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藏好了》作者訪談:一個起源於強迫症的驚悚故事...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3.12.9

《全都藏好了》作者訪談:一個起源於強迫症的驚悚故事...

《全都藏好了》作者訪談:一個起源於強迫症的驚悚故事...

讀癮出版編輯:請您先跟讀者們談談撰寫《全都藏好了》一開始的動機?

薇比克.羅倫茲:我自己曾在2009~2010年間罹患強迫症,完全康復後,意識到可以拿這個疾病作為一個犯罪故事的迷人主題。我想創作一部驚悚小說,同時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不為大眾熟知的疾病。


讀癮:《全都藏好了》書中主角瑪麗的精神與心理狀態,對現代人來說似乎有漸增的趨勢,不知道在德國社會的接受程度如何?能被一般大眾理解嗎?

薇比克.羅倫茲:瑪麗跟我一樣,都是強迫症的患者。強迫症是個較不為人熟知的疾病,原因在於罹病者會對自己的行為與思考感到羞恥而不願談論。因此,在德國社會中接受的程度不高,我希望大眾能早日了解這個精神疾病,並願意給予更大的支持。


讀癮:多數人相信精神科醫生的判斷,但您認為現在的精神醫學,能夠精準地定義一個人「正常/不正常」嗎?

薇比克.羅倫茲:不,我想這並不容易。我們要如何精準地定義一個人正常或不正常?那是很主觀的。


讀癮:在《全都藏好了》一書中,除了犯罪調查外,「親情」是全書相當重要的主題,您對此似乎有相當豐富的觀察與感受?

薇比克.羅倫茲:我堅信心理(學)與家庭、親情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每個人都在家庭中學習成長,從親人身上、與親人的互動之中養成我們的人格品行,成為我們今日的模樣,這是很重要的,也成為我在寫這個故事時不可或缺的描述。


讀癮:小說裡另一個要角派屈克跟您一樣是個小說家,他對「想像意念」與「現實寫作」的分界,是否也就是您自己想法的投射?

薇比克.羅倫茲:沒錯,關於寫作上的種種想法,派屈克在小說裡所陳述的正是我所認為的(是我要他這麼說的嘛)。奧斯卡.王爾德說過:「藝術並非在模仿生活,而是生活在模仿藝術。」這句話我雖不能百分百信服,但對寫作來說似乎正是如此。


讀癮:在《全都藏好了》裡頭,瑪麗曾因耽心害怕強迫症的發作而上網求助。這些網路互助團體在故事情節中同時擁有正/反兩種作用,您對這類團體在現實中與網路中是否有不同的看法?

薇比克.羅倫茲:網路互助團體是極為重要且有幫助的,但因為你沒辦法在匿名發表的情況下知道跟你對話的人是誰,網路上傳遞的訊息也可能有誤,所以同時也帶點危險性。


讀癮:在台灣,曾有憂慮的母親來信問出版社編輯:「我的孩子喜歡看犯罪驚悚小說,會不會造成他行為偏差?」如果有讀者看了《全都藏好了》之後也這麼問,您會怎麼回答?

薇比克.羅倫茲:這容易。我會這麼回答:「別擔心,這一切都是天馬行空的虛構想像,一點都傷不了人,也不會教壞小孩的。」


讀癮:從銷售與評價來看,《全都藏好了》這部驚悚懸疑之作相當成功,您有繼續創作這類作品的計畫嗎?

薇比克.羅倫茲:你說對了,答案是肯定的。目前我正在進行另一本驚悚小說的撰寫,預計明年出版,敬請各位讀者期待!


讀癮:您是怎麼開始決定要成為作家的?

薇比克.羅倫茲:我打從16歲就開始寫作,但並沒打算走上作家之路。直到23歲那年,我寫下我第一本小說,迅速獲得讀者喜愛,大獲成功,霎時我便躋身作家之林了。過程有些意外,我想是因為人們喜歡我的作品,而順理成章成為作家的吧。


讀癮:謝謝您接受我們的越洋訪問。最後,請向台灣的讀者們打聲招呼吧! 

薇比克.羅倫茲:老實說,《全都藏好了》能在台灣出版,令我相當受寵若驚。希望每位讀者都能好好享受這部曲折有趣的驚悚小說。同時要在這裡提醒大家:這不是個全然虛構、空想的故事,主角的遭遇很可能在任何時刻、發生在你我任何一個人的身上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