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稱中自有和諧──專訪大象體操 - 《現場》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現場》

上一則 上一則
2013.6.7

不對稱中自有和諧──專訪大象體操

不對稱中自有和諧──專訪大象體操

文/盧一嫥 
攝影/ 楊雅淳

  約莫是去年夏末秋初,一段YouTube影片在臉書上狂轉集讚,朋友見面就問:「看了嗎?瘋古錐啊!」那是一個三人編制新團向這世界敲磚招呼的見面禮─「大象體操Elephant Gym__遊戲 Games」,曲如其名,紛繁可喜,輕巧俏皮,影片中的三位年輕人耍體操似地熟練把弄樂器,看過便忘不了。

  快一年過去,這影片轉眼已累積近四萬點閱率。從去年下半開始,大象體操陸續演出露面,登上見證大團舞台、獲選簡單生活節未來舞台冠軍;前後擔任後搖大團甜梅號、日團Special Others暖場;大港開唱滿場喝采…循著他們精算節拍、飽滿聲線一路而來,在今年5月8日於Legacy的《平衡》EP首發場真可謂氣勢如虹,不僅500張門票Sold Out,台上三位演出者星光熠熠,台下音樂圈各山頭大老紛紛現身,以新團之姿獲得如此注目,喜愛獨立音樂的聽眾莫不熱血期待:哇,新世代來了,大象體操是個要注意的名字!

  與團員見面,真的是真誠可愛,笑得又純又羞,青春無敵再加上彈奏技術精湛,以戰力來講各方面數值都高得驚人,大學在學的他們標榜自己玩得是Math Rock(數學搖滾),年紀輕輕就做出Math Rock複雜編曲。

  吉他手張凱翔、貝斯手張凱婷兄妹檔,音樂歷程豐富,媽媽是國中音樂老師,自小古典樂基因在血液流竄,愛玩的他們國中開始學吉他、貝斯,上手快節奏感好,那時就已經組了個民謠兄妹團,還曾在簡單生活節拿獎,「但我覺得自己已經過了那個時期,現在回去彈會不好聽了!」凱婷這麼說,凱翔則是對民謠編制感到膩了。2012年2月他們找來鼓手涂嘉欽正式組成大象體操,嘉欽同時也是低明度時期樂團鼓手,有著打擊樂、爵士鼓底子。三人規定輪流創作,每次練團得交作業,互Jam編曲,享受著彼此丟出來的創作考驗。

  年紀最長的凱翔,大學開始熱愛玩Math Rock的日團Toe,因此大象體操一開始組團就決定「要做跟Toe類似的事」,或許曲風相近,卻逐漸長出各自模樣,Toe沉穩有哲學思維,大象體操年輕有衝勁、輕盈之處更顯輕盈。有了一條面貌可愛的成型之路,各方已經叫好,要如何叫座則是行銷面的考量了,5月8日打出的Legacy滿場一戰,就是精打細算的漂亮成果。

  在政大廣電系的訓練下,凱翔除了懂得影像語言(Easy亮眼的〈Upset Underworld〉MV正是由他擔任導演),怎麼玩好樂團他也號稱是最心機的一位,「我們很有規劃的在玩團,當作經營公司一樣。當你一發現我們,Logo、主視覺都有了,Video也上線了,東西都建置好了,包含簡介、曲風,我們幫自己貼Math Rock標籤,建立刻板印象,如果覺得我們好聽,希望大家回去上網就能找到東西。」一般樂團都討厭被貼標籤,大象體操卻一開始就幫自己貼上大大標籤,快速找到聽眾族群,行銷自己的方式跟他們的創作一樣聽來聰明。

  懂行銷又有膽量的大象體操,敲定Legacy週三夜晚的演出時間後,才趕緊去錄製EP、做周邊商品,與他們交情良好的Che Studio以及這邊音樂‧那邊設計工作室都跳下來幫忙,花8、9萬打造夢想中的圓形舞台,在凱翔指揮下,凱婷、嘉欽各司其職,每個人都要負責賣票,如此大陣仗大家都看在眼裡,「我們受到的質疑很多,有人說我們發EP就搞成這樣?以後怎麼辦?玩大象體操其實壓力很大,因為我比較喜歡表演跟寫歌,哥哥會分配工作給我們,做很多玩音樂外的事。」在樂團裡有著高人氣的凱婷如此說著,對凱翔而言,玩團是件開心的事,但他也想靠玩團當飯吃,怎麼讓爸媽放心便是要克服的事,多做自己不見得喜歡的事,這是必然。

  新EP《平衡》收錄四首歌曲,其中一曲〈夜洋風景〉有著透明雜誌主唱洪申豪的人聲歌唱,一開始合作模式找了很久,「我們和弦本來就少,尤其平常不會在意歌詞,著重在節奏而不是和聲,一首歌只有兩三個和弦就結束了,但這樣Vocal旋律沒有辦法出來。」合作失敗的作品成了後來的〈銀河〉、〈青蛙〉,〈夜洋風景〉改以洪申豪先寫好和弦再交給他們編曲拆解,有人聲貝斯就收,彼此互讓,成就一首悠揚歌曲。

  由這次經驗建立基礎,期待未來與更多人合作的大象體操,心願清單上有林宥嘉、林生祥、原住民唱詩班…「像Special Others 也是個沒唱歌的團,但他們會跟很多人合作,我們希望走向這個路線,像是跟原住民詩歌班合作,一直變拍哼唱,很傳統的東西,回歸原始。」

  「這次Legacy的成績是行銷做出來的,我們根本不到那程度…之後還要當兵、要出社會,也不知道凱婷、嘉欽願不願意有壓力的玩團?」這麼一個說法真是懸人心腸,但想著彼此數著不同節拍的大象體操,最後總是巧妙合在一起,和諧只是表面,拉扯才有新東西,這樣有話題有功夫的樂團,他們招數還多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