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人心:2013文化十件事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3.12.18

震撼人心:2013文化十件事

企劃:誠品書店

  2013堪稱最震撼人心的一年,過去鮮少如今年這般許許多多的議題都引發全民關注,政治鬥爭、食安危機、軍方醜聞⋯⋯新聞台比連續劇還精彩。於是,人民選出「假」作為年度代表字,那些既得利益者以謊言造假社會;然而,他們更是一面鏡子映照這個社會的「真」。

  好比那雪亮的公民之眼,除了在電視機前面怒罵與悲傷,或於網路發文批判,更多人選擇作為介入社會的公民;一整年為數眾多大大小小的街頭運動,以白衫軍作為代表,標誌台灣公民社會邁向成熟發展的里程碑。

  再好比那些築夢踏實的人們,造就台灣文化能有今日這般動人光景。台灣之光雲門舞集於今年邁入不惑之年;金馬50凝聚華人巨星回娘家,同時國片持續發燒,復興之路有望;國寶級劇場人李國修對表演藝術的貢獻恆久不滅;多元成家議題引發的正反意見表述,彰顯言論自由的民主精神根植台灣社會。

  記住這些撼動人心的畫面,以莫忘初衷、清明之心點亮屬於自我的真的道路。


表演藝術的喜與悲

  雲門舞集(下文簡稱雲門)邁入第40年與屏風表演班(下文簡稱屏風)的靈魂人物李國修病逝,讓台灣今年的表演藝術界亦喜亦悲。

  雲門由林懷民創立於1973年,是台灣第一個現代舞團,社會因而有了「舞者」一詞。雲門以其獨創之東方式、慢的肢體語彙演繹源自西方的現代舞,獲得國際美譽成為台灣人的驕傲;與此同時,雲門持續推廣藝術深入鄉里,定期於國內進行的免費戶外公演成為眾所期待的盛會,萬人席地而坐與舞者一同呼吸,集體描繪出一幅幅迷人的當代藝術場景。

  劇場藝術家李國修集編、導、演於一身,於1986年成立屏風;他的作品具社會性,從兩岸省籍到政治民生;他從家族寫時代,從情感看生命;以喜劇嘲諷現實之荒謬,而觀眾總在啼笑皆非之時一陣酸處油然而生,那是藏匿於嬉笑怒罵之中對人性的關懷。李國修於7月辭世,遺言希望大家不要難過,要屏風穿著紅色制服為他送行;這位劇場老頑童以一貫的幽默戲謔為畫下人生句點,化為台灣劇場史一顆不滅的恆星。


金馬獎半世紀的光華

  今年金馬五十典禮中,歷屆影后影帝在台上排排坐的畫面勾起老中青三代觀眾的電影回憶,這動人的一刻寫下歷史。

  金馬獎是全球第一個華語電影獎項,誕生於1962威權體制的背景,九○年代逐漸轉型為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主辦,由民間電影專業人士出任執行。幾經調整,將範圍自台港擴大到全球華人電影,也歷經過十二年的公開評審過程;曾經王家衛、楊德昌、關錦鵬、李安四大導演同屆交鋒;而李安的第一座電影大獎,梁朝偉、張曼玉首次的影帝影后都來自金馬獎;面對國片低潮依舊維持其公正性。歷屆主席與團隊都將個人的才能與經驗累積至金馬這個更大的傳統裡,讓金馬獎逐步立其專業眼光與獨立性。

  在星光閃耀背後,走過半世紀的金馬獎除了呈現華人電影藝術的發展,更體現台灣自六○年代以來社會思潮的轉變。


多元成家草案激發正反大論戰

  由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提出針對民法研擬修正的「多元成家立法草案」,各別以婚姻平權(含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家屬制度三個獨立的草案希望突破國內對於婚姻與家的傳統定義,推動三年以來累積超過百萬的連署。

