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夾縫地帶》前言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7.14

《走過夾縫地帶》前言

《走過夾縫地帶》前言

      我其實無法好好解釋當初為何橫越阿富汗。大概因為那是場冒險吧。但那也是我橫越亞洲之旅最有趣的片段。塔利班政權禁止所有的海報宣傳及電影;但在塔利班政權垮台後六週,我一抵達赫拉特,便看見商場上懸掛著印度巨星李提克.羅森(Hrithik Roshan)的巨幅海報。夕陽中他彷彿矗立於峭壁上,傍晚的微風吹拂著他柔軟且蓬鬆的頭髮。庭院裡,一群蓋達組織成員聚在一起用烏爾都語交談 ,學生們則等著戰地記者前來與他們練習英語。我還在一部手推車中找到成堆的《鐵面人》DVD;劇中演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飾演的法王路易十四,為因應阿富汗當地市場,身著十七世紀服飾,手上則揮舞著白朗寧九釐米手槍。赫拉特,這於中世紀時期中國、土耳其及波斯活躍的交易市場,現今仍然販賣著中國製鬧鐘、土耳其製太陽眼鏡以及伊朗產蘋果汁。

二○○二年初,我平均一天走上二十至二十五哩,共花了十六個月橫越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及尼泊爾。我希望旅途上每一步都由自己親自踏出,並早在一年前就有橫越阿富汗的念頭。但二○○○年十二月,伊朗政府拿走我的護照;他們大概發現我曾是英國外交官員,而開始懷疑我的動機。接著塔利班政府拒絕我入境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阻止我進入俾路支省 。因此,我得在伊朗與下一段旅程──由巴基斯坦的木爾坦開始直達尼泊爾東邊──之間留下一段空白。

就在二○○一年聖誕節前夕,抵達尼泊爾東邊一個小鎮後,我聽聞塔利班政權垮台。我決定搭車返回阿富汗,再由赫拉特步行至喀布爾,如此才能連接我伊朗及巴基斯坦的旅程。自赫拉特到喀布爾,我選擇通過中央山脈的直達路線。經過坎達哈的一般曲道地勢較為平緩,更易於行走,並且無冰雪覆蓋。但此路線所需時間更久,且部分仍在塔利班控制之下。

這個國家身處戰事已然二十五年,新政府才剛上任兩個月。在赫拉特與喀布爾間沒電力供應,沒電視可看,沒T恤可穿。村莊裡雜糅了中世紀以來的禮俗及全新的政治觀念。許多住宅中僅有的外國科技便是那把AK-47自動突擊步槍,而伊斯蘭教信仰則是唯一世界知名品牌。這所有種種使阿富汗人民看來退化、非主流,以及脫節,卻又因戰亂成為世界注目焦點。

其他讀家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