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一種溝通的特權 —專訪葡萄牙法朵女伶泰瑞莎.薩古耶蘿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6.10.14

音樂是一種溝通的特權 —專訪葡萄牙法朵女伶泰瑞莎.薩古耶蘿

音樂是一種溝通的特權 —專訪葡萄牙法朵女伶泰瑞莎.薩古耶蘿

應「2016世界音樂節@臺灣」 的邀請,前「聖母合唱團」( 註1) 主唱、來自葡萄牙樂壇的國寶級女伶泰瑞莎.薩古耶蘿( Teresa Salgueiro ),帶著她在台灣發行的新專輯《 O Mistério 》 與個人樂團,將於十月廿二日的夜晚登上大佳河濱公園的舞台。一九九四年由文溫德斯所執導的《 里斯本的故事》(註2)音樂電影,讓泰瑞莎.薩古耶蘿獨特又迷人的嗓音聞名於世。她回憶說,當時能加入「聖母合唱團」除了是美夢成真,也讓她自己往後的生活完完全全奉獻給了音樂。此次《提案》越洋採訪之際,正值泰瑞莎於芬蘭演出,且讓我們跟著踏上她優雅且趣味橫生的音樂旅程,一窺她跨國界、跨領域的樂曲人生。

因為懷抱著愛,我會一路唱下去

從小,我就一直對唱歌充滿熱情,時常唱給周遭的朋友聽,也曾短暫在一些商演空間駐唱。當初被邀請到「聖母合唱團」參加試演之後,便開啟了往後長達二十年的合作經驗。在「聖母合唱團」時,我擔任的角色其實是一名主唱、是詮釋者,雖不參與作曲或作詞的工作,但或如團員們所
說的,「我是創造歌曲的靈感」。我們去了許多地方旅行,認識不同文化,也不斷的加深各種元素並投入到我們的音樂中,某種程度上,我自己學習到不少事情,例如:我開始明白不喜歡什麼、又比較喜歡什麼。而在練團與長時間的巡演中,也提供給我新的挑戰及歌唱技巧的處理方式,
長期下來,這紮實且充分的學習過程促使我可以像現在這樣,勇敢追求想要嘗試的音樂,甚至激
發出創造音樂的方法。

葡萄牙民謠法朵,人們真實的靈魂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家裡那台收音機總是開著,緩緩流瀉出父母親所喜愛的古典音樂、葡萄牙的流行音樂,以及七、八○年代的作曲家和葡萄牙傳統民謠法朵(註3)作曲家的音樂等,甚至還有來自巴西的歌曲,種種的混合與融會,就像一場音樂嘉年華般熱鬧。還記得我十六歲時,被一張名為《 Abandono 》的唱片所深深感動,透過歌手Amália Rodrigues(註4)深具魅力的吟唱,不自覺就跌入她所綻放的嗓音、個性以及力量,也從中獲得對於法朵的繆思。對我而言,法朵是一種非常獨特的音樂,乘載了豐富及趣味的傳統,同時在愉快又沉重的情緒中,帶著強烈的戲劇性。而讓我跟法朵緊密聯繫的啟蒙,就是Amália Rodrigues的作品。
法朵不僅是我創造新風格的靈感來源,它的音樂元素也經常出現在我的工作裡。聆聽法朵,就像諦聽一個人急促的表達一些內心再不能隱瞞的話,包括情緒、感受或想法等,在與法朵耳鬢廝磨的互動中,我反而更能理解那才是身為一個人所存在的真實靈魂。我相信法朵已激發了許多葡萄牙人和全世界的聽眾,即便到現在,它也仍持續啟發著我,供給源源不斷的靈感。
葡萄牙的土地雖小,卻有著很長的歷史。葡萄牙人從古老以前就會遠行到別的國度,邂逅新的文化並帶回家鄉。在葡萄牙正式變成一個國家之前,這裡已經保有許多種文化所留下的傳統和生活方式。在這些養分的浸淫之下,也影響了我看待音樂的態度與觀點,我總是期望能透過這些面向,運用更多元的素材去創作與表達。

