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不再符合當下的東西,認識真正的自己:專訪Phyllis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6.7

清除不再符合當下的東西,認識真正的自己:專訪Phyllis

清除不再符合當下的東西,認識真正的自己:專訪Phyllis

  從去年開始,書市興起了一波「生活整理書」的風潮。和一般的「收納書」所不同的是,這些書本教導的不是如何將物品收納得更有效率,而是改變大眾對於「收納整理」的觀點,捨棄生活中多餘的物品,進而對生活與空間進行減法的練習。

  曾經為《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書寫推薦序的部落客Phyllis,早在數年前便開始在部落格上書寫有關於清理雜物的種種思考,並大方分享實際經驗,與網友分享交流她的心得。

  她的身分不是「雜物管理諮詢師」,而是大半人生深受雜物所困擾的平凡人。為了堆積雜物和收納母親留下的遺物,她的房子越換越大,房貸也越揹越重,並開始萌生「人役於物」的感受。

  她花了五年的時間擺脫了數量龐大的雜物,同時也化解了內心對於情感回憶與罪惡感的膠著,透過研讀大量書籍和清理雜物的過程,書寫出這本既在地又實用的雜物清理大全《零雜物:讓生活輕盈,讓心更自由》。

  誠品站透過筆訪Phyllis,談談動筆書寫的原由,以及如何運用「零收納」的精神來處理生活大小難題!


誠品站:本書收錄了清雜物法之大成及經驗談,讓您動筆書寫這本書的原由為何?

Phyllis:去年九月中旬,方智出版社邀請我替近藤麻里惠的中譯本新書《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寫推薦序。麻里惠的書觸及了心理層面,算是目前市面上相關中譯本裡最能說服讀者的一本,可是我私心認為她還未經歷過「遺物山」的折磨,因此在清理遺物方面完全沒有著墨。

  再者,歐美日的清雜物書籍大多缺乏在地化的資訊,即便讀完之後想清除雜物,讀者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要把物品捐給誰、丟去哪兒、如何進行數位化或運用創意改造再生,這方面的內容仍付之闕如。

  為了處理自己的情緒,我開始涉獵心理學的書籍,開始了解雜物的成因,開始研究「屋相」與居住者的關係,後來更對「囤積症」(Hoarding)與「減速生活」(downshifting)產生興趣。

  我漸漸發現,造成雜物與囤積現象的關鍵,都與童年時期的遭遇有關,也與完美主義、缺乏安全感、缺乏自信、懷舊情緒、收藏狂熱、渴望致富、身份認同、控制欲、愛心泛濫、空巢期和反抗等心理成因有關。以上這些內容,我在第四章「屋相與心理」中有堪稱詳盡的解說。

  另外就是風水。我特別在第五章「雜物的影響」中,提及雜物所導致的疾病、抑鬱、肥胖與能量失衡,並藉由方位與卦象向讀者說明,在某個卦位堆積雜物,會引發何種特定的負面效果。

  所有以「雜物」為主題的中譯本我全部讀過,就連還未譯成中文版的英文書籍我也沒放過,而且我每讀完一本就按作者的心法操練一遍,所以我了解哪些方法可行、哪些還需要稍事改變。既然我實際操作過這所有的過程,我想不如自己下海寫一本經驗談,讓大家可以依樣畫葫蘆,並藉此為房子減重。


誠品站:多次的搬家經驗,是促使您持續清理雜物的動力所在。對於久居不動、家中空間尚有餘裕的人來說,要如何誘發這種「清雜物」的動力?

Phyllis: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無事。如果住得舒服,身心健康,運勢順遂,家庭成員也沒有抱怨,我不會鼓吹「久居不動、家中空間尚有餘裕的人」非得清除雜物不可,因為這表示此人與當下的屋況處於平衡的狀態,沒必要給自己添麻煩。試圖將自己的觀念強加在他人身上並不是我想做的事,因為這是一種操縱和控制,更是一種執念。

  但如果有人期待健康好轉、體態輕盈、神清氣爽、家庭和樂、事業順利、戀情開花結果,但費盡各種心思卻始終得不到令人滿意的效果,我會建議他不妨以清除雜物做為「改變」的起點,因為這是最容易著手的改變方式。

  愛因斯坦說過:「『瘋狂』就是不斷重複做同樣的事,然後期待有不同的結果。」我們每天大約有八至九成的時間待在辦公室和家中,如果期待生活有所改變,那麼將自己平日待得最久的空間整頓一番,其實是相當合理、也最有效益的做法之一,畢竟環境對人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然而說到底,清除雜物只是外在形式,透過逐一檢視、取捨身邊的每件物品,我們整理的其實是自己的情緒與內心創傷。一旦弄清楚自己的目標、價值觀、珍惜的人和必須品,清除不再符合當下需求與心境的東西,我們會比較容易認識真正的自己,並進一步釐清未來的方向。

  所以我認為,抱有「想改變」的念頭就是契機。不管是很世俗地想減重、求財、談戀愛、恢復健康,或者只想求個心平氣和……這些試圖改變現況的想法,都可以成為說服自己清除雜物的動力。


誠品站:看完您的書,感覺「清理雜物」已經內化成您的中心生活原則了。每天在面對新湧入的資訊或物品時,您是否有簡單的判斷守則,可以快速的篩選留下或者拋棄呢?

