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和心靈哲學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3.31

《攻殼機動隊》和心靈哲學

《攻殼機動隊》和心靈哲學

人類有心靈,這是多數人的常識。對一般人來說,心靈這種東西很玄妙,一方面,直覺上似乎只有夠高等的動物才擁有心靈:會自慰的瓶鼻海豚和會撒嬌的玄鳳鸚鵡八成有;會裝死的彩虹吉丁蟲或許有;而渦蟲有沒有呢?不太確定。然而另一方面,有些東西即便展現出超越人類的智能,好像也無法為它們爭取到心靈,例如 iPhone 裡的 Siri。

對於相信心靈存在的某些人來說,心靈跟身體會互相影響,但本質上截然不同。十七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構思了一個論證來說明這件事:若以最嚴格的標準來檢驗,很多我相信的事情都可被合理懷疑,例如「我的身體」的存在:我無法排除「惡魔對我使幻術,才讓我相信我的身體存在」的可能性。然而,至少對我來說,「正在懷疑一切的這個我」的存在卻無法被合理懷疑:如果我不存在,那就不可能出現這個正在懷疑的行為。笛卡兒因此而下結論:我的身體和我的心靈截然不同,一個可以被合理懷疑,一個不行。

當然,人相信自己有心靈,通常不是因為他們聽過並接受上述笛卡兒的「惡魔論證」。對一般人來說,心靈存在的最可靠依據之一,是我們的感覺經驗:我有喜怒哀樂、搔癢、刺痛等感受,如果我只是一部複雜的機器(就像我的 iPhone),我怎麼會有這些感受?

對大家理所當然區分身體和心靈,有些哲學家感到不耐。在《心靈的概念》(The Concept of Mind)一書裡,英國哲學家萊爾(Gilbert Ryle)主張,「人類是由心靈和身體兩種東西組成」這種想法犯了分類上的錯誤(category-mistake):「心靈」根本不是一種東西,只是具備特定功能的身體。若你要說明運作正常的電風扇和壞掉的有什麼不同,你不會說後者缺乏心靈。同理,萊爾強調我們不需要預設心靈存在:光靠對於身體的研究和描述,就能說明人類的複雜。

有些人認為我們必須假設人類有心靈,才能說明我們如何可能「相信」事情,萊爾會這樣回應:怎樣算是「相信一加一等於二」?很簡單,就是當別人問你一加一等於多少,你會回答「等於二」。如是,萊爾企圖把所有看起來像是預設心靈運作的現象,化約為身體的行為傾向,把那些描述心靈運作的詞彙,翻譯成描述身體運作的詞彙。萊爾把那些預設心靈存在的說法稱為「the dogma of the Ghost in the Machine」,身為行為主義(Behaviourism)大將,萊爾主張就算不預設靈魂,也可以藉由外顯行為的傾向來完整理解「人類機器」。

《攻殼機動隊》的英文名稱「Ghost in the Shell」應該是對萊爾的致敬。在這一系列設定和故事不見得相同的同名科幻大作裡,不但有高智能的機器人,也有接受不同程度改造的人類,許多人依靠義體(人造身體)存活和工作,而其他人即便基於經濟或美學考量而維持肉身,通常也會接受電子腦手術,以高效率、方便通訊的人造結構強化大腦的機能,允許外部儲存與網路擴展。考慮萊爾對「擁有心靈」的定義,從《攻殼機動隊》可以問的第一個問題呼之欲出:如果我們無法從外顯行為區分人和機器,我們是否得要承認機器也「有心靈」?

當然,當聰明童趣的攻殼車(塔奇克馬)跟你撒嬌索討天然機油,至少情感上,你可能很難拒絕他它們(除非預算實在不夠)。而當你的機器人搭檔被駭客入侵,吐「血」而「亡」,你可能也會升起如同人類同伴被殘殺一般的憤慨。但回頭一想,不管是攻殼車還是機器人,它們本質上都是機器,而且只要你願意讀完它們運算器裡的原始碼(或者讀完它們類神經網路的配置),還可以全盤了解它們是如何做出回應和決策。暫時拋開笛卡兒的惡魔和萊爾的機器,我之所以相信自己有心靈,最初的論據應該是我事實上擁有的那些感覺經驗。攻殼車和機器人栩栩如生,但它們擁有這些感覺嗎?

當攻殼車得知自己無法取得天然機油,它「心裡」是否會出現我得知投稿被拒時出現的那種「失落感」?這個問題很難回答,畢竟就算是人類,也只能確認自己擁有的感覺:你以為你可以看到你人類同儕的開心和悲傷,但你看到的其實只是表情、聲調和肢體動作。好吧,如果你白目到問出「你正在掉眼淚沒錯,不過你真的感覺悲傷嗎?」而對方真的認真回答,你可以多得到一份語言證詞,但只要是足夠擬真的機器人,都可以提供給你一模一樣的證據。你可能會指出人跟機器有本質上的差別:它們是矽和金屬,我們是肉,只有肉有辦法產生感覺。但如此一來,你該如何面對你身邊隨著電子腦和義體手術,「肉身」比例越來越少的人們呢?

依照導演與作者的意志,每個版本的《攻殼機動隊》有些微差異。在士郎正宗的原著漫畫裡,有些駭客認為自己能區分對手是人類還是機器人,因為「在入侵成功並燒掉對方腦子的時候,如果對方有靈魂,會有一種抗拒感」。不過既然機器人能模擬開心的表情,當然也可以在自己停止運作的一瞬間模擬這種「抗拒感」(或許藉由電阻的微升?《攻殼機動隊》裡的警備公司或許很快就會發現這類奸詐設計的戰略價值)。因為自身經驗而自然相信有靈魂的人們,真的能透過垂死掙扎的外顯特徵發現靈魂嗎?

這又讓大哉問繞了回去:哪些東西有心靈?我們如何得知?在《攻殼機動隊》的世界裡,這不只是哲學宅宅的問題,因為,我們是否認為眼前的物體有「感覺」,會決定我們該如何對待它們,而電子腦、義體和擬真機器人共同顯示了我們其實沒有什麼好標準,可以區分眼前的事物有沒有心靈。

《攻殼機動隊》單行本第一冊於1991年發行,時至今日,人造身體、大腦改造、光學迷彩等漫畫中的「預言」正一一實用化。或許下個十年,人類整體將被迫正視笛卡兒、萊爾等大哲學家絞盡腦汁無法解決的心靈難題。

 

*感謝王躍達和謝伯讓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