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柔縉╳ 閱時代好日曆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6.12.20

陳柔縉╳ 閱時代好日曆

陳柔縉╳ 閱時代好日曆

「閱時代好日曆」根據陳柔縉的四本作品,抽絲剝繭取出精華,搭配趣味橫生的宜/忌小叮嚀,在新日子閱讀老台灣,呈現出新舊交替的趣味。本期【提案】專訪陳柔縉,與讀者聊聊,她是如何轉化整理這些龐大史料?

寫作日本時代的常民生活史前,陳柔縉寫了十五年的政治評論,她接觸到許多跨越日治與戰後時期的重要人物,這些人不分色彩黨派,在處事態度上,都受著日本時代很大的影響,「日本因素一直是台灣的分歧點,所以很想了解那個年代。越深入才發現有越多東西待被發掘。」於是,從《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到《廣告表示》,陳柔縉細細爬梳龐大的一手資料,一本一本揭開日本時代的生活樣貌。而隨著研究過程她拉出越來越多線頭,寫作便難以止息,例如,她手邊正在進行的計劃,便是因《宮前町九十番地》輾轉而來:「某一天,朋友傳來《宮前町九十番地》傳主的相關照片,我便前往照片擁有者的家中採訪,才發現擁有者的阿公留了很多東西,其中,一本筆記本上面蓋滿了商店自製的紀念章,大概有兩百多個。」


以這批印章為例,陳柔縉分享了她做研究的步驟:首先,她將這兩百個章編號製表,再比對當時的商店名錄,或者查閱工商地圖,確認店家坐落的位置。或在《台灣日日新報》資料庫上檢索,發現更多故事。透過故事,讀者更能感覺這些物件的生命。然而,資料來源不一且駁雜,陳柔縉如何分類建檔?她拿出一疊名片大小的卡紙,小卡上列出檢索項目(例如馬路)、來源出處,以及幾個簡單的關鍵字。這是她一邊讀資料一邊筆記而建立的資料庫。「彙整之後,我再翻著這些小卡,一些歷史資料的圖像就能夠浮現。」


陳柔縉謙稱自己並不是研究者,而是作為中介將資料介紹給讀者,她手上的資料庫隨著幾本書完成越來越龐大,許多也還押在箱中尚未處理。談及這些心血集結的資料圖像,被衍生成「好日曆」一類的文化產品,陳柔縉表示樂見其成:「我一直希望自己的書可以成為任何戲劇或小說的參考,若可以被利用、推廣,任何方式都很好。」然而,她話鋒一轉,拋出了小小的震撼彈:「做完紀念章,我想要完全轉到另一個領域,完全脫離非文學,可能朝歷史小說的方向試試看。」


陳柔縉 Profile
雲林縣出生,台灣大學法律系司法組畢業,曾任政治線記者, 現為作家,專事歷史寫作。

其他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