語言力量強大,才能說唱出真理

我熱愛音樂,也深知音樂是一種具有特權的溝通方式,能傳遞最深沉、最真實的意涵。我喜歡聽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譬如來自不同文化和國家的在地曲風,若能親臨現場聆聽他們的音樂會演出,更能從中領略那些獨特文化的特質。舉例來說,巴西音樂是由葡萄牙文演繹,亦帶有葡萄牙文化的軌跡,再加上巴西原本就有來自非洲和義大利的文化一起交會、融合,每每都能觸動我的五感。又或像是拉丁美洲,在那裡每個國家的人民都遭遇到來自歷史或政經現狀的痛苦,他們已為了生存而鬥爭很久。是故,他們創作的詩和想像都頗能貼近我心,儘管他們正處於受苦的狀態之下,但拉丁美洲人,特別是墨西哥人,他們的音樂卻都能讓我清楚接收到一股洋溢感動的喜樂。
其實,生活本身也好,或我們在生命旅程中所迸發出的情感也好,統統都是豐饒的靈感來源。當我在創作時,會盡量選擇能勾起大家情感的相關意象。至今為止,我聽過很多不同的音樂類型,這些由音符和樂器所組成的聲音,都被我用大腦記錄下來。所以當我開始著手創作時,那些保存在腦海中的經驗就是我創新的出發點。而另一種靈感,則來自創作從無到有的過程。對我而言,
寫歌詞和編曲是相連的,歌詞能夠和我想傳遞的主題匯流,變成一個很有力量的音樂創作。正因語言的力量強大,能夠通徹的說出與唱出有深度意義和真理的主題,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生命巨大的奧祕中,我們都是夢想者

今年,風潮音樂在亞洲推出我的專輯《 O Mistério 》,透過這張唱片,我主要想傳遞給聽眾的其實就是專輯名稱所說的「奧祕」。歌詞講述的是有關人對於生命奧祕的沉思,而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奧祕。不論我們如何詢問、調查或探討,它永遠是個無法了解的奧祕。於是,當我們知道這一點並接受事實之後,反而可以清楚
明白我們在這方面有多麼渺小、多麼脆弱。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正由於我們有創造和改變世界的能力,所以我們也掌握著強大的潛力。
製作這張專輯時,我常思考著,人們活著是為了過得愉悅,並且產出快樂去消除掉生活中或多或少的不快樂。在這樣的循環中,我們每個人都能逐漸變強壯,對抗著那些造成他人困頓或不幸的因素。也因此,大家本質上都可能是一名創造者,也是一名夢想者。
回首二○一三年,我曾跨海來到台北的國家兩廳院舉辦「神祕之聲演唱會」。那晚,現場聽眾回饋給我們的掌聲與熱情,讓我印象深刻;而這場美好的演出經驗,也讓我在心中決定了爾後必定要再訪台灣。今年,收到「2016世界音樂節@臺灣」的邀約時,除了備感榮幸,也非常興奮能夠踏上這個雲集各國優秀音樂家的舞台,更期待這樣的演出會是一段對我、對團員以及對聽眾來說,都能留下愉悅的秋日時光。
這幾年,與我一起巡演的團員們,大家都變成很親密的合作夥伴。他們對待音樂和生活的不同觀點, 以及我們之間的合作模式,例如:一起激盪原創音樂和現有歌曲的改編等,都一再鼓舞與啟發著我,使我有毅力繼續完成夢想。此次演出, 我們主要會聚焦演繹《 O Mistério 》這張專輯,及現在正在進行的《 O HORIZONTE》計劃。另外,也將會演唱《里斯本的故事》、「聖母合唱團」時期的歌曲,希望一饗歌迷的耳福。

註1 —
聖母合唱團( Madredeus)
葡萄牙知名樂團,於一九八五年成團至今,以融合傳統法朵和現代民謠的曲風廣受歡迎,長年巡演國際,累積唱片銷量逾五百萬張。
註2 —
《里斯本的故事》
一九九四年由德國名導文溫德斯執導上映之電影作品。「 聖母合唱團」除了製作電影配樂亦參與演出,導演更以配樂為背景編寫出劇本大綱。
註3 —
法朵( Fado)
原為命運之意,約十九世紀起流行於葡萄牙的傳統民謠。由葡萄牙吉他和西班牙吉他所演奏,曲風充滿抒情、哀傷與悲愴,故也被稱作「悲歌」。
註4 —
Amália Rodrigues(1920-1999)
被譽為「 葡萄牙的聲音」,是廿世紀最著名的法朵歌后,生涯累積逾一百七十張專輯,在她的演繹之下,法朵音樂得以傳向歐洲各地。

其他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