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裡的兩種上當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6.9

生命裡的兩種上當

生命裡的兩種上當

      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乃是人生大戲的主體,當中包含歡喜與成長,也免不了面臨挫折與負擔。但這些失望從何而來? 皆來自主見深埋在人心,眼睛看見的和耳朵聽到的不一定為真,其中包含了被他人所騙,但也有許多是被自己的幻想所迷惑,而它們都像是生命裡頭的「當」。

在近四十年的當舖生涯中,我看過無數被騙的人,總結出兩種上當的情況:第一種是「上了不願上的當」,例如,詐騙集團運用凡人的貪念,稍微投其所好,便能釣到大魚。

曾有一位客人帶著一柄金光閃閃、貴氣逼人的權杖來找我,號稱是蔣介石的權杖。他口沫橫飛地說,有人告訴他:「只要再投資八百萬打通關節,就能帶著權杖到四川重慶找一位將軍的後代,便可以打開某座防空避難庫的大門,拿到兩億美金。」

可是我一檢測,卻發現權杖是鍍金的,而且如果真有美金,看守者何不私吞呢? 客人面露猶豫,不知該相信誰,於是我說:「很簡單,你給對方一個測試,跟他說現在手上沒錢,反過來跟他借一百萬還房屋貸款,等到賣了房子,再投資對方八百萬,看他借不借。」結果一試之下,對方從此杳無音訊。

除了貪念之外,還有因愛著某人所產生的愚昧,可怕的是對方完全沒有相同的感覺。雖說感情不可測試,但是當上天給予答案時,後果可是承擔不起。我有一位收入穩定的竹科高級工程師時常來店裡挑名錶,有一天竟為了急用來當手錶,我好奇地問:「你在大公司工作,每年分紅配股根本花不完,怎麼會有急用呢?」

他才吞吞吐吐地說這一年和一個女孩子陷入熱戀,但是女方的命運坎坷,一下爸爸生病要開刀、一下子媽媽車禍肇事要理賠,算起來已經資助她七、八百萬,現在女生的妹妹在大陸被公安抓了,急需兩百五十萬救命,所以才來當錶。

我聽了他的話反問他:「聽起來你和她一樣坎坷,乾脆測試一下到底是真的還

是假的?」

「她很老實,不會騙我的。」

「她再老實,你測試一下也不會減分。你反過來打電話給她,就說你弄壞了研究室的儀器,公司索賠三百萬,現在還差五十萬,請她立刻匯給你,而且要連續打三次電話才逼真。反正你都幫她七、八百萬了,她幫你五十萬也不多。」

他想了半天,要我在旁邊幫他壯膽,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結果頭兩通電話打去,對方支支吾吾說會想想辦法,第三次再打就轉到語音信箱,連著好幾天都關機,工程師傷心欲絕,我安慰他說:「往好處想,起碼你省下兩百五十萬,否則未來還會虧更多。」

面對不願上的當,要試著測試別人,只要把貪字反套在對方頭上,馬上見真章。

至於第二種則是「代價太大而上不起的當」。

好比名利,當年我的生意做得順風順水,同業對我前呼後擁,我也自忖能力強,因此決定參選當舖公會的理事長。當時我太太連聲反對,她說萬一選上了,不但天天交際應酬,而且幹不了什麼大事。但我嗤之以鼻,認定當選理事長之後才是事業的高峰。

誰知就任之後風雲變色,花了錢別人還不領情,做了事人家還不感激,而當我需要協助時,反被倒打一耙。原來我被利用完了之後,已成為妨礙他人利益之人。原本夢想的名與利成了一場噩夢,全是自找麻煩。

為人父母亦是一種上不起的當,孩子自幼吃好穿好,若是教育成功,長大後孝敬父母實屬應該,萬一翅膀硬了拋下兩老一走了之,這種當可是萬萬上不起。當舖裡時不時會有一些長輩來當戒指、項鍊之類的小東西,她們常難為情地說敬老金還沒下來,需要周轉生活費,可是小飾品的品質往往不會太好,實在值不了多少錢,我們常常陷入為難。

而往往只要問起子女是否孝順? 換來的會是更多的嘆息,有的遠在海外,有的自顧不暇。一回首已百年身,失落和心寒實在難耐。所以為人父母者要測試自己是否能承受這種寂寞? 如果不行,對子女盡到基本義務就好,更重要的是照顧好自己的晚年生活。

人活著難免會上當,它們不全是壞事,總能從中學到經驗與智慧,這就是上「有營養」的當。而為了避免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苦痛,測試別人和測試自己有時也是實屬必要。猶如往平滑如鏡的水面投入一顆石頭,漣漪一起,才會露出水面下的暗礁。透過模擬上當,避免承擔不起的意外。

這不是自私,而是理智;更不是不信任人,而是衡量自己的眼光、胸襟和行為是否正確。沒事找事和興起漣漪,是查驗真相的法則,也是這一本書的主要用意。《學上當》一書是我從事當舖業近四十年來,面對工作、人生與金錢所習得的心法,也期許能夠帶給大家一些收穫。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