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氣候詭譎多變的極地,與內在自己相遇:專訪耿婕容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1.13

在氣候詭譎多變的極地,與內在自己相遇:專訪耿婕容

在氣候詭譎多變的極地,與內在自己相遇:專訪耿婕容

  在地球的南北極兩端,嚴峻的天候與自然環境,草木難生,更不宜人居,多是探險家與科學家才會踏上這片土地;耿婕容卻因為在極地探險公司工作,在還不清楚極地旅遊有何樂趣之時,即被派至北極視察,自此與極地結緣,至今進出南北極地十餘次。

  一般人少有到南北極旅遊以及工作的經驗,透過耿婕容的專業視角,我們得以了解極地旅行的特殊,以及兩極生態的豐富。

  在她的第一本書《戀戀南極》當中,她帶領大家走訪南極,一探特殊生態與當地環境;在新書《極境光年》中,她則帶我們走訪北極,介紹探險家故事、自然風光,以及因全球暖化造成的不可逆變遷。

  極地旅遊究竟有什麼魅力,而耿婕容又在這份工作中得到哪些體悟?誠品站專訪耿婕容,談談極地旅遊的特殊性與難忘記憶。


誠品站:從南極到北極,在這兩本書中,您為我們介紹了非常特殊的極地旅遊。就您所知,極地旅遊和其他極限旅遊(高山旅遊、沙漠旅遊)有何不同?極地最大的特殊性為何?

耿婕容:「極地旅遊」常常得面對瞬息萬變的大自然,更須以謙卑的態度面對每一個挑戰,這些極限體驗教我們懂得順應天意,因為大自然的魅力,正是那份可遇而不可求的驚喜!

  在極地,老天爺給予的禮物和功課,無法予取予求,也無從逃避,面對試煉唯一能做的,就是學習如何順應天意、挑戰未知。

  在這片最寒冷的區域,卻有著最熾烈的情感,在此奔放流動,這也是極地的獨特魅力,不僅帶來感官上的衝擊,也讓心靈自然沉澱,找回簡單的快樂。


誠品站:過去極地都是冒險家與研究者涉足的領域,「極地旅遊」是從幾時開始的?

耿婕容:北極旅遊大約始於19世紀,南極旅遊則始於20世紀。

  隨著科技的演進,旅遊型態經過多次修正,交通工具也日新月異,由以往的蒸汽船演變為現今的驅冰船和核子動力破冰船,而以往的獵奇冒險、挑戰秘境也轉為兼具知性感性的心靈饗宴之旅。

  到那裡不是要去征服,而是藉由大自然詭譎多變的深刻體驗與內在的自己相遇。


誠品站:您在書中寫到了極地生活的人與城鎮,有些是原住民,怎麼樣理解他們的文化並且與之相處?

耿婕容:船上安排有翻譯員,與當地居民提問溝通,以了解極地的生活面貌。

  格陵蘭島上的原住民大多為伊努特人的後代,擁有蒙古人種的特徵,每次見到這些黃種人,總覺得一見如故,但他們雖然有著黑直的頭髮和黃色的皮膚,我們卻無法用語言溝通,只得比手劃腳,透過肢體語言、親切的微笑,感受他們的友善,也讓我們學習如何用「心」去體會不一樣的文化。

  往返極地多年,人生的輪廓才漸次清晰,身為極地的短暫過客,在這一刻,我終能深切體悟:順應天地、不忮不求的簡單生活,是北極當地住民教我的事。



誠品站:您的極地旅遊經驗中,是否有深受感動、以及非常危險的情況,請與我們分享。

耿婕容:極地旅遊有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其中除了來自旅客之外,在船上協助我們完成旅程的探險隊員,背後的故事尤其讓人動容。

  以他們的專業背景,大可選擇輕鬆賺錢的工作,但他們卻秉持著一片熱誠,想將這極致的美與更多人分享。

  十多年的極地旅遊經驗中,去年首度遭逢意外拋錨。當時了解詳情之後,基於對工作人員專業度的肯定,我從船長室回到船艙時,心中並沒有慌亂,滿腦子飛轉著的都是:該如何安撫旅客的身心,給他們最妥善的照顧?船隻究竟需要多久才能修復?按照正常步驟,很可能需要回到原廠維修,後續行程又該如何往下走?

  此時,人心難免開始浮動,有位仁兄沉不住氣,竟在兵荒馬亂之際要求room service!各種光怪陸離的眾生相一一浮現,反倒呈現令人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

  在遭逢巨大危機時,能夠妥善處理,帶給別人歡笑、賦予別人信心,這應該是一大考驗,也是人生最棒的事!說得淺白點:旅行業就是靠老天爺吃飯。

  說起來雖與迷信無關,但是當人類碰觸極限時,對於天地間冥冥未知的基本尊重,會讓我選擇「寧可信其有」,唯有那超越世間的力量,能在當下帶給我們些許支持和慰藉。

  因此,一面力持鎮定,請團員們信任專業、不要自亂陣腳,更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一切順利平安度過危機。


誠品站:參與極地旅遊的旅客是否有其身分或健康限制?一趟旅程約花費多少時間與金錢?
 
耿婕容:只要沒有危及生命的危險,以及造成其他旅客不便的疾病或身體障礙,參加極地旅遊是沒有特別限制的。

  現今的文明病「三高」也都不是問題,只要備妥平時使用的藥物,緊急時有船醫及醫務室協助;就像有些旅客儘管身體狀況不佳,但為了實現夢想,還是克服萬難前往圓夢。

  極地旅遊因飛機、艙房,旅遊天數、造訪景點、搭乘船隻的不同而異。南極一趟的旅程大約兩個禮拜的行程,每人團費約為三十至五十萬元不等;而北極將近兩個禮拜的旅程,每人團費約為四十至八十萬元不等。


誠品站:往返南北極地,在嚴寒的氣候下生活工作,讓您在這份工作中努力的動力為何?

耿婕容:多年的工作經驗中,我確切體認到,「想法脫俗,就能與眾不同!」對我而言,極地旅遊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也是我的生命,關鍵在於有沒有將心打開。

  除了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之外,更須細心觀察,帶給人快樂與心靈上的滿足,讓我不禁想說:「因為沒有遺憾,所以值得!」

  我相信,每次旅程中除了廣泛蒐集資料,事前充足準備,讓風險降至最低,也因女性的細膩敏感,將體驗的收穫發揮到極致。而背後努力的動能,則來自於一顆簡單的心;希望秉持關懷和熱情的動力,讓每一位旅者同好,都能成為極地的保育大使。

  因為唯有親臨極地,親眼見證動植物的頑強生命力,才了解地球暖化的影響已威脅到這些可愛的動物,人類要做地球的保護者,而非恣意妄為的主宰者甚至侵略者,才能為這片心靈淨土盡一份心力。


【簡介】

耿婕容(Carol Keng)

美國紐約理工學院MBA碩士,獲頒NYU Travel Counselor證書。

進出南北極十幾回,南極半島、南喬治亞島、福克蘭群島、格陵蘭島、高緯度極區、史瓦巴特靠近北緯80度,甚至挑戰極限直達世界之最--正北極90度頂點……在Carol的字典裡,這些地方早已從名詞化為動詞,成為烙印足跡以及心靈歸屬之所在。

她始終虔信:真正的旅行並非累積里程和造訪次數,而是希望把那分執著用心和專業熱情與大家分享,一起認識探索極地,朝夢想出航。著有《戀戀南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