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趨勢洞察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4.19

全球趨勢洞察

全球趨勢洞察
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旋風,會吹襲到什麼地步?

在民主發源地希臘所興起的「眾愚政治」

民粹主義(populism)一詞的語源來自拉丁文的「populus」(人民),原本指的是批判由既有統治階層及知識分子等人所發展出的菁英主義,重視一般大眾的想望、不安及不滿等「切身感受」的一種政治思想或政治體制。

就「尊重民意」這一層含義而言,民粹是一種極為民主主義的概念,但其透過煽動民眾的欲求不滿,以爭取支持的操弄手法,很多時候容易招致眾愚政治(ochlocracy)。因此,民粹一詞在現代社會當中,多用來表示迎合大眾以博取擁戴的「大眾迎合主義」,並帶有貶意。

委內瑞拉就是由民粹淪落為眾愚政治的典型案例。烏戈.查維茲(Hugo Chavez)總統這位終極民粹份子上台後,宣揚「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推動撒錢式的社會福利政策,包括興建專供貧苦民眾就醫的免費診所和免費住宅等。查維茲罹癌過世後,由他的心腹尼古拉斯‧馬杜羅‧莫羅斯(Nicolás Maduro Moros)繼任總統,也承襲了他的施政路線。

撒錢福利的經費來源,出自於號稱全球蘊藏量最豐富的石油資源。然而,委內瑞拉在編列了原油價格必須達到每桶一百二十美元以上才能成立的國家財政預算,並持續揮霍無度之後,下場如何呢?

以往每桶頂多四十到五十美元的原油價格暴跌,導致石油產業瓦解,惡性通貨膨脹重創委內瑞拉,使得委國經濟瀕臨破產。

隨後委內瑞拉政府雖改採財政緊縮路線,猶如宣告政府無法再繼續打腫臉充胖子,但公務員人數過度擴編,再怎麼努力精減都無法打平,最後採行的甚至不是週休二日、而是週休五日制,還大砍公務員薪資六成。

無從改善的惡性通膨,讓民眾的生活陷入貧困,國民直到這時才開始強烈批判政府。然而,選出查維茲和馬杜羅來擔任總統的不是別人,正是這些委內瑞拉的國民自己。

這並不是在拉丁美洲開發中國家才會出現的特例。孕育出民主的希臘,也陷入了眾愚政治的困境。希臘自從隱匿鉅額財政赤字一事曝光後,陷入了經濟危機。而歐盟提供金融援助的條件,是要求希臘政府實施嚴厲的緊縮財政措施,包括刪減四成的年金給付,以及裁減公務員人數三成等。

然而,身為揮霍式財政措施的既得利益者(例如請領年金的起始年齡為五十三歲,四位國民當中就有一人是公務員),希臘國民可不願意接受這些會委屈自己生活的緊縮財政措施。

於是,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總理便迎合這樣的「民意」,帶頭高喊「拒絕歐盟嚴苛要求」,進而登上大位。

公投否決了歐盟的財政緊縮措施。背負著這個公投結果,走上談判桌的齊普拉斯總統,眼看希臘違約倒債在即,只得聽任歐盟要求,被迫妥協。毫無責任感的希臘民眾得知後群情激憤,要求齊普拉斯下台負責。然而,若是當初他主張「應接受歐盟的財政緊縮措施」,根本就無法成為總理,所以該受譴責的,是沒看穿這場騙局的希臘國民才對。這儼然就是眾愚政治。

有著經濟危機的火種及難民問題的歐洲,儘管情況不如希臘十萬火急,但各國民粹抬頭的現象都很顯著。主張脫離歐盟及反移民的極右派勢力,與倡議反緊縮政策的極左派政黨聲勢漸增,也影響了各國的政策。由脫歐派勝出的英國公投當中,「脫歐就能由英國自己掌控移民」、「不必再受歐盟千絲萬屢的制約束縛」等民意,也顯現了脫歐派民粹主導選情的強烈色彩。歐盟展現團結,不願讓英國占盡便宜,因此在脫歐後,英國經濟將比現況更糟。到時候要怪的,就是英國國民自己了。



川普和桑德斯,其實都是民粹主義者

再來看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民粹意識抬頭的情況也很顯著。因為就民粹的觀點而言,占盡初選話題鋒頭的川普現象和桑德斯現象,內涵其實完全相同。

在共和黨內贏得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唐納・川普,直言不諱地說出大眾想聽的言論,是個典型的民粹主義者。對於認為工作被移民搶走的白人勞工階層而言,川普一番「給我在墨西哥邊境築牆」的言論,聽起來簡直大快人心;對伊斯蘭國等伊斯蘭教激進組織的恐怖攻擊感到害怕、憤怒的民眾,則是對川普「禁止伊斯蘭徒入境」的主張很有好感。然而,冷靜想想就知道,美墨邊境根本不可能築起一道猶如萬里長城的高牆,更遑論牆的建設經費還要讓墨西哥支付。

