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塚敦子:從戰場到核災受難者,為那些沒有聲音的人,傳達他們的聲音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4.2.19

大塚敦子:從戰場到核災受難者,為那些沒有聲音的人,傳達他們的聲音

大塚敦子:從戰場到核災受難者,為那些沒有聲音的人,傳達他們的聲音

  福島核災發生後,許多動物被留在警戒區中,本書的主角KITTY也是其中之一。透過救援志工的協助,KITTY被帶出警戒區,但卻與家人失去聯繫,最後被作者大塚女士所收養。

  幸運的是,幾個月之後,KITTY的家人在網路上發現了他的消息,一家人得以重逢。只是失去故鄉的一家人,避居仙台,因為環境的關係,無法再養貓,KITTY因此在東京大塚女士的家裡定居下來。

  這本書所描述的就是,311那天之後KITTY與家人的故事。卻也是核災之後,許多福島家庭的縮影。越洋專訪大塚女士,談談創作本書的點滴。


Q1、相較於其它討論核災的作品中無可避免的殘忍畫面,在大塚小姐這本書裡卻完全沒有出現,有的竟是青翠的山林、潺潺流水,依然美麗的KITTY的故鄉。這樣的安排,大塚小姐希望傳達出什麼樣的意念?

大塚敦子:核災真正的可怕之處在於「輻射是眼睛看不到的東西」。就算核電廠廢爐,災害也不會就此結束。外洩的輻射在廢爐之後幾萬年都依舊存在,一點一滴不斷地傷害我們的DNA。我想表達出這個事實的可怕。


Q2、這本書裡的照片幾乎都是由大塚小姐親自拍攝,有一部份也是您也親自進入警戒區拍攝的照片。您看到警戒區裡的風景時有什麼感覺?您身處在「看不見的危險」中時,您當時心中的感受是什麼?

大塚敦子:我第一次進入警戒區的時間,是距離事件發生已經剛過了一年左右之時。雖然已經經過這麼長一段無人居住的時間,無人照料的民家庭院裡,卻還是開滿了花,枝繁葉茂生氣盎然,我深刻感受到,就算沒有了人類,自然萬物還是可以淡然地持續她的運作。而且,沒有了人類活動的街道,空氣非常澄清,聽得到的只有蟲鳴鳥叫。夜晚來臨時完全漆黑,所以可以看到非常美麗的星空。身處高輻射區域雖仍有些緊張,但並不覺得害怕。在警戒區渡過的一夜,讓人想像起人類滅絕後的世界,雖然氣氛有些詭譎,但卻感受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平和寧靜,或說是一種莊嚴的心情吧。


Q3、如果將核災與您所曾經去過的戰地做比較,同樣都是人為災難,這二者的共通點和差異點是什麼?

大塚敦子:共通點在於,戰爭和核災都是長時間侵蝕人心、生命,影響人們生活的事件,但也是可以透過人類的意志力來終止的事情。他們的差別在於,核災事故至少還能向企業或是行政機關咎責,具有一些機制讓受害者能得到某個程度上的賠償。但是現代的戰爭,很多並不是國家與國家打仗,而是所謂「與恐怖主義對抗」這種非對等的戰爭或內戰,毫無索賠求償的機制存在。犧牲的人大多不是士兵而是一般百姓,很多人根本毫無發聲的機會,就任由殺害。我想再也沒有像戰爭這麼悲慘不義的事了。

Q4、以來自福島警戒區的KITTY以及他那被迫移居仙台的家人作為主角,想要傳達出核災對於當地人的生活造成了多麼重大的影響。在後記中您也提到,避難人數高達16萬人,許多家庭被迫分居。兩年多過去了,如今KITTY依然生活在東京與您在一起嗎?可否為中文讀者報導KITTY的概況?以及KITTY家人在仙台市生活的現況?

大塚敦子:是的, KITTY 現在還是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們非常疼愛牠,所以牠的家人也拜託我們照顧牠一輩子。KITTY原來的家人中,爺爺和奶奶現在已經離開仙台,回到福島縣,搬到位在IWAKI市的一個臨時住宅裡居住。以前同樣住在大熊町的災民們也住在那邊。還是想離家鄉近一點、想和原來的居民靠近一點,是他們搬回去的主要原因。

  當我聽到他們的這個決定,體會到原本務農的爺爺、奶奶,他們和這塊土地的羈絆有多麼強烈。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只要和家人一起在仙台避難,日子就能過下去的。所以他們選擇了空間狹小、生活不便,但卻能和家鄉保持連結的地方。


Q5、在這本書的後記中,大塚小姐提到本書創作的動機,是希望讀者去思考,為什麼需要興建這麼多座核電廠?核電廠如何改變現代社會?我們每個人該怎麼做才能實現無核家園的理想?等這些重要課題。

這兩年多的時間裡,台灣也出現了非常多的反核論述和活動,在311即將屆滿三週年的前夕,您如何看待日本的反核的行動以及核電,輻射問題(或是台灣的反核議題)?大塚小姐對上述這些課題是否有自己的答案?


