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號【焦點人物】在書與非書之間──Trivium的歲末閱讀計畫 - 《現場》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現場》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12.14

十二月號【焦點人物】在書與非書之間──Trivium的歲末閱讀計畫

十二月號【焦點人物】在書與非書之間──Trivium的歲末閱讀計畫

文|誠品展演傳播部

圖|Trivium提供

  在書與非書之間,我們閱讀。

  歲末年終,ART STUDIO今年最後一檔展覽的主題將直指「閱讀」,完整體現誠品書店slogan的精神。由三人男孩團體Trivium推出的《Read》是特別為誠品信義店量身打造的作品,延續各自擅長的媒材與敘事方式,以他們在誠品書店所感受到的「多功閱讀」為基礎概念,各自創發作品。「我們大學時代都會來誠品看書,信義店對我們來說不只是一間書店,還提供了生活上的各種需求,我們想把這種感覺放進作品裡。」

  這三個仍就讀於北藝大新媒體藝術學研究所的大男生不僅是同儕,更是互為討論對象的創作夥伴。問起團名Trivium的來由,三人哈哈笑說:「我們想找一個與『三』有關,又很帥的名字!」Trivium原意為西方古典時代文科教育中的核心,文法、修辭與邏輯,合稱三藝,巧妙對應上三人各自的專長──美術系畢業的王又安擅長藝術史知識及論述;學習工業產品設計的盂施甫的作品較為理性、機械化;大學時念媒體設計的張徐展則重視視覺感官。

  再問三個人為何湊在一塊,張徐展說:「我們對於創作的理念比較接近,認為藝術品必須有物質性,自己便能發聲、有意義,而不是靠藝術家製造觀念與論述。」此外,因為專長、脾性各異(三人不斷在訪談中吱喳強調:我們真的超不一樣的!)他們經常在討論中得到啟發,如王又安所說:「我總是很期望另外兩個人給我沒想過的意見,那可以讓作品有混種的感覺,也讓我一直變化,不侷限於本來的專業。」

  此次徵件激起了他們的玩心,對於必須遵守學院潛規則的三人而言,ART STUDIO是個非一板一眼的展覽空間,他們更希望能與川流多樣的觀眾激起不同的火花。「我們這次的創作還有一個特點,便是場域特定(Site-specific),我們希望作品可以與空間結合,享受限定製作的樂趣。」

  ART STUDIO的徵件評審姚瑞中曾言:「這邊的作品應該善用書店跟人群接觸的機會,出現新的互動性,跟書店的空間有關,這才是重點。如果這作品也可以在其他地方展,那是否適合放在ART STUDIO?」

  於是,把握了這個關鍵,三個人各持本領,將於展覽期間遊走書店各處,盂施甫將製作機械書,安放於書櫃一角,為逛書店的人們帶來驚喜。張徐展將在書店行走取材,將書店中流動的風景製作為動畫。王又安則將閱讀對象轉為人,概念類似於真人圖書館,期望能與人群互動交談,讀見嶄新的景致。

  盂施甫大概是三人中最敏感於場地特殊性的創作者,向來習於製作機械裝置,將創作意義凝於物件自身的他,希望這次的機械書能跨出展場,與觀眾建立也許幽默、也許浪漫、也許瘋狂的關係。當書架上出現一本會發光、晃動、出聲的書,觀眾將如何反應?而打開它,書中將會呈現計畫的原委,並邀請觀眾與藝術家聯絡,聊聊閱讀。

  「就像書海中的瓶中信,它也許會被送去服務台、被結帳、被扔掉…….總之,我非常期待會發生的事和觀眾的回饋。」似乎被學院氛圍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施甫認為藝術品應該可以輕鬆好玩,為觀眾帶來一些驚喜,而非總是莫測高深。

  相較於以機械書為媒介與人互動,王又安則直接主動出擊,展覽期間,他將尋找觀眾與之對話,再將談話中覓得的吉光片羽製成影像。許多人在誠品總是看書也看人,對王又安而言,人像一本本書,與人交談、交換經驗也像閱讀,訪談與記錄是他過去擅長的創作手法,不過,如果過去創作的重點是最後的記錄成果,這次王又安將把重點擺在談話的過程。而張徐展將以英文字母A至Z的順序邏輯在書店中取材,對象也許是人,也許是書,也許是商品,「我希望一切隨機!」,再將所見與詮釋創作為奇幻影像裝置。

  書店彷彿洞窟。愛默森曾喻書店是個魔法洞窟,裡面住滿了死人,是因為我們進去,才將他們從酣睡中喚醒。唐諾也曾將書店喻為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樹洞,進去之後,奇異而又變形的世界才要開啟。穿梭時空,意義流動,想像延展,在Trivium未知且隨機的作品中,且待他們在這座洞窟中所發現的奇花異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