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寵物先生的傳接球:談合著作品《S.T.E.P.》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15.3.13

我和寵物先生的傳接球:談合著作品《S.T.E.P.》

我和寵物先生的傳接球:談合著作品《S.T.E.P.》
【作者簡介】

陳浩基,香港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二○○九年以短篇〈藍鬍子的密室〉獲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兩年後以長篇《遺忘.刑警》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二○一四年出版警察小說《13.67》,並獲2015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另著有《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倖存者》、《氣球人》、《魔蟲人間》、《大魔法搜查線》等等。


筆者近日出版新書,比較特別的是,這次我只是「二分之一個作者」。作品叫《S.T.E.P.》,由皇冠文化出版,作者除了在下外,還有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寵物先生。這回我不是想談作品內容,而是想聊一下創作背後的經歷──尤其這次的情況比較特別。

一部小說封面有超過一個作者名字,通常有兩個可能。第一個是「合集」,即是由兩位或以上的作者每人交出一篇或多篇短篇,組成一本著作。這種短篇集可能沒有任何主題,就是出版社想找個方法拼湊一下旗下作家的零碎作品,好讓讀者有一個收藏機會(兼賺一下錢);也可能編輯設下特定主題,叫幾位作家以相同的題材創作獨立的故事,有點像咱們讀書時國文老師的出題作文,完成後便「打包」出版。

第二個可能,則是「合著」,下筆的是其中一位作者,而另一位作者負責設計劇情、人物、大綱等等。這種分工有點像美國的英雄漫畫,美漫的製作往往有兩位主力,一位負責編劇,一位負責繪畫(其實繪畫會再分成兩位,此處不贅),只是在小說上「圖畫」變成了「文字」。

這次我和寵物先生的合作,卻不是上述任何一種,而是介乎兩者之間,做法更複雜的協同創作。

我想不少人聽過或玩過「故事接龍」,自從網路興起,這玩意比以前更容易實行。「故事接龍」讓每位參與者輪流撰寫一句(或一段)文字,拼湊成完整的故事,但由於每個人的想法不同,成果通常變得很好笑,比如開頭是俊男美女的華麗邂逅,結局卻演成硬科幻的外星種族滅絕大戰。這回我們做的正是類似的形式,可是每人寫的不是「一小段」,而是「一個完整篇章」。《S.T.E.P.》由一篇序章、四篇正章和一篇終章組成,這六個章節,就是我和寵物先生玩「接龍」的結果。

當然,單純玩「接龍」只會讓故事失控,我們可不能讓男女主角從邂逅演變成外星人殺人事件(嗯,雖然這點子看來蠻有梗的),所以在創作期間我們會就著對方的劇情交換意見,調整自己的篇章內容。這種方式叫「Reactive Writing」,我找不到中文名稱,大概可以叫作「反應創作」吧。「反應創作」是一種層遞式的協同寫作方法,舉個例子,A寫好第一章後,B接著寫第二章,然後A看到B的第二章的某些情節,再更動第一章的某些段落,令第一章和第二章有更強的連繫性(而B之後會因應修改了的第一章再修整第二章)。這次我們做的便是這個了,不過我們做的不只是兩章,而是連同序章和終章合共十六萬字的六個部分,中間有著多次的調整修改。

也因此這部作品拖了好久才完成。最初我向寵物先生提出合寫的邀請,是二○一一年九月我剛獲得第二屆島田莊司獎後,在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兼2014打狗鳳邑文學獎高雄獎得主《輻射人》作者冷言家中作客時提出的。寵物先生爽快應承,可是我們之後也在忙各自的稿件,合作的事情便丟下了足足一年。在二○一二年年中,因為我陷入了某種寫作煩惱(詳見拙作《13.67》後記),為了調節心情,便抽空寫了一個帶點科幻元素的推理故事章節,然後交給寵物,問他覺得這樣的題材作為合作作品好不好。他讀後覺得OK,於是,《S.T.E.P.》的創作引擎便正式發動了。

而完成時,已是兩年後的二○一四年十一月。

這種寫作方式看似輕鬆(每人只要寫半本喔),其實比獨自創作更花工夫,我跟寵物之間研究故事內容、佈局邏輯、劇情背後精神的信件,加起來恐怕也有上萬字。不過,成果也相對地特別,因為故事上每一個篇章看似獨立,卻彼此互有關連,我倆風格上各異其趣,卻圍繞著相同的主線推進劇情。

作品會獲得什麼評價,我們無法預知(無可否認,這種合作也有其弱點),但至少這是一次與眾不同的創作歷程。推理作家經常尋找具創意的詭計與謎團設計,我想,或者我們可以更進一步──take a STEP forward──在謎團以外探求創意,挑戰不同的形式,發掘更多推理創作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