大塚敦子:日本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發生至今還不滿三年,但福島的事情卻已漸漸被淡忘。直到現在事件的調查仍不完整,距離整個事件的妥善解決還非常遙遠,政府卻已經積極重啓核電運轉,並出口核電設備技術到其他國家(註1),我對此抱有強烈的危機感。但是,也因為這次核災,有許多人注意到了這個國家存在的許多問題。許多過去不曾參加遊行活動的人,也開始為反核走上街頭,這是日本過去從來沒有過的新轉變,也讓人看到些微希望。

  福島核災事件之後,除了核災的危險性已為市民所知,還有例如資訊提供的草率、中央和地方的不對等關係等等過去常被人忽略的問題,如今都已為一般市民所知。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再視而不見。我們一般百姓不能再以「沒聽過、不知道」含糊帶過。為了改變這個社會,大家必須要用各自的方法和力量有所行動。在我周遭可以看到,許多人以作家或藝術創作者的身分,不斷創造出以福島或是核能為主題的作品,也有很多人持續執著地支援福島居民。選讀與核能發電有關的書給孩子聽,也是一個方式。我想,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誓言「絕不遺忘福島核災」的決心、對現狀不要絕望、並找到自己能為此貢獻一己之力的事。

  在台灣零核、非核的議題廣受討論,也給了我很大的勇氣。我很期待台灣或許能比日本更早一步達成零核目標。

  有關第二個問題(為什麼需要興建這麼多座核電廠?核電廠如何改變現代社會我們每個人該怎麼做才能實現無核家園的理想?)我的想法如下:

  在現今社會尤其像日本這樣(我想台灣也是)發展落後歐美的國家,會希望至少先加快經濟成長,追上歐美國家。日本背負著二次大戰時因原子彈攻擊,國土被摧毀而投降的歷史傷痛,如今更有著相當的企圖,想要利用一樣的武器,核能,來達到經濟成長吧。而實際上隨著日本經濟規模越來越大,對能源的需求也變得越來越大,結果日本這樣狹小的國土上,也蓋了五十四座之多的核能發電爐(註2)。當核電提供出豐沛的能源時,這個社會的面貌當然也隨之改變,成為一個把大量消費視為理所當然的社會,一個堅信「成長才是好的」、「非成長不可」的社會。要實現到零核家園,我想首先必須要改變這樣的觀念。

  受到少子化影響,日本的總人口開始減少,同時高齡人口急速增加。過去那種認為人口增加市場就會擴大、經濟就會成長的觀念,是無法讓現今社會順利運行的。接受這樣的變化,將方向轉往成長以外的目標,也就是不再一味追求GDP成長、生活便利性,而是如何珍惜環境,選擇合宜的生活方式, 提升生活的品質,我想我們已經來到必須思考這些問題的新時期。

  我們一般百姓能做的事,就是朝向這個可永續長遠的生活,先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加強節電觀念也是其中一環,我們也可以選擇騎單車取代開車,儘可能走路。盡其所能地以不傷害環境的方式生活。另外,我覺得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建立人們可以相互協助的社群。如果這個社會團體,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很安心,都充分受到尊重的環境的話,就無法稱得上是一個「即使物質貧乏但仍有擁富足心靈」的社會。

  在日本剛發生福島核災之後,這樣的生活形態轉變曾經廣受注意,現在的熱度雖然退去不少,但的確有不少人持續地一步步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要達成這種改變,就一定要堅持下去,不放棄。

Q6、面對像核電廠設置,或是其他社會上爭議性的議題,大塚小姐覺得父母親可以怎樣和孩子們談論這樣的議題呢?

