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特的觀點,能否給台灣啟示?我們同樣忘了栽種新的果林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8.3

獨特的觀點,能否給台灣啟示?我們同樣忘了栽種新的果林

獨特的觀點,能否給台灣啟示?我們同樣忘了栽種新的果林

 文 / 黃春興(國立清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文化新秀常以驚豔的論述掀起話題,泰勒.柯文就是一個典範。

  他在2002年出版《創造性解構》(Creative Destruction)時,就曾引爆「全球化能推動在地文化多樣化」的爭議。最近,柯文的新著《大停滯》(The Great Stagnation),也被《紐約時報》稱為「今年非文學類中被討論最多的一部著作。」《經濟學人》也認為該書「巨大地改變了人們對過去三十年的理解。」

  對過去三十年不斷出現的經濟危機,已有太多的知名專家與學者,如克魯曼(Paul Krugman)、魯比尼(Nouriel Roubin)、薩克斯(Jeffrey Sachs)等,提出各種的經濟解釋和總體政策藥方。但是,經濟情勢繼續震盪,日益惡化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更像「大停滯」的前兆。

  這次,柯文又在這本新書中提出了獨特的觀點:「也許你已經懶得談金融危機了。你聽夠太多關於衍生性金融商品、聯準會所犯的錯誤、腐敗的銀行家、失控的房貸業者、可惡的肥貓…。但我們要問的是:為什麼我們會在同一時間內,犯下這麼多的錯誤?…答案可以歸納為這句話:我們以為自己還像過去一樣富有。」

  柯文認為,美國從十七世紀以來,就擁有廣闊的土地、大量的移民、威力驚人的新科技等先天條件。他稱這些為「垂得低低的果子」,比喻美國要發展經濟並不需要太辛苦,只要伸手去摘取那些低垂的果子。但四十年來,低垂的果子都被採光了,追求經濟成長的成本愈來愈高,已經走到樹木早已光禿禿的「科技高原」上。可是,「我們還假裝果子仍在」。

  「垂得低低的果子」和「科技高原」的比喻及描述,清晰、明確又簡潔地傳達了柯文的論述要旨,應是這本新書成功行銷的關鍵。另一方面,這兩個詞彙都允許個人的任意想像和寬廣的延伸空間,這也是吸引專家學者參與討論的原因。

  對柯文自己而言,在果子低垂的年代,「政府會有很多的實質資源可利用,也會有很多的方法讓人民感到快樂——例如給人民更多利多政策。」但是,當今天的局面已經不再如前,而我們還假裝果子仍在,結果就是「陷入財政泥淖中,為了償還醫療保險、社會福利與舉債利息而疲於奔命。」

  在果子低垂的年代,人們只要願意生產,就能賺得可觀的利潤(與薪資),可供消費,甚至浪費。消費與浪費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美國是否還有垂得低低的果子?

  這讓人反省:為何美國在七十年代前擁有那麼多低垂的果子,之後卻被採光了呢?答案很清楚,就是:人們因長期習慣於伸手就能摘取低垂的果子,變得短視和不勞而獲,忘了繼續栽培新的果林。柯文將這一習慣養成的責任指向政府部門,如教育、醫療等都「沒有面對市場的嚴格檢驗」,因而失去競爭力和利潤,也隨之失去了創新。對於只摘而無培育的缺失,就得亡羊補牢,勤於栽種果林。然而,廣闊的土地和大量的移民已經不可能再重新出現,唯一能栽種的就剩科技的發展。

  柯文討論的是美國,但其論述並無地域限制。美國當前的幾項困境,如財政負擔、失業率、科技發展停滯、教育效能不彰等,哪項不也嚴重地困擾著馬英九總統的第二任期?過去三十年,美國只顧採摘果實,卻忘了栽培新的果林。過去三十年,台灣也充分利用科技優勢,發展了筆記型電腦和IC產業。但這些果實也快被採光了,我們也同樣忘了栽種新的果林。沒有新的果實,經濟也就停滯下來。

  除了土地、人力和科技外,柯文也提到勉強可算是低垂果實的「性別與種族的歧視」。將這一點用於台灣,那就是:我們必須改善對外籍配偶和外籍人士在就業上的種種歧視,即使這低垂的果實不多,也是我們的優勢條件。

  當然,科技是經濟成長的最後保障。摩爾定律給了我們信心:若能集全球科技菁英於同一產業,人類有能力在一年半內將技術提升一倍。如果摩爾定律無法持續,必定是科學教育出了問題。

  我們正熱烈地爭論十二年國教,希望讓每個孩子都能快樂地上學。但是,十二年國教能否提升他們的教育素質,能否讓他們的未來生活更富裕和快樂?柯文失望地回顧了美國的十二年國教,這能否給台灣提供一點兒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