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下流老人》前言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5.11

《續.下流老人》前言

《續.下流老人》前言

只要三十秒就好,請大家稍微試著想像一下。

自己還能繼續工作幾年?

退休後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當因為生病、意外、照顧父母、裁員等原因而必須辭掉工作時,該怎麼辦?

年金會完整支付嗎?有足夠的存款嗎?有人可以支援自己嗎?

辭掉工作後,我們一樣可以過著健康且有文化的生活嗎?

目前在日本,已步入高齡期(六十五歲以上)但仍持續工作的人不斷增加。

誠如各位所知,日本已經邁入過去不曾經歷過的少子高齡化社會。現在(二○一五年十月),高齡化比例達到二六.七%,亦即四個國民中有一個是高齡者。而在所有團塊世代都成為後期高齡者(七十五歲以上)的二○二五年,高齡人口估計將多達三千六百五十七萬人(高齡化比例為三○.三%)。(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註1)

在即將步入「以高齡者為核心的社會」的此刻,高齡者的形象和任務都面臨巨大變革。過去,高齡者非常富有,退休後,可以在家人的包圍下,照顧孫子,並靠著一定數量的退休金和存款,以及不是太多的年金,生活無虞地度過安穩、富足的時光。

但是今後,應該只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夠如此自在地生活。

二○一五年十月,日本政府宣告要推動實現「總計一億人的活躍社會」,這句話不只是口號而已。為了不讓自己「下流化」,幾乎所有高齡者都必須做為支撐社會的主要勞動力,在人生的工作時期結束後,馬上以一樣的薪資再度投入勞動(細節將在本書中說明)。



「安逸的晚年」應該已經消失無蹤了。

往後,我們可能要步入一個「如果不工作到臨死之前就無法生存的社會」。

我的上一本著作《下流老人》出版後,我發現幾件事。

書籍出版後,引起巨大迴響(不知是否應該感到開心)。到現在,我還會收到來自日本全國地方政府、勞動組織、醫師工會、律師工會、NPO法人組織等單位的演講邀約。就是有這麼多人對高齡期生活感到不安,覺得自己明天就會變成下流老人,我不斷在各地來回奔走,告訴大家如何解決貧困問題。



透過「下流老人」這個字眼,可以突顯因貧困所苦的高齡者,並且讓大家知道「任何人都可能因為一些細微的原因而面臨陷入貧困的危機」,以及社會系統的薄弱。

同時,我還有事情沒有完成。

演講時,我有很多機會可以和目前為貧困所苦的人們直接交流。

我發現,認為若退休後一樣繼續工作,應該勉強可以維持生計的高齡者,超乎預期的多。

比方說,有一位七十歲女性,她在丈夫死後開始接受一個月九萬日圓的遺屬厚生年金,光靠著這些,她應該可以維持生活,但現在她依然在特別養護老人安養院擔任照護員。她開朗地說,因為沒有可依靠的親屬,所以想趁著還能工作時盡量工作,但同時她也感到憂慮:「不知過了八十歲後,是否還能過著同樣的生活,一想到這點就覺得不安。」這話讓人印象深刻。

除此之外,也有許多高齡者過著近乎貧困的生活,但同時又一邊說「因為有工作,所以應該有辦法生活」、「現在身體健康,不需要照護和醫療,應該沒什麼問題」。

可是,當身體不再健康、無法繼續工作時,他們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不光是他們,每個人總有一天一定會「變得無法工作」。

到那個時候,我們可以不變成下流老人嗎?

為了回答這個疑問,我執筆寫下這本續集。

主題正是「高齡期的勞動和貧困」。



撰寫續集還有另一個理由。

簡單說就是,在上一本書中我「犯了一個錯」。

書籍出版後,許多人問我「怎麼做才能不變成下流老人?」雖然我自認為已經在上一本書中提出建言,但大多數人想問的是:不讓自己變成下流老人的具體「自我防衛策略」。比方說,退休前該存多少錢?該買什麼樣的保險商品?是否有退休後還能有效取得收入的方法等。

