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讀者,歡迎少女夏綠蒂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6.12.26

親愛的讀者,歡迎少女夏綠蒂

親愛的讀者,歡迎少女夏綠蒂

這本《親愛的夏綠蒂》,是台灣紀錄片職人丁雯靜,近期有關青春期女兒成長歷程的力作。台灣的紀錄片界,我所熟識的除了蔣顯斌之外,就是丁雯靜了。紀錄片拍攝,是影視圈冷門小眾且寂寞的行業,他們拚命為這世代留下記錄,為過往的歷史整理脈絡,但卻不被這世代的大眾所熟知、甚至關注。也因此,從事這行業,是需要某種程度的使命感,而她就是有著這麼一股俠女性格的紀錄片專業職人!

詳讀了這本《親愛的夏綠蒂》,我這才驚覺,丁雯靜除了拍攝紀錄片時知性冷靜的思維外,竟還有豐富感性的筆觸。而這本《親愛的夏綠蒂》除了著重在描述她處於青春期的大女兒,其叛逆的行事作風,與獨特的情感態度,也有部分側寫她自己成長經驗,與從事紀錄片心路歷程,是一本情感面相當豐富的著作。

在收到書稿,當書名映入眼簾之際,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是著名作家龍應台那本《親愛的安德烈》。然後在拜讀完整本書後,我依然還是想到《親愛的安德烈》這本書,因為這兩本書彼此間的相異與相同之處,頗耐人尋味。

首先來談這二本書相異之處:《親愛的安德烈》是龍應台與兒子安德烈,母子間書信往來之作,且未集結成書前就已刊登在《南方週末》的專欄上,是家龍應台與兒子安德烈歷經三年多所共同著作而成;而《親愛的夏綠蒂》,則由丁雯靜以一年多的時間採訪女兒書寫完成。再則《親愛的安德烈》是日記式的書信體,且是很明確的第一人稱寫法;但《親愛的夏綠蒂》很特別的是,其人稱觀點常常轉換,因為它一下以第一人稱「我」(丁雯靜自己)為出發,一下子跳到第三人稱在旁觀「他」(夏綠蒂),然後細膩的描述夏綠蒂所面臨的人事物,此人稱觀點的跳接寫法對我而言饒富趣味。還有這二本書所討論與觸及的事物,也有所不同,雖說處於青春期的安德烈,其感情上的困擾及不確定性與夏綠蒂沒什麼兩樣,但兩本書所關注的內容,還是有所不同。譬如種族的身分認同、信仰、文化,跟美學的探討,此部分自然是因為龍應台話題上的引導,以及安德烈身為中德混血兒本質上的不同,題材相對上較為廣闊,某部分的書信內容偏重理性探討;而《親愛的夏綠蒂》則偏重與集中在青春時期的夏綠蒂,在感情、交友,與學業等真實生活所面臨的問題,以及丁雯靜個人之所以會進入紀錄片領域的歷程回顧,並因而溯及其孩童時期的成長,字裡行間較為感性。以上這些,是此二本書不同之處。

《親愛的夏綠蒂》與《親愛的安德烈》相同之處則在於:書的內容同樣都是母親與子女相處的生活點滴,與情感交流。兩人的孩子在成書階段,也都是正處於青春期,差別在安德烈屬於後青春期(18歲至21歲),而夏綠蒂則剛進入青春期(13歲至16歲)。所,以這兩本書都有相當的篇幅,在描述此時期的孩子所面臨的情感(包括愛情、友情、親情)困擾。還有此兩本書的母親作者,都是擁有高學歷的知識分子,丁雯靜是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研究所碩士,而龍應台在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後,赴美國求學,最終獲堪薩斯州立大學英美文學博士。但相同的是,她們初期面對青春期的孩子都束手無措,於是,龍應台在歷經與18歲的安德烈相處卻無話可聊時,規定他往後每個月以書信與她溝通交流,維繫母子間的情感;而丁雯靜則一路陪著夏綠蒂考上高中後,為她那不愛死讀書,卻擁有繪畫天份的女兒籌辦個人畫展。安德烈與夏綠蒂這二個孩子,一男一女,一個早熟拘謹,一個叛逆隨性;一個書信往來間,開頭都是正常的寫MM(媽媽),一個在家直接叫母親的名字“丁雯靜”。雖說都是青春期的孩子,但兩人之性格南轅北轍,像處於不同世界的人,而相同的是,兩人都顯露出其獨立思考的能力,與積極探索未來的熱情。 

這本《親愛的夏綠蒂》,雖說主要為描寫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夏綠蒂在家庭與學校及朋友圈中所發生的故事,但我以為並沒有閱讀上的年齡層建議,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或家中有青春期兒女的父母,當然是第一順位的閱讀群。但已離開青春期的人,還是可藉由夏綠蒂的青春故事,回顧與對照屬於自己的青澀年少,因為這位慧黠中帶點頹廢,叛逆中帶著思考的夏綠蒂,其種種行徑,每每讓人不禁莞爾。另外,《親愛的夏綠蒂》的章節裡某些關於夏綠蒂與豪太同學交往間的生動描述,如同小說情節般的引人入勝,頗具戲劇性,或者說夏綠蒂本身的性格就極富戲劇性,她與豪太同學間的分分合合,可謂峰迴路轉,戲劇張力十足。或許,有朝一日可將其發展成小說體的全知觀點,寫成一本《少女夏綠蒂》,對此,我可是樂觀其成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