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十五年,建造出版的航空母艦 —專訪「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社長郭重興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2017.9.6

用十五年,建造出版的航空母艦 —專訪「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社長郭重興

用十五年,建造出版的航空母艦 —專訪「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社長郭重興

三十六歲進入牛頓出版社,正式踏入出版界,接著成立貓頭鷹出版社後,加入城邦集團,而後又創立了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至今,郭重興社長投入出版界已超過三十年,今年更獲得金鼎獎特別貢獻獎。如今,讀書共和國已從當初的四間出版社拓展到近四十間,但郭社長認為自己不能懈怠,仍想繼續培育未來出版的「關鍵角色」,也就是編輯。

 
訪問的一開始,郭社長便提到自己並不太擔心台灣出版現況,其一原因在於,其他出版社或市場想怎麼做,他無力置喙;其二則是他相信,出版產業有一定的基礎及展望,不會一直萎縮。郭社長相信,只要讀書共和國堅持下去,就會發揮它的影響力並帶動整體出版發展。
 
他進一步探討,影響台灣出版業的負面因素非常多,但不應該是以數位化為藉口。「有人說現在的閱讀是在和時間競爭,大家成天使用網路,甚麼時候會看書呢?但我覺得這是假議題,我們的好書持續在市場流通,而且持續成長。相對其他商品,書的單價是低的,一卷在手,其樂無窮。」
 
走過風雨,理解產品的靈魂是編輯
 

○○七至九年,是讀書共和國真正的轉捩點。郭社長大約於一、二年左右成立讀書共和國,經營得很辛苦。其間當然也有些書銷售成績不錯,如繆思的奇幻系列《陰陽師》,但壓力依然不言而喻。真正好轉,是出版了《追風箏的孩子》之後,當時木馬出版的書幾乎本本都十分暢銷,接著野人也出版了《群》,眼看就要有機會做起來了,結果二七年他在參加香港書展時突然被告知有家經銷商出了問題,他回憶道:「當時我一分鐘都不敢浪費,馬上從香港回來,天天四處奔波處理這件事。」二七年也正好是讀書共和國的一個高峰,但公司的出版品類型太過專一,碰到危機很難有斡旋空間。於是從二八年開始招兵買馬, 二九年加入五家新出版社,每家都是一人出版社,不過只有其中一家自始就一帆風順。此後,郭社長依然持續開放新出版社成立。他提到,二七年遇上的金融大海嘯,他只能用時間競走來對付。「 如果它本來是個大海嘯,我就用時間把它拆成五個中型海嘯,再把五個中型海嘯拆成小海嘯,用這個模式來跟它搏鬥。」

 
至於讀書共和國為什麼還能持續成長,郭社長說他們在許多方面做了努力,包括編輯人才的不斷吸收。「但我們還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郭社長繼續解釋,讀書共和國大概從二一四年開始發展業務部,開拓通路的多樣性,現在不只有人負責社群經營、海外銷售也加強不少。
 
然而,究竟甚麼是「 好編輯」呢?郭社長認為,每個編輯都應該是為他心目中的讀者編書,沒有「 這本書很好、不編不行」這種主觀認定的事,而真正會感動到他的編輯,都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自信」。「只要他能說出自己想做甚麼,這種人,我就願意讓他試,因為他有信心和勇氣。」他這麼說道。
 
不想落入「十年陷阱」,就永遠不能懈怠
 
郭社長認為,每間出版社都有個「十年陷阱」。第一個十年,大家很辛苦,但總算熬過來了,團隊成員也終於都經過歷練,熬成精了;但到了第二個十年,就會變得非常危險,因為你已經忘了第一個十年有多兢兢業業、要摸索好多事(作者、書、編輯人才),因為一切都相對順手了。這個問題在前五年看不出來,但到了後面五年就稍微能感覺到,「 欸?怎麼以前能賣的現在不能賣了?」最恐怖的是第三個十年,在環境快速的變化下,如果沒有源源不斷的新血持續加入,那些離時代愈來愈遠的編輯,只會更加深斷層的落差。郭社長的作法是,應該在第一個十年建立好基礎之後,第二個十年就要思考如何維持活力,不能只圖安逸、守成。這也是郭社長為何永遠在成立新出版社的原因:「我永遠不敢懈怠,因為我沒有條件懈怠。」
 
因著時代改變,出版業的工作方式也有所變化。郭社長說:「 現代社會,你要把一個訊息傳播出去已經相對容易了,首先,現代科技允許你這麼做,以前拍了短片要去哪播呢?但現在不同了;第二是出版前的暖身。以前作出版,書出來的時候還沒有溫度,你得辦新書說明會、上電台,慢慢把它炒熱。但現在可以做到書還沒上市,就有溫度了!不管從作者、譯者還是編輯端出發,一本書在出版的當下,應該就要有很多人期待它問世才對。以前不可能,但現在有可能了。」自郭社長踏入出版界的這三十年來,他永遠都在想著如何創造更好的出版工作型態。
 
如同一艘航空母艦的出版集團大夢
 
這裡,也不免俗的問到郭社長獲得金鼎獎特別貢獻獎的感想,一開始他提到:「 我已經到香港演講兩次了,也到中國大陸與一間出版社討論過出版社的組織。就算他們是大出版社,還是會跟我說『 我們都在對你這種讓編輯當老闆的模式很感興趣。』反觀台灣對自己業界在做些什麼相對無感。」他接著補充,「如果因為這次得獎,而讓大家注意到我在意的一些事,並覺得有道理,也願意去做,那這個獎才有意義,畢竟我一個人在台灣出版界能影響或改變的有限。」談到為什麼他理想中的出版產業,會需要大型出版集團,郭社長認為產業上下游之間,上游夠大,才能主導產業的走向。他說:「我希望出版社要能像一艘航空母艦,因為執行時會有各種風浪,尤其你還要培養新人,又是風險又是開銷,若不夠大就無法承擔。台灣出版的問題在於,大家都把一個大的切成十個小的,讓大家都變成小出版社,大型規劃就沒人要做了。」此外,更關鍵的還是人才,讀書共和國鼓勵新人加入,因此有個新鮮人培育制度,雖然代價不菲。
 
最後,郭社長也語重心長提到,自己從事出版這麼久,直到這幾年,才更意識到當年詹宏志提過的編輯創意性角色的重要性。他目前努力在做的,也是妥善組織好打前鋒的業務部及其他行政部門,讓編輯能夠完整發揮他們在出版業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其他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