  草案於10 月送進立院審議,其中僅「婚姻平權(含同性婚姻)法案」進入一讀,引爆社會反彈聲浪。宗教團體與下一代幸福聯盟表達尊重同志族群,但堅守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制的立場,激烈的對話過程讓法案被貼上性解放、小三、亂倫、多P、人獸合法化等聳動標籤。

  目前全世界有15個國家在設有同性婚姻制度,另外有4個國家的部分州或省份以其他名義透過法律制度保障同性結合、共同生活的權利。台灣是全亞洲對於性別議題最開放與包容的國家,也因為我們有著長年累積的民主與自由精神,這樣強烈的社會對話才得以發生,期待雙方皆能以理性溝通而非彼此撕裂;文明是從一次又一次大破大立的激戰中得來,不論結果如何這樣的過程都將台灣社會再度蛻變 。

鄉民變公民 藍綠之中走出一列白衫軍

  那一晚,超過十萬人身著白T恤、手舉象徵監督政府的「公民之眼」聚集凱道高唱,「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唱出艱苦人的苦痛⋯⋯」

  陸軍義務役下官洪仲丘,於退伍前三日在禁閉室暴斃死亡,死因涉及上級凌虐揭露了軍中長期以來的人權黑幕,整個社會都在吶喊「掀開國防布!要真相!要人權!」。幾個PTT版友走出螢幕走入社會,組織「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白衫軍運動」,這股跨越藍綠的公民力量在兩週內凝聚出兩次大遊行,數十萬人當中許多是第一次上街頭初嘗群眾力量的青年,最終促成軍審法於三日修法通過,寫下台灣社會運動的歷史新頁。

  不同於傳統社運路線,公民1985沒有權力核心,不以全名發言不塑造英雄,拒絕政黨介入並主張「公民,不該是選擇性正義」,對於核電、土地權、居住權等關乎正義的議題持續支持,推動公民覺醒期待台灣的公民力量以各自的方式綻放。


華山藝術生活節明年停辦 資源南移衛武營

  始自2010年的華山藝術生活節,每年匯集逾百團的國內表演藝術團體進行一個月的展演活動。從靜態展看幕前表演、動態展揭示幕後秘辛;除了室內演出,也有以藍天綠地為場景的戶外表演;華山藝術生活節以「藝術融入生活」為調性,以華山文創園區作為玩耍基地,創造與其他藝術節截然不同的特色,成功開發劇場以外的觀眾。另一方面,以工作坊、showcase的形式邀請國際藝術節策展人、買方參與,成為國內團體與國際市場會晤的平台,締造合作機會。

  文化部於今年第四屆之時宣布明年停辦,將資源轉移至衛武營建立南部的表演藝術環境,惋惜聲四起;主要認為該活動已打出品牌,具有一定的口碑與票房,與場地的結合也培養了觀眾習慣,加以與國際團隊初建的交流默契,若能持續下去可望進一步突破各種演出的可能性並拓展國內外市場。


食安風暴中的消費新主張

  整整一年,毒醬油、毒澱粉、毒餐盒、黑心食用油、假天然麵包、劣質米包裝成優質米、含銅葉綠素的油麵條米粉⋯⋯食品安全問題從2011年以飲料、果汁為主的塑化劑事件,擴及到三餐基本主食與相關食材;電視節目實驗各種神奇調色法,假的比真的更漂亮甚至更美味,看得人瞠目結舌也才發現官方認證的不可信。

  低廉售價的食品來自粗糙的產製過程,消費者開始願意提高個人的食物成本購買土地友善產品,意即以自然農法、有機栽種、有機飼養方式出產的食品;這些對人與土地都健康,也關心動物福祉的產品出於小農自銷的農學市集、各式機商店與特定網站。此外,還有認養有機農地的方式,民眾或企業可自行指定土地與作物,委託專業農夫照料並於假日當起農夫體驗田園樂,學習如何與土地對話的同時也推動永續農業的發展。

