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於彰化市小西巷的百年大家庭, 望穿一個城市的風華與流轉── - 專題企劃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專題企劃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9.22

坐落於彰化市小西巷的百年大家庭, 望穿一個城市的風華與流轉──

坐落於彰化市小西巷的百年大家庭, 望穿一個城市的風華與流轉──

寫這本書是個偶然,也是個必然。

偶然是它不在我預期的寫作計畫中,必然是它終究要被完成。早在我寫《穿過一樹的夜光》(2007) ,就覺得欠家鄉一本書,先前雖然也曾陸續寫過彰化市,乃至小西巷的素材,但不是主題式的書寫,即便在前述這本書裡,有較多篇幅處理到自己成長的城市和經驗,並不那麼完整。

18歲到台北讀大學,大一認識瑞騰,大學畢業一年後結婚,25歲當了母親。三十幾歲進入聯合報副刊工作,正逢台灣報業從巔峰開始下滑的時候,其後20年,我在競爭激烈且步調緊湊的城市裡工作與生活,在報社、研究所和家庭數頭奔忙,加上亟思在寫作上有所進展,視野都是聚焦在前端,無暇也無心回首我成長的家鄉,再加上下面的因素:其一,那裡隱藏了我內心深沉的悲傷,過往我們大家庭三十幾個人共同生活,相互之間情感融洽,但接連的親人死亡,大家庭分崩離析,幾十個人一起生活過的房子,已廢墟般地在巷弄間兀自迎著日出日落多年;其二,在小西巷成長的日子,家裡過的是開風氣之先的摩登生活,父執輩結交的友朋不乏名流或精采的人物,相較於後來生活的環境,我覺得這些都是過去式了,幾乎不再提起。

就在我寫博士論文《呂碧城文學與思想》時,面對這個生於晚清的一代詞家、中國第一位女編輯、女大學校長、社會名媛、出色的新女性、聞名西方的護生運動者及佛教女居士,不免會掩卷感嘆,自認是獨立現代女性的自己,雖晚她七十幾年出生,但不論在視野的開闊、生活的摩登、學識的淵博、修為的底蘊,都遠不及她,也是以同樣的這般心情,我寫下了《小西巷》,用意在記錄半世紀前彰化市曾經有過的繁華一時,雖然大江東去,浪濤盡千古風流人物,但對我個人而言,書寫完成,債清了。

其他專題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