Phyllis:判斷守則其實很簡單:會「引起負面情緒」和「鼓吹消費」的我就不碰,也絕不帶回家裡。

  先來說說物品。像是便利超商的點數貼紙我就不拿,因為哩哩扣扣的小贈品只會對我造成整理收納上的困擾;價格超出經濟能力許可範圍的奢侈品我不買,因為買了只會激起我的罪惡感;質感太差的廉價品我也不買,因為那會讓我覺得虧待自己。疾病來自於壓力,壓力來自於負面情緒。也因此,有可能讓自己情緒不好的東西我都會儘量避開。

  再來談談資訊。根據吸引力法則或磁性法則,擔憂、恐懼等負面想法容易弄假成真,因為「你專注的會擴大」。關於戰爭、謀殺、暴力、背叛、欺騙、吵架互嗆的報導,我通常僅瀏覽標題,不會花時間閱讀,因為閱讀那些不僅沒有半點益處,還會給自己增添負面情緒。

  同理,現在我也不看恐怖片、驚悚片,以及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只是為了強裝氣質而刻意去觀賞的藝術電影。也就是說,會讓自己感受到「恐懼」或「勉強」的電影,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花時間和金錢去接觸。

  還有,我不看電視已經很久了。我不想讓瑣碎、主觀、綜藝化的新聞與談話性節目牽動我的心情,擾亂我的思緒,占用我的時間。我家有電視機,但沒有電視訊號,我只拿它來看電影和健身DVD。會出現在我家電視螢幕上的內容,全都來自於我的主動挑選,而非被動接收。

  至於報紙、雜誌等傳統消息來源,我大多以網路版本取而代之。雜誌偶爾會買,不過看完記下重點後就直接送人。信箱中不請自來的商品型錄則是一律扔進回收桶,連拆封都免了,它除了提醒我消費之外,沒有其他功能。


誠品站:您在書中談到「minimalist living」是零雜物的最高境界,您也涉獵了很多書籍,您是否有最為推薦的幾本書可推薦給讀者呢?

Phyllis:收納雜物只是治標,清除雜物才是治本之道。

  依我看,清雜物書分為兩種,一種會帶給讀者強烈的刺激,讓人迅速產生清理的衝動,但這種刺激的效期可能不長,很快地你就需要再買新的清雜物書來刺激自己繼續清理。另一種是訴求由內而外改造自己的觀念和行為,這種書可能不會讓人產生立即的清除舉動,可是它具有滲透力,而且餘蘊無窮。這兩種沒有高下之分,端視自己當下的需求而定。不過我期待自己寫的《零雜物》能夠兼具這兩種效果。

  如果需要強烈刺激,我會推薦近藤麻里惠所寫的《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我為它寫過中譯本的推薦序。想讀日本清雜物書的話,讀這本就夠了。它的文字淺顯,讀完會讓人想要馬上行動,至少我自己就是如此。

  等一口氣清完了雜物,接下來的重點就是享受並維持那個清爽的狀態。如何維持呢?那就得靠觀念上的徹底轉變了。在這個基礎上,我會推薦法蘭欣.潔(Francine Jay)所寫的《The Joy of Less:A Minimalist Living Guide: How to Declutter, Organize, and Simplify Your Life》,它雖然沒有中譯本,但用字親切易懂,內容也值得參考。

  此外,我會推薦《簡單生活的藝術》,作者是旅居日本多年的法國作家多米妮克.洛羅(Dominique Loreau),但這本書只有簡體中文版,沒有繁體版。洛羅深受禪宗影響,文字典雅,書裡還引用了不少日本俳句,讀起來相當有意思。大多數的整理收納或清雜物書籍,寫作者都是提供相關服務的實務工作者,因此著重的大多是觀念的傳達和技巧的傳授,在文字上比較難以兼顧讀者在閱讀上的樂趣,而這本書沒有這樣的問題。


誠品站:「minimalist living」在現代人與外界連繫頻繁的生活當中,真的是可行的嗎? 

Phyllis:其實我覺得「minimalist living」最適合現代人。首先,現在房價高漲,薪水不漲,每個人能運用或者說負擔得起的空間有限。「零雜物」的生活能讓人住進坪數較小的房子也不覺得侷促,長此以往所省下的租金不容小覷,而省下的購屋價金更可以讓自己少奮鬥二十年。

  其次,在全球化的今天,能輕裝上路、迅速移動的人在工作上較具優勢。如果被太多物品給綁住,大好機會恐怕也只能拱手讓人。更何況,上班族普遍都有工時冗長、餘睱有限的困擾,將寶貴的空閒花在清潔整理上實在很沒意義。東西少,需要打理的時間自然就少,省下來的時間可以拿去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這樣不是很好嗎?

