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尋常最奇崛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6.11.11

看似尋常最奇崛

看似尋常最奇崛

黃麗群卓爾不群,言語文字同樣犀利,更且能吃,吃得一口好菜!每回聚餐,吃啊吃,她總能點檢某菜之長或短,如何好為何壞?三言兩語一篇道理,精準無人能比!她又不下廚,到底「群是如何煉成的?」友人皆納悶,直到拜見了黃媽媽,吃過「九娘宴」之後,方始恍然大悟。

九娘者,99的娘;99者,麗群外號也。

宴是家宴,涼菜、熱菜、水果、甜點,一應俱全。黃媽媽邊在廚房忙,一心照顧二爐,兩手同時搞定三樣菜。送菜上桌,順便還跟吾等聊上幾句:「瓊瑤最好的還是《窗外》,皇冠版高陽味道比較對!」黃媽媽一直是女文青,雜書閒看數十年,一開口便自不凡!

詳細菜單多已忘,很家常的家常菜,無非涼拌大頭菜、小蔥拌豆腐、雪菜百頁、滷牛腱、蕃茄蝦仁炒蛋、蒼蠅頭……等,一般館子都有,要說功夫,也就是「扎實」兩字,不偷工不減料,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都不讓混進來。眾人大吃大喝,也沒多讚嘆,一口接一口,邊吃邊瞎扯,一下子吃光光了——當時只道是尋常,如今回想,這不就是「吃飯」嗎?吃個便飯,吃我媽媽煮的便飯,這多平常!惟今日此時,這年~頭兒都變了,那可真是難得,尤其能讓頂港下港本省外省好幾家的小孩,無不一口咬定是「媽媽的味道」的話。

彼日,有拿手菜兩種:東坡肉與大蒜馬頭魚。東坡肉乃因我而有,光榮之至!我愛吃肉,紅燒肉,台式魯肉、客家封肉、上海紅燒肉、東坡肉……,舉凡可大塊吃肉者,皆討我歡心。少年時曾發願,日後做得了主,必定完成一個心願兩件事:吃遍台灣滷肉飯、華人紅燒肉。黃媽媽東坡肉到底如何?作法果有特別之處?似也無。不過以我曾吃過一小盅據說就得100塊人民幣、號稱「純正古法東坡肉」的老嘴大啖之後,論肉質論滷汁論層次論細膩論餘韻,黃媽媽明顯勝出,它者不待多言矣。

至於大蒜馬頭魚,我向不嗜魚,更不懂欣賞,嫌腥。惟當夜竟也伸筷與人猛爭魚。原因無它,大蒜燒得魚腥幾無,加上魚特新鮮,入口Q嫩,湯汁飽滿,吃了一口還想一口,最後連大蒜也一一揀食入肚。這兩樣是拿手菜,黃媽媽拿手菜多多,兼且熱情好客,可惜後來我自忙廢了,無緣叨擾,一一嚐遍,誠然人生一大恨也。

黃媽媽的菜,到底好在哪裡?粗疏如我,也難說得清楚。但每次吃,尤其她的燉湯,譬如蓮藕排骨,總會讓我想起《雅舍小品》裡,梁實秋先生回憶戰時重慶歲月,他家的蘿蔔排骨湯特別受歡迎,許多人前來取經,梁先生半開玩笑地說:「多放排骨,少加蘿蔔,少加水」就是了。此話重點,無非「到位」兩字,食材到位,步驟到位,火候到位,時間到位,絕不打折扣。這在昔日,很是平常,煮飯炒菜都應該這樣。如今卻不盡然了,大家求快求出名,總是強調「撇步」,彷彿真有什麼祖傳秘方才叫好。黃媽媽說菜則不然,舉重若輕,翻來覆去,提醒囑咐強調了半天,本質也就是「老實」兩個字,堂堂正正作人,老老實實做菜,這是老派風格,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

黃媽媽做菜說菜,不僅生活之菜,更是生命之菜,每一道都蘊含數十年歲月的英華浮沈。別的書,跳過序文,直接進入內容無妨;這本書,學做菜之前,你一定要先看看序文,讀懂黃媽媽這個人,然後你才會知道,這些菜,「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大大值得學啊!

 

(本文內容取自傅月庵臉書)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