞〉裡,漱石像在解剖近代知識分子的嫉妒、我執、利己主義的內心苦惱,也像在大病後,參透人生的自我告白。此一小說內容被公認是複雜、難解,由於漱石生前並未對「行人」這一書名有過任何說明,同樣也是複雜、難解,眾說紛紜。筆者比較服膺的是漱石弟子小宮豐隆(一八八四-一九六六)的看法,小宮推測書名出自《列子》〈天瑞篇〉「晏子曰:『善哉,古之有死也!仁者息焉,不仁者伏焉。』死也者,德之徼也。古者謂死人為歸人。夫言死人為歸人,則生人為行人矣。行而不知歸,失家者也。」換言之,漱石的《行人》,指的是相對於「歸人」的「行人」。

 

閱讀漱石作品,每每感嘆漱石學貫東西,淵博難說。本文所觸及僅是作品某一點,其他諸如「精神病小姐」、「盲女故事」,特別是作品中所提到的幾個公案,皆可順藤摸瓜追及漱石的愛情觀、倫理觀和思想,這些就留待為今後的課題吧。

(完整解說內容收錄於《行人:我執與孤獨的極致書寫,夏目漱石探究人心的思想代表作》)

其他讀家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