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可360度閱讀的藝術品 ──專訪法國立體書大師、紙藝藝術家菲利普 UG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7.3.24

創造可360度閱讀的藝術品 ──專訪法國立體書大師、紙藝藝術家菲利普 UG

創造可360度閱讀的藝術品 ──專訪法國立體書大師、紙藝藝術家菲利普 UG

菲利普 UG是法國紙藝創作先行者,作品包含立體書與紙藝玩具、空間裝置等,曾為高堤耶(註1)製作兩公尺乘三公尺的立體紙藝,二○一二年與作家西卡(註2)合作關於薩德侯爵的《Sade UP》(註3)引發話題。其四本立體書即將於台灣出版(註4),同時出席二○一七台北國際書展,為台灣立體書市場注入有別於英美的法式藝術性。


一身深色衣著的菲利普 UG,斜背的藍綠色Freitag帆布包十分顯眼,包緣起了毛邊,是使用多年的痕跡。一坐定位,菲利普 UG連忙打開包包仔細翻找,拿出一份份牛皮紙袋,逐一打開,裡面是製作中的新書草圖與模型,他自顧自的將這幾頁草稿攤平,一一拿在手上向我們展示,邊說:「創作不用一次到位,過程中很多東西都髒髒粗粗的,但概念都在這裡面了。」正準備進一步追問製作過程,菲利普 UG的注意力已轉向桌面上四本他的中文版立體書。他翻開《冬日中的木精靈》,拿到一旁壁燈下方,光源穿透立體紙雕,投射樹林枝幹的陰影於紙面,將書左右移轉,陰影隨光線角度變化,紙雕樹林被注入生命力一般鮮活躍然於紙上,作者一邊端詳一邊由衷讚嘆,「好美啊,好美啊」,陶醉的神情與笑容像是第一次見著自己作品印製完成。
創作立體書二十五年,菲利普 UG是開創法國立體書第一人,集寫作、繪圖與紙藝工程設計於一身。其作品多次受邀美術館展出,被藏家和機構收藏。作品種類多樣,在在看見作者的玩心,不難想像其性格活潑、充滿童趣;然而與本人面對面時,發覺他的活力滿點超乎想像,而且非常能自得其樂。剛結束上午書展活動,旋即接受訪問,他要求來一小杯「台灣特有的烈酒」,出版社為他獻上沁涼的58度金門高粱,訪談席間他笑聲不斷,顯得十分放鬆,口譯翻譯的同時他在一旁也不得閒,不停翻玩自己的書,一會兒啜飲一小口酒發出酣暢的聲音。翻閱自己作品的眼神就像小朋友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玩具那樣光亮,彷彿巴不得被縮小燈一照,親自走進由他自己一手打造的立體書世界。

把書當成藝術品去創作

青年時期於巴黎學習藝術,菲利普 UG以繪畫為主軸,歷經七○年代末、八○年代,歐美盛行將藝術從傳統美學中解放出來的後現代、自由形象、新具象藝術風潮,他在九○年代開始立體書設計,期間最關鍵的轉變是他想要「把書當成一件藝術品去製作」,「從我要寫書,我要畫書,到我要用雙手作出一本書」。當時法國尚未有人正式投入立體書創作,他秉持著信念,「 既然書是藝術品,那就應該像創作石雕一樣,用雙手去折、去剪裁,創造出一本書」,完全做中學,從最簡單的二片結合,慢慢到三片、四片,菲利普 UG以藝術品的概念和規格,純手工創作的立體書作品很快受到藝術圈矚目。
「機器人」作為菲利普 UG作品中經常出現的主題,他率直的表示原因無他,「因為大部分的作品每一刀、每一筆都是自己手工切割,而機器人的造型都是直線,直線比曲線容易切」,語畢引起哄堂大笑。菲利普 UG在影像上大膽實驗幾何、手繪、科技像素、街頭藝術、自由形象等前衛視覺語彙,使他的立體書創作每一本都別具新意,更具藝術價值,即便同為機器人也能展現相異的美學風格。
他笑稱自己早期根本是用一招半式闖江湖,而這句話的背後蘊含他所主張的立體書創作要點在於,「故事、圖像、紙藝相互融合,而非往上加疊」。
有時是故事帶動創作,有時是圖像,有時是紙藝工程,三大元素缺一不可,菲利普 UG將其靈活運用,每本書的創作過程不盡相同。入選抒情愜意數位科技藝術中心( La Gaîté lyrique )展覽的《快樂鳥》是以「圖像」帶動整體創作,全書皆以數位軟體製作;他透過長期對鳥類的觀察,將鳥的形象設計成曲線,以數學計算曲度,並以繪圖軟體Illustrator製作向量曲線。「 完全是從一個概念出發,全部的圖案都是用這個曲線組合出來的」,翻開書中鳥兒翱翔天際的頁面( 見左頁上方右圖),他說:「這頁只不過由二張紙結合,不需要花多少錢就能達到優雅的感覺。」菲利普 UG的獨創性也影響法國立體書成為藝術潮流之一,「法國立體書從開始就是以藝術品為其定位,與美國立體書強調技術的呈現截然不同」。