黃色小鴨風潮

  高雄光榮碼頭、桃園新屋、基隆港,自九月開始國民觀光旅遊隨著黃色小鴨而走;小鴨氣爆惹得民心難過,人氣之旺造就了各種吃喝玩樂的週邊商品,人們開始以文創商機的角度思考他,城市裡陸續出現各種大型充氣動物。

  黃色小鴨來台主因是桃園地景藝術節,希望藉著藝術與埤塘生態的結合,帶人們認識桃園「千塘鄉」之獨特景觀與人文風貌;藉著藝術引介觀者對土地生態的反思也是藝術家之所以響應的初衷。對創作者而言,黃色小鴨的巨大比例與暫時停留,提供對既定空間樣貌、人與空間之關係的反思;而小鴨勾起了觀者的童趣回憶,療癒了汲汲營營的當下,則是對純真、幸福的人類共同價值的回應。

  小鴨的意涵因著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脈絡,留下在地化的價值絕非形式而已;台灣除了享有「亞洲最高、世界第二高」的小鴨與衍生的商機之外,但願更多的反思留在觀者心中。


國片飄香 庶民味當道

  2008年《海角七號》揭開國片復興的序幕,而今年接續破億票房的《大尾鱸鰻》、《總鋪師》、《看見台灣》為國片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

  紀錄片帶觀眾鳥瞰雙足踩踏的土地,暗黑影院傳來驚呼與嘆息聲,大銀幕呈現你我看不見卻真實存在於這座島嶼的美麗與哀愁,鞭策有關單位正視永續環境的議題;而劇情片以台式幽默和人情味讓觀眾流下感動之淚,為現實的低潮帶來絲絲暖意。

  鄉土題材的電影延續《雞排英雄》(2011)、《陣頭》(2012)的本土台味,小人物憑著樸實的傻勁闖出一片幸福天地,對比功利掛帥的社會確實撫慰人心;然而,電影圈也開始討論,過度強調本土化的電影面對國際市場有其侷限性。各方意見終究是期許這波國片復興能堅持下去,讓台灣電影藉此進入產業化的階段。

作家也斯、詩人紀弦辭世

  七○年代風行古典和外國情調的香港文壇,也斯選擇寫所居地香港;他以自身的敏感、真誠與自省寫這座自幼生長的城市,使用本土語言以詩歌、小說、散文等不同文體寫出香港的內在質地,被認為是「香港現代文學的形塑人」;他同時也是文化評論家與學者,對香港文學的推廣與定位念茲在茲。也斯於今年初辭世,享壽65歲。

  「我這個人,就是為詩而活著,並將為詩死去」。從三○年代上海的路易士到五○年代台灣的紀弦,本名路逾的他被稱為「現代詩的點火者」;1953年在台獨力創辦《現代詩》季刊,逐漸集合一群現代詩詩人如商禽、鄭愁予等人,1956年發起成立「現代派」,提出「新詩乃橫的移植,而非縱的繼承」,對台灣現代詩運動有深遠的影響。紀弦於今年中在美國辭世,享壽101歲。

 

文創園區新風貌

  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政策經過十年推動,隸屬文化部的台北華山、台中、 嘉義、台南、花蓮五座舊酒廠,已然成為新興的文化地標;各地方政府也持續釋出廢棄空間邀請民間單位進駐規劃,一處處保留歷史建物佐以當代設計思維的文創園區豐富市民的文化生活。

  日據時代的煙草工廠搖身一變成松山文創園區,裡頭由伊東豊雄設計的臺北文創大樓於今年八月開幕,誠品生活松菸店進駐其中,以「跨界•實演」為定位串連園區內各式展演活動,讓這處綠意盎然的城市舞台再添新意。

  誠品松菸二樓讓民眾能於現場進行油畫、金工、木作、窯燒玻璃、陶藝、手作音樂盒與手作紙等創作,還能與各種跨界展覽、表演不期而遇,突破傳統商業空間與展覽空間的框架,創造一種具流動性、集體營造而成的場所精神。此一新形態的嘗試也為台灣文創園區的經營發展開啓更多元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