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影莊殺人事件》後記 - 專題企劃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專題企劃

上一則 上一則
2014.2.17

《霧影莊殺人事件》後記

《霧影莊殺人事件》後記

【作者簡介】

林斯諺,台灣推理小說作家。曾獲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首獎,第一屆推理小說評論獎解說潛力獎,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

已出版作品:尼羅河魅影之謎、雨夜莊謀殺案(小知堂文化)、霧影莊殺人事件、淚水狂魔(明日工作室)、冰鏡莊殺人事件(皇冠文化)。


  關於本短篇集的正式簡介,在書前的〈關於《霧影莊殺人事件》〉一文已經詳盡介紹,此處是後話,讓讀者窺知本次收錄四個短篇的幕後花絮。底下將依照順序陸續進行「閒聊」。


〈霧影莊殺人事件〉

  大學二年級的作品,那時課業相當荒廢,腦袋想的都是小說的事,無怪乎當時成績不好。這篇小說參加第一屆台推會徵文獎(當時叫做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只拿到佳作,其實評價並不算高,甚至有評審認為「覺得像吃到過期的食物」。

  這篇作品在台灣發表了兩次,討論的人不多,評價也一直很普通。但奇怪的是,中國讀者非常喜歡這部作品,當初第一次在《歲月‧推理》雜誌發表時,獲得了人氣票選第一名,後來有中國推理作家稱這部作品為「邏輯流的上乘之作」。連北京師範大學都把這部作品選入中國百年偵探小說選集。

  我想多半還是跟對岸讀者仍然很迷本格有關,因為以我自己的標準,也不認為這是我最好的作品,只除了相當滿意那個結尾,而那個結尾也是當初本作在台灣發表時唯一被讚揚之處。

  這部濫用暴風雨山莊的作品雖然不甚完美,但卻是象徵著我踏入本格推理的創作行列。故事模式類似柯南與金田一的結合,變成缺少自己風格的四不像;當初公佈在網站上時有讀者做了如上評語。

  的確,因為第一次創作情節較為複雜的故事,又是參加徵文的作品,潛意識中挑了最「心安」的暴風雨山莊模式為背景,在沒有太多創作經驗的情況下完成了這部對我而言值得紀念的小說。那時給好友閱讀,他評估有六成機率獲得首獎,機會並不算壓倒性地高;果然,最後首獎從缺,拿了個佳作,不過換得的是無比難忘的經驗。也就是在那次的典禮,有機會目睹許多推理迷的真面目(我記得那時候藍霄前輩走到我媽面前,問她「是不是林斯諺小姐」)。

  這部小說在結尾的地方力道不強,賽後我花了點時間修改,補強結局;而在男女主角的互動上也再修飾了一番;雖然變動不大,但在收尾的部分完整了許多,而結尾的那種遺憾更是深深加重。我在考慮著,那位女性角色以後還不要讓她出現呢?一直以來盤算著想寫《新‧霧影莊殺人事件》,但因為排隊的稿件太多,就拖到現在了。


〈羽球場的亡靈〉

  大三時翹課寫出來的(真對不起大學時代的老師)。那時候真的覺得念書太無趣了,小說的世界多美好。這篇作品的核心詭計嚴格來說不創新,但可能因為包裝的方式還有羽球場場景的獨特運用,效果還不錯,比起霧影莊,是更讓我滿意的作品。但其實這篇的評價在大陸遠遠不如霧影莊。這篇小說有影像化的歷史,是迄今我其他作品所沒有的。當時我寫了一篇〈羽球場的亡靈影像化小感〉,在此一併收錄。

  話說2006年9月27日,我的hotmail信箱來了一封信,來信者是一名輔仁大學傳播系的學生導演,表明十分喜愛〈羽球場的亡靈〉中的詭計,有意將其拍成電影,想徵求我的同意。

  來信中,最讓我注意的是對方提到自己喜歡看偵探片,而且想拍出屬於本土精采的偵探片。就這一點而言,對於喜愛並關心推理小說在台灣發展的人,想必是十分令人振奮與感動的信念與熱誠。因此,我答應了。

  不久之後,我收到了一則電影預告片,是導演先行試拍的版本,觀賞之後極為震驚,因為表現出來的效果出乎我的預期;而這則預告片在網路公佈後,也受到了普遍的好評,令我更加看好電影的後續發展。

