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碎了地堡鏡頭之後—專訪《羊毛記》作者休豪伊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4.3.24

敲碎了地堡鏡頭之後—專訪《羊毛記》作者休豪伊

敲碎了地堡鏡頭之後—專訪《羊毛記》作者休豪伊

撰文│蔡惠儒

攝影│楊雅淳


10年航海歲月因愛情靠岸,他做過電腦技師、建築工、書店店員,自費出版《羊毛記》轟動國際而改寫了書市法則,僅2013年就造訪50座城市、13個國家,為目前31種譯本與各地愛書人相會。

誰能預料生命轉折造就的傳奇?

  微雨陰冷的週六早晨,休豪伊穿著招牌暖綠色短袖與牛仔褲,同版權經紀人譚光磊提早來到現場。其實他的工作更早就開始了。即便在旅程中,經歷25小時漫長飛行、國際書展緊湊排程,他依然清晨4點半起身寫作。喜歡切實領先所有進度,這也是書店工作時光養成的紀律,每日晨起書寫至上班前,當同事午休享受春陽,他在無窗暗室繼續寫。《羊毛記》就誕生於這樣的場景。

 

生命中的茱麗葉

  正如艾倫‧狄波頓新書《The News》所關注,回到陸地定居後他發現我們透過24小時新聞鏡頭、由篩選過的消息建構世界,從非親眼所見,《羊毛記》靈感油然而生。聰明果敢的小說主角茱麗葉是地堡底層電機黑手,在體制森嚴、菁英箝制的霸權社會,一個女性為99%沉默多數看穿真相,是最輝煌的凱旋。

  另一系列Molly Fyde也以鮮明女性為主角,他感性地告訴我們,「數學讓人聯想到男性,但我成長於單親家庭,母親不僅教數學維生、還身兼三職養大三個孩子。」說到讓他靠岸的女人,「我沒有社交生活,妻子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安珀是心理學博士,同樣優秀、獨立而聰慧。對他而言茱麗葉如此真實。

 

獨立出版與讀者關係

  來台前得知國際書展鄰近台北101,他滿心期待體驗地堡人攀爬百層高樓的感受,這率真性情也展露在讀者互動中:他樂於創造驚喜。

  不久前一群書迷以地堡扮裝派對慶祝《塵土記》發行,耳聞後他瞞著主辦人也穿上地堡連身服偷襲會場。5歲小讀者為校園報導來信提問,原本擔心國際暢銷作家連看信的時間都不會有,卻意外接到親約,兩人不但相見,父親同為書迷也受邀參訪亞馬遜。

  他從未忘記身為讀者的心情,所以更想回報快樂與感動。他的真誠率直也與身為獨立作家有關。自費出版直接面對讀者,銷售營收也無人居中,社群與讀者情感獨特深厚,作家也更無私相挺。

  作家的敵人從不是另一個作家,他說,真正競爭對手是臉書、影視、電玩遊戲。「我們是命運共同體,」他熱情不倦地在各平台傳達,「所以更要增加閱讀寫作的人口。」不同於多數作家,他樂見《羊毛記》同人小說誕生。問及待讀書目,訪台旅程結束後他迫不及待看到的,就是收錄中的同人小說,並為之導讀。

 

是作家,也是做書人

  擁抱電子版的同時,聊到紙本製作,他更從行距、版型、頁碼到章節切換,獨立印製的美國版可見他親手佈下的細節;聊到出版,他回顧在亞馬遜崛起,最初以5個分立短篇密集問市是關鍵,如連載與影集延長熱度,也持續攪動期待與話題。

  最初只為興趣而寫,他從未想過因此成名,如今售出電影版權,最期待的不是作品登上大螢幕,而是開拍後可依合約至現場,走進地堡實景中。問及心目中的茱麗葉,他笑答是Lost檔案的凱特(Evangeline Lilly),或莎莉‧賽隆及美版龍紋身女孩魯妮‧瑪拉。

 

從《塵土記》到《潛沙記》www.eslite.com/product.aspx

  當中文《塵土記》在台上市,新作《Sand》(暫譯潛沙記)也在美獨立出版。羊毛記三部曲自高壓體制中掙脫,《潛沙記》的末日則在無政府狀態尋找新秩序,從地堡竄出地平線,從抗拒父親,到尋回父親。

  2014年他依然熱血卻也將有翻轉。除了寫作,他更以自費出版經驗為作家爭取權益,同時將帶領工作坊,讓更多讀者成為作者。多方充實計畫外,他期待找到新平衡,增加陪伴妻子的時光。

  訪談近尾聲,休豪伊電話響起,是電影公司洽談《潛沙記》翻拍權。這位樂觀而踏實的作家站在台北一扇窗前,回過頭的面容有光:「好消息。」


羊毛記三部曲

羊毛記》鸚鵡螺出版,2013

塵土記》鸚鵡螺出版,2014

《Sand》(暫譯潛沙記),中譯本尚未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