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卜洛克組隊,走入愛德華霍普的孤獨風景?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3.29

如果卜洛克組隊,走入愛德華霍普的孤獨風景?

如果卜洛克組隊,走入愛德華霍普的孤獨風景?

《光與暗的故事》這本書,完全是無心插柳的結果。

話說,某日卜洛克和經紀人丹尼.巴羅(Danny Baror)聊到畫家霍普的代表作:《夜遊者》(Nighthawks),兩人都覺得這幅畫「非常有戲」,經紀人便提議找一票同樣喜歡霍普的作家,一人以一幅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然後由卜洛克擔任主編。

這個點子果然引起熱烈的迴響,除了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麥可.康納利等十幾位天王級作家外,卜洛克自己當然也貢獻了一篇新作。

這樣堪稱史無前例的小說集是如何誕生的?相信很多讀者非常好奇卜洛克擔任主編的過程,也想知道更多幕後花絮。臉譜出版特別邀請喜愛霍普、亦是卜洛克粉絲的作家李屏瑤,為大家越洋採訪。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卜老的幽默回答——

 

如果卜洛克組隊,走入愛德華霍普的孤獨風景?

Q:這本選集圍繞著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而成,您第一次見到他的畫是什麼時候?為什麼如此特別?

我不確定第一次看到霍普的畫是什麼時候,倒是記得一九七六年時在紐約的惠特尼美術館看過霍普的展覽。之後數年,我一直注意這個藝術家,對他的作品也非常有共鳴。

Q:您在專欄裡提到,當這個選集的想法產生,您立刻花了幾小時擬出夢幻名單,發出邀請函,這個名單是如何產生的呢?

首先,我想邀請我有信心能寫出絕佳故事的作家,再來,因為想營造出足夠的商業吸引力促使出版商支持這本書,所以邀請了那些鼎鼎大名的作家,好確保這本書能締造佳績。

Q:選集是以一幅畫加上一篇小說的方式呈現,哪位作家寫哪幅畫是怎麼決定的。有沒有發生大家都對同一幅畫有興趣的狀況?

作家們自己選擇畫作,只要有一人先挑中了某幅,其他人就不能重複選了,不過我的確保留了其中一幅,因為我知道麥可.康納利筆下的角色哈瑞.鮑許(Harry Bosch)和《夜遊者》有特別的關係,因此希望麥可有興趣為此畫寫篇故事,我也很開心他答應了。

Q:您自己寫的是「秋天裡的自助機器用餐店」,從一個坐在餐館桌邊的女人開始。這篇故事關於食物,關於餐具,關於計算,有很多細節,看完會令人想吃甜食。如果讀者剛好坐在餐館讀,女人的形象就像從畫作走出來,成為鄰桌的客人,這篇故事最初是怎麼成型的呢?

噢,我不知道耶,我喜歡這幅畫,時常想到,然後靈感就忽然冒出來,不過我覺得你說這故事讓讀者想吃甜食很有趣,或許出版社可以推出《光與暗的故事》聯名蛋糕和餅乾,隨書一起銷售……

Q:面對這麼多有趣的作者,如果作者沒能按期交稿,您會催稿嗎?在編輯時會更動字句或是給作者建議嗎?

有位作家因為個人因素必須中途退出,不過其他所有人都準時交稿,這很棒,因為我這人的個性是不太願意去騷擾別人。我的確鼓勵其中一位作家稍微精簡故事,但除此之外我想不起有更動過任何其他文字。

Q:您提過做選集是「一個作家為了逃避寫作而做的事」,那對您來說,為了逃避寫作,通常還有哪些選擇?

看電視、玩電腦遊戲,還有睡回籠覺。

Q:您在專欄裡談過另一本選集《闇夜街燈》(Dark City Lights),計算過整體收入後,您的時薪是0.42美元,見到這段敘述令人吃驚,您會精密紀錄工作時間嗎?通常您的一日時光會是怎麼分配的。

不會,那個數字只是大概而已,一種暗示這本書對我來說賺不了什麼大錢的方式,我也不敢想像要記錄工作時間,因為這會讓我覺得,我在那些可稱之為「工作」的事情上所花的時間其實少之又少。

Q:您覺得擔任主編最開心的事與最頭痛的事是什麼?能不能給嚮往編輯工作的人,以及正在從事編輯工作的人一些建議。

我沒有建議。擔任《光與暗的故事》一書的編輯最開心的就是能親眼目睹一本美麗的書誕生,我獲得非常多肯定,而這歸功於我想出了個好點子以及找到許多好人幫忙。

Q:之後有沒有進行其他選集的計畫?能不能透露一些?

其實,我目前快完成另一本選集了,《光與暗的故事》續集,書名叫做《形與色的故事》(暫名)(Alive in Shape and Color),這次請作家們挑選了另一位藝術家的畫作,《光與暗的故事》夢幻名單內的多數作家都回鍋創作——此外還有David MorrellThomas PluckS J Rozan,和Sarah Weinman。畫家名單包括梵谷、馬格利特(Magritte)、克里弗.史提爾(Clyfford Still)、高更、巴爾蒂斯(Balthus)。這會是很有分量的一本書,美國的Pegasus出版社預計在今年十二月出版。

 

 

其他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