大塚敦子:在和孩子談到社會議題時,我很希望父母親們無論如何,都要優先著眼於引導孩子養成對這些受苦受困的人具備同理心。從核電,到社會上各種議題和有違公理正義的事件,我很希望大家能教孩子站在當事人的立場,用同理心和想像力去思考,「這些人在煩惱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如果我身處這些人的情況,我該怎麼辦?」。

  我希望父母不要把自己的意見和主張強加在孩子身上,而是提供思考這些問題的材料給孩子(或是和孩子一起搜尋),和孩子對話,讓孩子能夠自己去思考。我期待孩子們都成長為能自己思考「我能做的事情是什麼呢?」的人。

  另一個我覺得很重要的事,是父母本身對社會議題抱持的關心。從我周遭可以發現,很關心社會議題,也親身從事相關工作的人,很多人他們的父母本身就很關心社會議題,所以他們從小就常和父母一起參與公益活動,在飯桌上討論,一起閱讀以社會議題為主題的書,許多人都是從小就有這樣的經驗。


Q7、在大塚小姐的許多創作裡,都喜歡以貓或動物作為主角,用他們的角度來說故事。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創作方式?

大塚敦子:的確我在創作孩童讀物時,常會用動物的角度來說故事。這是因為我覺得有些孩子原本較不易親近的題目,若是透過動物的角度來表現,比較容易引起孩子的關心和移情作用。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歡動物,從小只要是有動物登場的書我就一本本看個不停,也許這也有些影響吧。


Q8、大塚小姐長期關心很多較鮮為人知的特殊議題,從女子監獄裡的介助犬、記錄臨終過程的愛瑪奶奶到來自福島的小貓,您是如何開始這樣的創作之路?您目前最關心的事情是什麼?

大塚敦子:我最初是從戰地報導開始進入這個領域。從那裡我體悟到的我使命責任在於「為那些沒有聲音的人,傳達他們的聲音」。現在雖轉往documentary的角色,心裡仍潛藏著這樣的使命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事實,很多是因為當事人無法發聲,或是難以啟齒。我希望我能成為他們的聲音。

  我現在最關心的主題,是心裡留著傷的人如何新生。這也和人們究竟需要什麼,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有關。目前我在寫的一本書,是有關日本監獄從五年前開始導入的導盲犬幼犬培育專案(將導盲犬幼犬交付給受刑人,由受刑人在獄中進行照顧的專案)。我遇到這些受刑人,聽了他們的人生故事後發現,「Self-esteem」的問題存在每個人身上。Self-esteem是包含「自我肯定感」和「自尊情感」兩個意義的英文字,在我遇到的這些受刑人中,很多人就是因為本身並沒有擁有這些,才做出傷害自己、他人,以及傷害這個社會的事情。對於這些心裡留著傷的人,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能接受自己,懂得尊重自己也尊種別人,我仍在調查各種可行方式。


Q9、中文版出版前夕,大塚小姐有沒有特別想要對台灣讀者說的話?

大塚敦子:在台灣正因核能議題廣泛討論之際,這本書籍在台灣翻譯出版,我感到非常高興。很希望當大家在告訴孩子核災事件造成福島的人們和動物的生活有哪些變化,或是和孩子討論核電問題時,這本書能被使用作為適合的素材。孩童時期讀過的書,會深植在孩子心中。如果這本書能在孩子心裡留下什麼,能為避免同樣的悲劇再度發生有所幫助,我想應該沒有比這更令人高興的事了。 


註1:日本政府持續對其他國家推展核電設備的行動,在311之後一度暫停,原有來自越南、土耳其的核電廠設備訂單被取消。但近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度為核電設備外銷之經濟策略,積極奔走土耳其、印度、東歐等國,今年一月已與土耳其再度確認雙方之協定,日本三菱重工等企業將接下土耳其第二核電廠設備訂單,預計一座核電爐的建設費用約為五千億日元,此建設案金額達兩兆日元。

註2:311事件前日本共有五十四座核爐,福島第一核電廠四座核爐於311後廢爐,總數降為五十座,但目前全數停機中。



簡介

大塚敦子(Atsuko Otsuka)

一九六○年出生。上智大學文學部英文學科畢業。

攝影記者,深入採訪巴勒斯坦人民起義以及波灣戰爭等國際事件。從一九九二年起長駐歐美國家,採訪與死神奮戰的人們,了解他們的生活方式,並善用人類與大自然或動物之間的羈絆,重建人類與社會價值。

曾以寫真繪本《再見,愛瑪奶奶》(中文版由和英出版社出版)榮獲二○○一年講談社出版文化賞繪本賞、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賞。《播下和平種子的波士尼亞少女艾米娜》(岩崎書店)獲選為二○○八年青少年讀後感全國作文比賽國小高年級的課題圖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