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推理不宜影像化? - 駐站作家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駐站作家

上一則 上一則
2013.6.27

本格推理不宜影像化?

本格推理不宜影像化?

【作者簡介】

文善,曾以〈瑪門〉(收錄於《誘殺》,明日工作室出版)、〈多馬〉(收錄於《魔鬼交易》,明日工作室出版)、〈畢業生大逃殺〉(收錄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作品集》) 

入圍第五、第六和第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最喜愛的作家是東野圭吾,夢想有一天能寫出讓人一頁接一頁讀下去的小說。



  前陣子看了一篇島田莊司老師的舊訪問,提到東野圭吾在日本大紅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作品大量被影像化,對不喜歡看書的一代而言,接觸推理的第一步很可能就是某改編的電影或是連續劇。然而對島田老師來說,為了遷就影像化的需要,本格推理小說作者也無可避免地要在作品中加入大量和本格推理無關的愛情﹑友情﹑親情和權力鬥爭等情節,變相淡化了謎團→推理→解謎這個本格推理的模式。

  筆者自問是本格推理謎,創作也以謎團→推理→解謎這個模式為主,可是對我來說,本格推理作為小說的可讀性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所以一直對島田老師的說法很納悶。首先,雖說本格推理的定義是謎團→推理→解謎的話,但我不認為這和愛情﹑權力鬥爭的情節是互斥(mutually exclusive)的。而沒有愛情和權力鬥爭等情節為主軸的電影/劇集,也不見得一定會是不好看的。在這裡我想介紹三部推理影象化的例子,希望證明以本格為前題也可以有好好的影象作品。

  第一部是頗近期的好來塢電影〈藥命關係〉(Side Effects)。故事講擁有一切的心理醫生Jonathan遇上駕車撞牆企圖自殺而大難不死的Emily,跟進下他知道Emily的丈夫Martin早年因內幕交易入獄最近才剛獲釋,一人肩負起整個家的Emily面對已經陌生的丈夫感到無比壓力。Jonathan和Emily之前的心理醫生Victoria談過後,決定給Emily處方一種新藥,可是這種藥有夢遊的副作用,而後來Emily更在夢遊時殺死了Martin……

  另一部是2007年的日本電影〈如月疑雲〉,它更獲得藍絲帶獎的最佳電影。電影講偶像明星如月美紀在家中發生的火警中喪生,警方從種種線索判斷為自殺。一年後她的五名粉絲聚集一起紀念她,本來熱絡的氣氛因一人提出如月自殺的疑問而凝重起來。眾人開始談起當年各自對如月所知的一些情報﹑或是曾對如月做的事,沒想到靠著這些情報竟一步一步的推理出如月的真正死因……

  〈藥命關係〉被定為懸疑驚慄片,可是它有點倒敘推理的味道:究竟Emily是不是真的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而錯手殺死丈夫?而Jonathan又怎能收復失地?個人認為電影中段Jonathan為了找出真相,抽絲剝繭的調查,然後找出之前Emily行為中的疑點,活脫脫就是本格推理的謎團→推理→解謎嘛。而之後Jonathan對付Emily和Victoria的鬥智也叫人看得很過癮。雖然當中也有不少香艷鏡頭,也有Jonathan因為Emily而失去家庭事業時的戲劇性,但我相信大部份的觀眾和我一樣,最鍾愛的是那些推理和鬥智的情節。 

  而〈如月疑雲〉就更不用說了,整套電影其實只是幾個宅男樣子的人在一個公寓內不停的討論,無論是劇情的推進﹑線索的鋪陳﹑到謎底的揭盅都本格到不行。雖然電影沒有特別的場景,但它就是有種魅力讓人定睛看下去,而它的得獎更是肯定了這種類型的電影可以拍得很好。

  最後,我想提一下我個人認為是本格「影像化」最成功﹑也是對我這一代推理迷影響最大的作品。沒錯,就是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撇開漫畫中的詭計被說有抄襲之嫌,當中不少事件都是正宗的本格推理。想當年我就是被漫畫中那些炫目的詭計深深吸引,繼而踏入推理的世界,但除了精彩的詭計外,每個殺人事件背後,兇手都背負著痛苦的過去。沒有那些痛苦的感情線作兇案的引子,相信漫畫的戲劇性也大打折扣。

  我總不能忘記,年少時的那個深夜,第一次翻向同學借來的金田一,看〈悲報島殺人事件〉中,金田一他們發現整個小木屋都血跡斑斑的嚇人畫面,但也是那幾格的恐怖背後的真相,為我開啟了本格推理曼妙世界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