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方清淨的淳樸,簡單認知的快樂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8.6

那一方清淨的淳樸,簡單認知的快樂

那一方清淨的淳樸,簡單認知的快樂

 文 / 劉克襄

  二十多年前,搭公車去三峽有木國小找凌拂,猶記得那條山路崎嶇窄索,大豹溪邊的煤礦廠還在開採。更裡面的裡面,幾戶人家孤伶地伴著小學,夜黑後的山谷螢火滿天。

  怎麼會選擇如此偏遠之地落腳呢?那時方知凌拂像誤闖森林的愛麗絲,從一個初訪的遊客,因為喜愛此地,日後留下來執教、蟄居,更意外地度過一段美好時光。

  尋常時日,下課後,山童回家。換她沿著溪邊山徑閒逛,變成徜徉山水的孩子,野花野草全部為她上課。

  面對大自然,她是個勤奮而好奇的學生,淡緩度日的鄉居歲月,眼前陌生的植物逐漸成為熟稔的朋友。日後的自然書寫,更是順勢而至。她透過典雅的雋永文筆,悉心地跟這些日日邂逅的友人誠摰對話。藉由文學情境,微妙點繪植物的生命。這一方人與自然的接觸,更超越了雙向的互動,還包括了以素手繪畫的質地,嘗試食用的道心。最後,有系統地寫就了台灣最早的野菜文學。

  野菜的認識和食用,大概也在此一時間,經由文字書寫和圖像記錄,被社會大眾所認知。更隨著生活休閒風潮,出現許多轉化。初時多編寫成自然圖鑑去索驥,或者成為當代養生指南的食材。未幾,從生態環境意識的視角,則演變為生物多樣性之一環,以及原住民族尋找祖先智慧的重要線頭。如今更有自然農耕栽作者,鼓吹此一野地經驗,甚而有企業興發構想,嘗試為商業量產的栽培物種。

  呵,野菜之體驗不只方興未艾,似乎也緊緊扣著城市生活價值的脈動。

  多年來,環顧此一多樣的轉變,我也濛濛活過了一段歲數,重新再閱讀這老友的老書,以及初時幫她撰寫的老序時,更是分外地珍惜。珍惜什麼?還是80 年代中旬,那一方清淨的淳樸,簡單認知的快樂。

  此一單純接觸,體悟出的野草情境,今日朗讀仍如天然精油的芳香,幽微地從字裡行間中淡然釋出。在野菜成為各種可能的繁華和莊嚴論述時,或許此書的重版整編,其最好之某一意義,當在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