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伊斯蘭恐慌」的政治預言__誠實直面生存意義的《屈服》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10.6

戳破「伊斯蘭恐慌」的政治預言__誠實直面生存意義的《屈服》

戳破「伊斯蘭恐慌」的政治預言__誠實直面生存意義的《屈服》

 

二○一五年,位於法國巴黎的《查理週刊》總部發生恐怖襲擊案,導致包含週刊主編內十二名人員身亡,因凶嫌為伊斯蘭教徒,該雜誌又以經常諷刺穆罕默德為名,此事件挑起了法國人對宗教議題的敏感神經,也讓同一天於法國出版的《屈服》一書備受關注……就讓麥田出版社編輯徐凡,帶我們認識此書當時熱銷的背景脈絡,及文字映照出的社會動盪。

 

龔固爾文學獎得主韋勒貝克每次出書,都是法國文壇大事件,他的第六本小說《屈服》自然也不例外,上市前就廣受矚目。沒想到正式問世的當天,竟同時發生震驚全球的「查理週刊事件」。新書的主題正是「二○二二年,伊斯蘭教徒當上法國總統」,於此敏感的時間點上,此書內容可說正式戳破了法國人不敢直言的「伊斯蘭恐慌」。結果,《屈服》不僅立即登上暢銷排行榜,更在短短五天內就銷出十二萬冊。

 

熱銷現象背後的「宗教歧視」

我們該如何看待這本書的暢銷現象?事實上,長年以來,對伊斯蘭的各種憎惡、恐懼、排擠,是法國人熟悉卻祕而不宣的共同感受。以天主教徒為主的法國人多半仍視伊斯蘭教徒為外來者,對於其宗教文化也並未敞開心胸予以正視,卻又怕被貼上「歧視」標籤而不敢明言。隨著伊斯蘭教成為法國第二大宗教,伊斯蘭聲量漸大,族群碰撞也日漸頻繁。當《屈服》和「查理週刊事件」同時延燒,此刻再冷感的讀者想不關心也不行了。其實這本書光是書名就大有文章,「 Islam伊斯蘭」這個字,意思就是「 屈從、臣服於真神 」。那麼,如果對照小說中描寫法國在未來將徹頭徹尾伊斯蘭化的情境,韋克等於從這本書的封面開始,就朝讀者直球拋出問題:不久的將來,我們是否只能選擇向真主「屈服」一途?

 

小說中映照出的文明動盪

對於政治恐慌,台灣讀者應當很熟悉。每逢大選前夕,無論是多麼遙遠的議題,都會細細滲透進我們的日常生活。螢光幕上名嘴們喋喋不休,各種謠言在街坊巷尾、親友耳語間流竄,那種整個城市一起沸騰的微妙氣氛,將是我們會在《屈服》中讀到的景象。

 

韋勒貝克的小說主角經常是這樣的:對於光怪陸離的世界既不主動,也不排拒;對於生命的波動,只有反英雄式的掙扎;對於生之意義,並不深刻咀嚼,只是任之淡出。這一部《屈服》仍維持他的一貫作風。然而,卻是透過淡漠、被動的主角在心靈流浪之路上的所見所聞,我們才有機會客觀洞察—在時局的波動之下,文明根系之虛無,生命意義之輕微,所有為生存而做的掙扎,也彷彿化約為茫茫荒漠中,嗅聞風向、決定下一步的瞬間。

 

(撰文─徐凡‧編輯整理─劉怡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