受柯薇塔奶奶、庫巴斯塔的影響

菲利普 UG的立體書啟蒙是台灣讀者暱稱為「 柯薇塔奶奶」 的捷克插畫家柯薇塔. 巴可維斯卡( Kveta Pacovska )。她的立體書結構簡單且數量不多,幾乎十年才出一本,但每一次都讓菲利普 UG讚歎不已。自一九九○年開始,菲利普 UG獨力繪圖、切割、絹印,製作網版印刷立體書藝術品,作品進入藝廊展出,或給藏家收藏,每本限量一百到一百五十本,倘若以一本五頁計算,他默默算著自己二十五年來耗費多少手工心力,笑著嚷嚷,「 這是神經病才會做的工作!」
早期除了以紙作為媒材創作立體書,菲利普 UG也進行其他媒材的藝術創作,直到二○○二年接觸捷克立體書大師庫巴斯塔( Vojtech Kubasta )的作品,遂決定效法庫巴斯塔,這輩子只專注在立體書與紙藝創作上。國內立體書收藏達人楊清貴表示,庫巴斯塔擅長以2D手法創造3D效果,作品美學有濃濃的波西米亞舞台風格;當楊清貴第一次翻閱菲利普 UG作品時,其以簡單的結構所呈現出來的立體效果,讓他馬上聯想到庫巴斯塔。菲利普 UG自豪的表示,自己和庫巴斯塔一樣都是一個人創作;他們都認為技術不是那麼重要,藝術性才是。《 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中有一個小細節是菲利普 UG向庫巴斯塔致敬的設計,不曉得內行的讀者會不會發現呢?
另一位影響菲利普 UG甚鉅的藝術家是歐普藝術( Op Art )代表人物,匈牙利裔法籍藝術家瓦薩雷利( Victor
Vasarely )。菲利普 UG受其啟發之作品在藝廊展出後,原本有意在二○○六、二○○七年製作立體書,但當時的
歐美有大批藝術家投入紙藝創作,他決定暫緩計畫。直到二○一二年和瓦薩雷利的後代相識,一拍即合,《 Popup Op-Art : Vasarely 》於二○一四年出版,透過立體紙藝,將瓦薩雷利扭動、錯視的視覺效果和所營造的空間幻象具體化。

注重生活敘事,打破閱讀習慣的立體書

自十年前立體書崛起迄今,菲利普 UG認為當前的立體書較以往更著重敘事。《 冬日中的木精靈》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源自三、四年前一場法國的冬日暴風,菲利普UG居住鄉村,家門、道路都被倒下的樹擋住了,為此他生平第一次買了電鋸使用,不停清理倒下的樹,和木頭有了很深的感情,於是發想了這個木精靈期待冰雪融化,大地復甦的故事。
近五年開始與出版社合作,不再只是創作立體書藝術品,而是面向大眾出版立體書。「 看我的書要打開,全開或半開,一本書打開就像一個人張開雙臂。而且不只看文字、圖片,也要看陰影」,他強調,立體書沒所謂正面、背面,一定要打破既定的閱讀習慣。可以將書拿到齊眼睛水平的位置透視,或如全知者一般俯視書頁,將手上的書三百六十度轉動進入閱讀。只要手上有立體書,他幾乎停不下翻玩,不時咯咯笑著,好似屢屢有新發現。於書展對談時楊清貴問到:「 你的內心是否住著一個大男孩?」菲利普 UG大笑說:「 這還用說嗎?我就是一個大男孩!」


註1 —高堤耶( Jean Paul Gaultier)
法國時裝設計大師,創立同名高級服裝訂製品牌。二○○三年到二○一○年間,擔任法國著名時裝及奢侈品品牌愛馬仕設計總監。
註2 —西卡( Frank Secka)法國籍兒童文學作家。現居巴黎,於藝術學校教授寫作、策略企劃及動畫設計。曾執導系列動畫《 Turkish Delight》及創作與菲利普 UG合作
的立體書《 Sade UP》。
註3 —薩德勃起《 Sade UP》
西卡與菲利普 UG合作的立體書。二○一一年於法國出版,以十八世紀情色作家薩德侯爵( Marquis de Sade)經典之作《 索多瑪一百二十天》為主題,結合紙雕藝術、立體模型與插畫,大膽挑戰限制級畫面,在歐美引起熱烈討論。
註4 —《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冬日中的木精靈》、《快樂鳥》、《蝴蝶的祕密花園》菲利普 UG今年將陸續於台灣出版的四本立體書,由臺灣麥克出版。

文章標籤

其他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