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推理的世界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14.9.15

沒有推理的世界

沒有推理的世界

 【作者介紹】

知言,台灣台北人,生物學定義上是XX。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以〈Absinthe〉一文得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首獎。


嗙!

好大一聲,震得室內電話座機都飛離了桌面,身首異處命懸一線的孤躺在地。

「這、這、這、這真是太過份了!」

友人C雙手撐著桌面,怒漲的雙眼閃爍著亮紅色的火焰。

「什麼事情太過份了?」

沒停下手邊的文件剪貼及整理工作的我,問著C。

「批踢踢上的一篇波文,寫的實在太過份了!」

C抓著筆記型電腦,恨不得把螢幕拽下來似的。

「批踢踢?呵呵!」我笑著,「俗話說,『跟鄉民認真就輸了』,妳跟鄉民的波文生氣個啥子勁兒阿?」

「如果是什麼藍蛆蛆、綠吱吱、網軍、八卦的,那的確認真就輸了。可是這篇不是啊!我念給妳聽,聽清楚了:」C看著電腦螢幕,滾了滾滑鼠,開始朗誦著,

「為什麼台灣沒有推理小說呢?每次去書店,想找推理小說來看,看來看去,不外乎福爾摩斯、克莉絲蒂、橫溝正史、松本清張、綾辻行人等,或是東野圭吾、宮部美幸等日本或歐美作家系列。很少看到以台灣為背景的偵探推理小說。是台灣不流行,還是書店不愛賣這類的作品?」

「說的也沒錯啊!臺灣書店的書架上,確實沒有臺灣的推理小說。」我抬起頭,「至少他是問『書店為什麼沒有推理小說』,而不是『臺灣為什麼沒有人寫推理小說』。」

「令我生氣的不是這篇文章而已,還有後面的一堆推文、噓文、評論。」,C滑動滑鼠,「正面的回應是有,有網友回應介紹了幾個臺灣的推理作家,還有幾家有出臺灣的推理小說的出版社,但寥寥幾句而已......」

「我想,那幾個給與正向回應的,應該是臺灣推協或出版社的公關們。」,我咬開口紅膠,往簡報背面糊了一道,「那負面的評價呢?」

「臺灣想寫作的人不愛動腦,寫得不好所以沒出版社願意出。」

「這不算是負面評價。」我翻開水果日報的社會版,拿起剪刀,「出版社看不到市場,所以即便有作品,出版社也不見得願意賭。」

「有,有網友這麼回應,是出版社基於市場及成本考量,所以投資不多。」C點點頭,繼續說,「但是,有網友回應『菜做得不好吃,老闆就不會請這個廚子,哪有廚子不加改進還抱怨顧客不捧場的』、『問題癥結就是不好看』。」

「不好看?」我放下剪刀,拎起綜藝版,「推理小說確實不好看,沒有巨乳、沒有小蠻腰、沒有正妹,沒有爆橘拳、沒有花露水。即便有姦情,也沒有讓人臉紅心跳的性愛場面。縱然每天收到一封信,結尾絕對不是『p.s. I Love YOU』而是『p.s. I’ll Kill You』。縱然開頭是個浪漫纏綿戀情,到了中段,若帥哥不是個變態殺人魔,美女就必然是個黑寡婦。整本故事讀下來,絕對是陰沈黑暗最後來個良心的冷顫,哪可能是個青澀熱血、在雨中狂奔的清新小品。推理小說確實不好看,文句之中又有化學又有物理,還得算數看死者死透了沒,得牢記著哪個人在什麼地方講過什麼話,一個不小心還得好好畫個建築平面圖。好不容易擺脫不好看的教科書了,何必擁抱這種包著大眾小說外皮的社會批判型科普書。」

「也…是…,有個回應說『看不懂推理的書』。」C手指戳著螢幕,「有人說,出書很容易,『出版社不出可以上網公開,或是自費出版』,今天波文的開頭就在討論為什麼書店沒有賣台灣推理。自費出版的書,是要如何鋪貨到連鎖書店的架上呀!」