我知道大家想消除心中的不安。

我在上一本書中已經提出,靠著自己的力量努力找出不下流化的解決之道、尋求自我防衛策略,並不能真正消除高齡者的貧困。在這個必須將生活中的安心當成商品購買的社會,貧富差距和貧困問題不斷擴大(細節將在本書中說明)。我在上一本著作中,沒能完整傳遞這一點,因此,有許多財務規劃師打著「避免變成下流老人」的口號,陸續發表鼓吹自助努力的著作和報導,混淆視聽。

我成立的NPO團體「HOTTO PLUS」,過去一直以社工的角色持續支援生活貧困者。近來詢問的件數與日俱增,我深切感受到整個日本社會正陷入貧困。

但另一方面,社會上也不斷出現「陷入貧困者都是那些懶惰和沒計畫的人」、「是他們自己的責任,所以沒必要救濟」等批評。這些批評背後存在著「因為其他人也一樣痛苦」、「因為國家沒有財源,非常辛苦」等,要大家咬牙忍耐的恐怖壓力,說得更明白一點就是,要大家不要有「死纏爛打只想得到好處」這種膚淺的態度。正因為如此,財務規劃師們所發表、鼓吹的自我防衛策略及自助努力這些想法的影響力才會不斷增強。因為,我們這個國家覺得這些都是自己的責任。

對經濟弱勢者施加的這種壓力,有著難以抵抗的「沉重」,這讓當事人不得不接受「就算貧困也沒辦法」、「只好自己想辦法」這樣的觀點。

就這樣,貧困從社會上「消失」,遭眾人遺忘。

但是,我想再次說明。

淪落為下流老人並不是他們自己的責任,而是因為這個國家社會制度的扭曲。

如果不修復社會保障制度脆弱的部分,不光是下流老人,年輕人也一樣,日本的貧困問題會永遠持續。



本書將以「高齡者的勞動」為主題,從各種不同角度檢視下流老人的現狀和解決策略。此外,也會針對「為什麼靠著自助努力無法解決貧困問題」這一點,參考客觀資料反覆討論。

在第一章,我想再次說明下流老人的現狀。目前高齡者的貧困不僅沒有改善,還年年增加、日益嚴重。不得不透過「勞動」、「家庭財務管理」、「存款」(自助努力)來彌補社會保障不健全的高齡者,今後將快速增加。

在第二章,將介紹靠兼差來維持生活的五名高齡者的例子。在高齡期工作是怎麼樣的光景呢?希望大家知道他們各自工作的理由與實際生活樣貌等真實的聲音。

第三章,我們將一探現代以及未來高齡者的雇用、勞動環境。日本的高齡者為什麼必須工作得這麼辛苦。工作真的可以讓生活變得富裕嗎?在這章亦將檢視政府推行的「總計一億人的活躍計畫」的真實意義。

第四章,將針對現在日本介護保險制度2所面臨的課題,以及帶來高度貧富差距的社會進行描述。不管是誰,總有一天都會變得無法工作,當必須依靠旁人的支援才能生活時,我們是否能得到足夠的照護、安心生活?想達到這個目的還需要做些什麼?

從第五章開始,我將根據一到四章所描繪的課題,思考可以解決下流老人,以及所有貧困問題的方法,亦即提升社會保障的財源。究竟是否真有救濟下流老人的錢?這些錢又是由誰、如何準備?關於在上一本著作中引起諸多討論的財源問題,我將根據從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系教授井手英策先生那裡獲得的寶貴意見,果敢地進行討論。

最後,在第六章,我將再度針對如何預防總計一億人之疲弊社會的到來,以及總計一億人的下流化,提出個人建議。請大家務必和我一起思考該如何改造社會,才能讓我們可以輕鬆生活。

生活窮困者被批判,貧困問題被忽視,背後的意思就是所有人都「極度害怕貧困」。但是,如果不鼓起勇氣來面對、踏出第一步,不僅無法提出解決策略,也無法逃離那種恐懼。

現在,就一起揭開籠罩著我們社會的「不安的真實面目」吧。



註1:根據台灣國發會估算,台灣在二○二五年時,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會占全體人口達二○%,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人是六十五歲以上,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

註2:日本政府為因應社會高齡化的需求,於二○○○年起開辦介護保險,向中高齡者(四十五歲以上),以年齡別徵收不同的保險費,以提供需要長期照護者的需求。



文章標籤

其他讀家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