況且,就算再怎麼鐵腕地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美國國內已有約六百萬名穆斯林移民。今年六月,佛羅里達州發生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慘案,造成五十人不幸身亡。當時被擊斃的嫌犯是阿富汗裔的美國人,當局一度懷疑他與伊斯蘭教激進組織之間的關係,但其實很可能只是兇手獨自犯下的一宗仇恨犯罪(hate crime)。因此就算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對於杜絕本土恐怖主義(對國外激進思想產生共鳴的本國人士,獨自策動恐怖攻擊)根本毫無效果。

如果川普是右派的民粹主義者,那左派就是在民主黨提名初選當中死命纏鬥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自詡為「民主社會主義者」,向年輕世代及白人的貧苦階層開出誇大的選舉支票,掀起了一陣旋風。然而,他端出諸如「公立大學學費全免」、「全民納保」等,盡是撒錢的政策牛肉,但對政策的財源籌措卻幾乎是隻字未提。

說穿了,其實就算是總統這個聯邦政府的最高行政首長,也沒有免除公立大學學費的權限。因為美國的大學幾乎都是社區大學(兩年制的短期大學),要是沒了學費收入,營運就無法成力。如果要由政府補貼這些學費,恐怕再多的稅收都不夠。全民納保亦然。連為三千萬人補貼醫療保險的歐巴馬健保(Obamacare,由歐巴馬政府所提出的醫療保健改革制度),財源都已經捉襟見肘,我實在不認為全民納保這項更大規模的制度改革,有任何實現的可能。

換言之,川普和桑德斯都大開無從兌現的選舉支票,贏得了可能因此受益的選民熱情支持。在以往美國總統大選當中,也曾出現過不少像羅斯.佩羅(Ross Perot)這種民粹主義者。然而,照過去的慣例,這些人經過媒體檢驗後,都會在初選(primary)被淘汰出局。

然而,這次大選有趣的是,一般認為是陪榜參選的民粹主義者留了下來。原因何在?媒體的檢驗功能衰退固然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更大的因素之一,應該是越來越多選民厭倦了現有政黨那些想當然耳的政見,對現狀心懷不滿所致。因此,當呼聲極高的希拉蕊・柯林頓說出越多符合常理的發言,她就越是個「無趣的」候選人,等於拉低了選民支持。



期待作家具備行政能力的荒謬

日本雖然長期呈現低度成長,倒也沒有滿街失業勞工;儘管薪資凍漲,三餐不繼、無以為生的人卻很少。要是您就此以為難民和失業問題都不甚嚴重的日本,沒有民粹主義者登場的機會,那就大錯特錯了。

舛添要一下台 ,使得東京都知事的選情動向備受矚目。我於一九九五年出馬參選的那場都知事大選,最後由青島幸男以「我會翻轉政治」這句語意不明的政見大獲全勝。同一時期當選的大阪府知事,則是後來因強制猥褻案而黯然辭職的橫山諾克。

任內除了停辦世界都市博覽會之外,沒有任何建樹的青島知事下台後,接任的是石原慎太郎。每週只到東京都廳上兩、三天班的石原知事,竟獲市民青睞連任四屆。之後上台的豬瀨直樹和舛添要一,都沒有太像樣的政見,只憑他們個人的正統派形象,就在選戰中高票當選。

這幾任都知事均在做出較大建樹前,就先大大地跌了跤,導致都政停擺不前。回顧過去幾年,青島、石原、豬瀨這三位相繼上任的都知事,都是以作家身分轉入政壇。但作家畢竟是創作故事的人,要對他們的行政能力有所期待,未免也太荒謬。雖然東京都知事這份工作說穿了,或許真的都只需要隨心所欲地掌控官員和撈政府油水的商人,再順勢而為,就可以做得來。

民主若像委內瑞拉和希臘那樣,被花言巧語的民粹主義拖離正軌,終將招致眾愚政治。要避免眾愚政治的關鍵,就是切勿染上「以我為優先」(me first)的思維。不考量個人得失,而是以對集體、群眾整體的得失來判斷是非。把重點放在整個群體,而不是自我中心。以整個社會大我先於個人小我為出發點思考的人若不過半,民主就無法成立。

就動物本性而言,這是極為高等的判斷力與理性,必須透過公民教育的洗禮才能養成。要讓社會大眾了解,以整個社會大我先於個人小我為出發點思考的人若不過半,民主就無法成立;甚至要更進一步地總結過去的選舉,並把結果告訴大眾,例如以過去候選人單靠知名度當選的選戰來做個案研究,讓大眾學習如何明辨候選人。這樣的啟蒙工作非常值得一試。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