  拍電影最重要的經費,是最難克服的一個問題。在得知劇組團隊申請經費連番失利之後,我不禁擔心起這部電影會胎死腹中。沒想到導演和他的夥伴們超乎想像地堅強,竟然可以在短時間內再拍了數部短片,贏得飛柔廣告徵選短片的獎金,其拍電影的執著與熱情,可見一斑。

  雖然贏得資金來源,事情卻未如此順利。獎金的頒發是在電影預定演出日之後,也就是說,雖然贏得了獎金卻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一切的費用付出,仍得依靠劇組的「省吃儉用」以及導演們自掏腰包來支付。再加上拍片途中又遇到許多困難,諸如演員的更動以及場地的尋找等等,一波三折的苦楚非局外人所能想像。

  後來我受邀擔任客串角色,親臨拍片現場,與導演們有了短暫的閒聊。令我十分感動的是他們對於夢想的熱誠以及追求,是支撐著他們往前衝刺的力量。做一件事,追求一個夢想,不爲別的,就是因為純粹的「愛」。在這個愈趨複雜化的世界,還有多少人是爲著純粹的愛在生活?

  這部電影的完成,是許多人努力的成果,是熱情與心血的累積。除了對於所有參與這次拍攝的人員之精神感到感佩之外,也冀望這部作品能替台灣推理的推廣與發展注入一股推波助瀾的效果。

〈向日葵輓歌〉

  大學時代作品,時間在〈羽球場〉之後,一開始是投稿學生自治會的刊物,順利登出。不久之後我將小說做了一番修改,再投去推理雜誌。後來又修改了第二次,更名為〈向日葵輓歌〉。

  初稿完成時,熱衷本格的朋友跟我說這篇退步了,但喜歡小說甚於推理的朋友們卻跟我說愈寫愈好,可見評判標準的不同,小說的評價也不同了。這篇小說發表後發生了兩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一)花蓮某高中的學生聯絡我,想把這篇小說拍成影片,想取得我的同意,我同意了,但最後沒有下文。(二)某導演看了這篇故事後,覺得寫得不錯,應該有能力編其他故事,於是跟我聯絡,想找我合寫電影劇本,我們合作了,但最後導演跟電影公司鬧翻,電影轉交別人接手,我也跟著退出,工資至今仍未拿到。


〈霧林村的慘劇〉

  原稿在高二時完成,後來改得面目全非,原始靈感出自空中英語教室收錄的小故事:〈 木匠的禮物〉。這篇小說的詭計是從法醫學的書上讀到的。改寫這篇作品時,正好是我找不到出版機會的低潮期,同一時間也寫了兩本奇幻小說,至今仍躺在電腦中。這篇小說的命運很複雜,底下我試著從頭說明。

  時間來到高二,當時崇洋媚外,人物場景皆設於國外,西洋味很重,小說原名〈肯費斯村的悲劇〉,投稿嘉義高中校刊,後來不曉得什麼原因沒有刊出,改投到輔仁中學的校刊,雖然最後刊出了,卻沒拿到稿費。

  大學後開始訂閱推理雜誌,我將本作的人名場景全改成中式,並做些微文句上的修改,投到推理雜誌,更名為〈銷凝之村〉,順利在第218期刊出。隔一段時間之後開始進行短篇舊作的修改工作,又將這篇改了一遍。截至當時的修改都只是小部分的文句增刪或潤飾,但一直不甚滿意,大翻修的企圖始終深藏心底。

  後來,我針對以前的短篇進行系統化的修改,這篇〈銷凝之村〉是計畫中的最後一篇,總算完成修改。原文的九千字只保留下來不到一千字,修改完的字數暴增到一萬七千字,可以說是面目全非了。

  原作的人物以及場景,還有基本的故事精神都有保留,但修改後的結尾有點不太一樣,讀過原作的人不妨再讀一遍修改版,因為可以說是全新的故事了。


結語

  人生第一本正式的短篇集就這樣出版了(口袋書不算在內),在此之前,我的出版完全以長篇為主,但事實上迄今我已寫了近三十個短篇,差不多可以出四到六本書了。希望這些短篇未來都能正式集結成書出版,請讀者們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