「我相信他是指作者自費請出版社代印代銷。」我低頭繼續我的剪貼,「否則也只能說,要有貫通上下文的閱讀能力的才有可能讀出推理作品當中的樂趣。」

「有人說臺灣有推理創作,像、像、像,看了很多次還很有趣的古龍的小說」,C吐了一口長長的氣,「那是武俠小說,不是推理小說吧?」

「多數人對於推理小說的認識,是只要有謎團、有陰謀、有解謎、有主謀、有被害者、有兇手,還有個訴說著故事來龍去脈的角色,這就屬推理;有些嚴苛一點的,會要求一定要有死人,一定要有個無所作為的當局,跟一個可以力挽狂瀾、撥亂反正的角色。以上這些,武俠小說都有,所以武俠就被不少讀者歸類為『推理小說』啦!」

「可是,武俠小說跟推理小說,還是有可區別的吧?」

「有歸有,卻容易被讀者忽略。」我喝了口水潤潤喉,「推理小說的核心要求為:犯案手法不得使用未發明的毒藥或科學難以解釋的機器,殺人手法和調查手法必須合理而且符合科學,殺人和調查手法上不能使用科幻情節或存有超自然力量。武俠小說令人著迷的,除了高強的拳腳及江湖義氣之外,就是隔山打牛的內力、神秘的毒藥、飛天的輕功,手掌貼背就灌出去一甲子的功力。這些與推理小說的科學性相抵觸,這就是區別。」

「還有網友說,因為故事已經被歐美日寫爛了,所以台灣沒有發展的空間;因為台灣的作家都不專業,所以沒人能寫。」

「是啊!故事都寫爛了,而且沒有相關專業知識背景,所以我只好在這裡蒐集社會新聞的簡報,還有讀著刑事鑑定及法醫的論文期刊。」

「妳聽了這些,為什麼都不生氣?」C轉過頭來,沮喪的看著我。

「妳真的不需要跟這些網路文章認真。那種『臺灣為什麼沒有推理』之類的主題文章,堪稱是月經文了。」,我笑著看著C,「發表這種文章的人,都是有目的的。」

「有目的?什麼目的?」

「首先,現在的網路搜尋引擎能力高超,只要輸入關鍵字『推理+臺灣』,臺灣有沒有推理,出過幾本,作者有誰,出版社有哪家,各家網友對各種作品有什麼評論,搜尋結果一目了然。又怎麼需要在批踢踢上發表文章呢?」

「ㄟ!對喔!」

「再來,」我走到電腦前,反白了文章中的段落,「專業推理讀者在列舉作品時,要不就條列作者名諱,要不就叫偵探們報數排排站。但,發現沒有?這當中除了『福爾摩斯』,其他都是提及作者。有福老先生跟克莉絲蒂,卻少了昆恩;有綾辻、東野、宮部,卻沒有島田。」

「耶!真的耶!為什麼會這樣?」,C震驚的看著我。

「而且,這篇文章,並非只刊載在與推理小說有關的討論版,還轉發到書籍、小說的討論版面上。」我指著末端的文章資訊。

「所以?」

「所以,這位發文者,發文的目的有二。第一,這是一位年資短淺、非推理類讀者的出版社員工,在幫所屬的出版社進行市場調查,瞭解市場大小以及讀者的閱讀喜好,也可能幫公司尋找推理作者的資訊。」,我指著一條回應文,「你看,這裡跟這裡,不就把臺灣推理創作的寫手唱名了一回嗎?」

「真的!」,C拳頭輕敲著桌面,轉頭又問,「那第二個理由是什麼?」

「第二個理由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滿牆的推理小說以及丟了滿地的社會新聞簡報,「這是一個有創作衝動的推理小說讀者,想知道發表的管道有哪些,前輩或競爭者有誰,看看自己得不得以一創成名天下知。」

「妳怎麼知道?」

「在網路留言板發文問是否有本土推理的創作者,這種的蠢文我也發表過。」,我笑著回答。

「所以這個人飆一堆氣死人的話,目的就是為了出版自己的推理作品。」,C滿足的下結論。

「這只是我的推理而已,」,我雙手一攤,「畢竟,在網路上敢言敢論的都在暗處,所寫的也多是直觀跟感受,沒什麼好當真。把這些波文當真,妳就得有八條命。網路,是個沒有推理的世界。」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