  去除不需要也不想要的,才能突顯出真正重要的。極簡是趨勢,也是iphone與ipad大行其道的成功關鍵。如果日常生活中的物件也可以精簡再精簡,而且每一樣都能發揮它最大的效用,那麼人類就能有更多時間專注於處理內心的問題,並思考有益眾人之事了。我想這才是進化的開端吧!


誠品站:在經歷了清理的過程後,應該要用哪種態度、如何使用對待留存下來的菁華物品與生活連繫呢?

Phyllis:我在「青豆化」後留下來的都是品質良好的必須品,因此會小心地使用、保養,以延長它的壽命。以衣物為例。從前衣服多時,我不太注意洗滌方式,三不五時就把衣服洗到褪色或變形。自從將廉價的、材質不佳的衣服淘汰掉,只留下真心喜歡的衣服後,我很自然地就開始珍惜起「有限」的衣物。

  再者,由於我在仔細篩選後終於弄清楚自己適合的穿著風格,所以不容易衝動購買,在新品來源緊縮的情況下,我比較容易珍惜「現有」的衣物。鞋子也是,從前我是看到喜歡就買,青豆化初期改為「一進一出」,後來進展為「有一出才有一進」,現在則是變成即使有一出也不見得有一進了。我在書裡提到我有八雙鞋子,但目前其實只剩下七雙。

  另一方面,青豆化後留下的除了有形的菁華物件,其實還有無形的「空間」。如果把空間也視為珍貴的「無形之物」,那麼維持它的尺度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東西一多,空間就少。相較於實體物件,我寧可擁有無形的空間。當我明確地認知到,只要買了非必須品,珍貴的空間就會變小時,我的priority一定會是空間而非物件。


誠品站:您同時也在房屋裝潢和尋屋過程當中頗有心得,清雜物這一段四年的經歷,是否改變了您對於住屋以及裝修的看法?您認為怎樣才是「好房子」呢?

Phyllis:大多數的人,一生中除了購屋之外,最大筆的花費極可能就是裝修。裝修費用通常以木作占最大宗,如果需要收納的物品變少,衣櫃、鞋櫃、書櫃、CD櫃、壁櫥的木作費用自然可以大幅降低。我誠心建議大家在搬家或裝修前先將雜物清除掉,這麼一來可以省下不少打包的心力和血汗錢。

  我對房子最要求的點依序是:一,附近沒有嫌惡設施;二,交通方便;三,安全;四,通風好;五,採光佳;六,安靜,七,有景觀。如果第一點不成立,後面都不用考慮了,因為那是我無法改變的現實。交通方便房子才能保值、增值,對我而言,會貶值或缺乏增值潛力的房子不能算是好房子,因為它會讓我的資產縮水。

  第三~五點是我可以自己控制的,即便住的是沒有保全設備的舊公寓,我也可以想辦法增加安全性,而通風和採光也可以藉由改善格局和動線來成就。六和七比較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有當然非常好,沒有的話我也不會太介意。

  事實上,以前我對噪音非常介意,如果是五年前的我來替好房子的要件做排序,「安靜」絕對會被我擺在第一位,因為想住在安靜的房子裡,正是我連買三間房子的主因。我甚至一度想要買地蓋房子,目的就是為了遠離人為噪音。

  可是我漸漸發現,在交通不便、人跡罕至的地方有個難以脫手的「不動產」,其實只會讓自己不自由;而且,台灣其實不太有真正安靜的地方。即便是山上也不時會有果農的廣播噪音、鞭炮聲、卡拉OK聲,或飛機行經的巨大噪音。過了許多年,我終於認清、也接受了這個事實。現在我很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買地蓋房子,不是說這個選項不好,而是它不適合我。畢竟安靜和自由要我二擇一的話,我一定會選擇後者。

  我現在住在面淡水河第一排的高樓裡,通風、採光、景觀、視野都非常棒,然而緊臨的大馬路卻是極為強大的噪音來源。奇妙的地方在於,認真比較的話,這間房子比我先前住過的任何一間房子都要吵,可是我現在反而不那麼在意了,既不會成天掛在嘴上抱怨,也不致馬上興起換屋的念頭。

  我想,室內空間變清爽的確可以讓人變得心平氣和,比較不會在浮躁的情緒下做出衝動的決定,而這也是我在清除雜物後的重要收穫呢!


【簡介】

Phyllis

六年級,生於台中,五歲時因父母離異,被送往台東與外公外婆同住,十歲時回台北與母親相依為命。二十歲開始對神秘學與新時代思想感興趣,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畢業後,陸續在唱片圈和網路業待了十二年。二○○五年起成為自由工作者,逐漸熱中於身心靈書籍筆譯和室內設計。隔年婚後三週,母親因胃癌辭世,旋即陷入處理大量遺物與不斷搬家的夢魘中,直到二○一一年才脫離雜物的羈絆,重獲新生。

平日熱愛閱讀、電影、音樂、貓咪,最大的夢想是能聽懂動物說話,讓毛孩子們不再由於人類的誤解和不當對待而受苦。

個人部落格:http://phyllischa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