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之歌》吳懷晨:衝浪極其純粹,如此深愛著海洋島嶼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3.11.18

《浪人之歌》吳懷晨:衝浪極其純粹,如此深愛著海洋島嶼

《浪人之歌》吳懷晨:衝浪極其純粹,如此深愛著海洋島嶼

  你怎麼看一波波拍打上岸的浪潮?在都市人耳裡聽來是穩定的音律,在討海人眼中看來能觀測海相,在衝浪人心裡,永遠有另一個完美的浪峰等著攀登與墜落...

  《浪人之歌》是衝浪人吳懷晨的衝浪記事,他與一群熱愛浪潮的人們離開繁華熱鬧,來到島嶼邊緣海陸邊界,尋浪觀浪候浪乘浪。廖鴻基說:「這群人是瀟灑倜儻的海王子,面對放棄和重新選擇間,他們耐心等候下一波適當的浪舉。」

  這本書裡有衝浪、哲學、精彩的浪人,即使你我親近海洋與否,也可從吳懷晨的筆尖看見海洋台灣,也看見這群浪人的熱烈情懷。誠品佔筆訪吳懷晨,談談這段精彩的衝浪人生。


誠品站:您是怎麼認識衝浪的?

吳懷晨:「怎麼開始衝浪?」的確是所有衝浪人都喜歡聊的話題。我有個男模朋友,看了日劇《海灘男孩》,就跟著兄長兩人,後車廂塞進兩張長浪板,車蓋都闔不攏,就一路從臺北殺去墾丁衝浪,從此定居至今。

  大部分的浪人都因為有個很酷的朋友,把他們帶進這項迷人、神秘、卻時尚的運動。

  我自己倒很特別,一開始,我並不沒有任何衝浪的朋友。我只是喜歡海。唸研究所時,我心中就有個願望,希望有天能到東海岸去教書;上午上課,下午讀書,晚上就和三兩位好友去酒吧喝酒。有一次,我在一張海報上看見北美的衝浪照,那是大雪繽紛的海岸線,海水都結冰了,但一個浪人,緊緊包裹在全身的防寒衣裡,僅雙眼露出,他正在冰天雪地的純白世界中衝浪;這是最動人的召喚吧!

  我就隻身跑去墾丁,住下來,自己開始衝浪生涯!

 

誠品站:從初識衝浪至今,生命最大的改變為何呢?

吳懷晨:移動,我總是不斷在前往浪點的旅途中。從高雄到墾丁的屏鵝公路,大概每一支測速照相機位置都被我牢牢記住。從恆春到花蓮的每一段海岸線,都有我私房的秘密景點。

  衝浪這些年,我變得很難忍受城市的生活。大部分人週末都在家休息或進鬧區找樂子。我則一定要能安安靜靜在東海岸獨處或生活;不一定要衝浪,有時風大浪亂。但一定要能夠找到自己在東海岸的節奏來生活。

  如果有一段快速播放影像,把我這些年的加油發票或車程票根一張張快速翻閱瀏覽,我想那會是精彩且動人的畫面!


誠品站:在衝浪之後,你所認識的「海洋台灣」是什麼樣貌的呢?

吳懷晨:四個字:「千瘡百孔」!

  我只有在西海岸下過一次浪:高雄旗津島的海邊。但一次就夠了,油污骯髒的海水,泡了兩小時上來後渾身不對勁。台灣的西部海岸,放眼望去,若不是混泥土肉粽、遠處工廠的煙囪、就是舊海防撤守後的荒蕪崗哨。

  除了被海環繞外這個事實外,我們真有「海洋台灣」嗎?在台灣的平地區域,通常只要三十分鐘的車程,我們就能抵達海邊。但一般人多久看一次海?除了海產文化外,我們與海一點都不親近。

  我自己長年在台東衝浪,台東,因其孤遠,才成最後的淨土。但看看這幾年花東海岸線的抗爭議題:美麗灣、核廢料、數十件BOT開發案。東海岸也快淪陷了。世界上很少有東部海岸線這樣的景緻,大山大洋相映,這是我們最美麗的財產!要親近、維護它!

 

誠品站:衝浪與哲學,頻率如何對上?

吳懷晨:我懷疑大部分的哲學家沒有見過海洋。古希臘哲人見識的是愛琴海;孔子說:乘桴浮於海,顯然就與海有了距離。近現代的哲學家,大多生活在大陸內陸或北國,他們的著作中也很少提到海。

  但海的規模,遠遠大於我們生活的陸地。多一點海洋的經驗,對頭腦裡的思維會帶來不一樣的影響嗎?對理性的界定與操作是否又會有不一樣的樣貌?

  我在《浪人之歌》裡寫:「我是一個哲學的研究者,但這些年,也從沒須臾稍離海邊的過活。對自己,此二者是一致的,哲學之堅之礪與海浪的剛硬,皆磨人。兩者,淬鍊都是心智。」哲學是很堅固的存在,研讀哲學是很艱難的過程,這跟練習衝浪很像。我喜歡艱難的事物,哲學與衝浪在這點上,頻率一致。

誠品站:從一名學生到一名浪人,與社會的關係如何轉變?

吳懷晨:浪人更關心海洋的事務。浪人有武士道堅忍專一的精神,或者有孤僻嬉皮的傾向,但浪人也愛他們自己每日相處的海洋與島嶼。

  我所認識的浪人,只要一遇到海洋抗爭事件,如美麗灣或台東基翬漁港開發案,只要一號召,無役不與!


誠品站:可否分享浪人最「浪漫」的時刻?

吳懷晨:

  1.每週往返臺北-台東或臺北-墾丁,從無間斷。

  2.整天賴在海邊。

  3.下了三十道鏡面無風三角胸浪。

  4.到衝浪夢幻天堂峇里島窩了一個夏天。

  我在《浪人之歌》裡寫:「衝浪的過程沒有任何中介。極其純粹之事。無暇的夢幻時光裡,只有一個簡單的靈魂在水中,載浮載沉,無所謂地消磨著在世時間,也許等待了一個時辰的光陰才等到一道好浪。但那就夠了。那乾淨的銷魂時刻,光影於靈魂上移動著造化著──靈魂與浪的本質不過如此。」

  還有比這段更浪漫的衝浪文字嗎?



【簡介】

吳懷晨

1977年生

浪行者/詩人/哲學博士

曾因為衝浪,浪居過東南沿海一些小鄉鎮

他熟悉東部的大山大海,每一處太平洋岸迷人的灣都是他的堡壘

他擅長硬派的事物:哲學與海浪,他寫柔軟的詩


現職臺北藝術大學副教授

相關詩文、論述、攝影請見吳懷晨的部落格:http://wuwuhc.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