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臺北小確幸,傾聽自己的心:專訪小港包Emily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12.1.12

香港人的臺北小確幸,傾聽自己的心:專訪小港包Emily

香港人的臺北小確幸,傾聽自己的心:專訪小港包Emily

  Emily,一個在香港成長、在澳洲求學的女孩,帶著她的貓,飄洋過海到台灣,開始了她在台北的生活。

  她在台北從事平面設計及插畫創作,但仍想創作出屬於自己的生活點滴,所以從貓家人開始,繪出第一本書《Emily的貓》,描述她與貓之間相依為命的生活,以及濃濃的愛。

  在台北生活了五年,自稱是「來自香港的土包子」(縮寫即為「小港包」)的她,用IPOD和鮮活的視角,繪下具有台北風格的一景一物。在《小港包的台北五四三》當中,她寫下飲食、購物、城市一角、生活心得的點滴,在其中看到了台北與香港的相同與相異,這名熱愛台北的香港朋友,更繪出了自己的「生活攻略心得」。

  沒想到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小地方,重新看待竟是這麼有趣!誠品站和小港包Emily聊一聊,到底她究竟熱愛臺北哪些地方?還有哪些發現要和我們分享?


誠品站:為何會選擇到台北生活呢?能說說你的台北或台灣第一印象嗎?

Emily:對台灣的第一印象是流行曲,中學時期在澳洲聽很多國語歌,像是當年流行的張信哲、周華建、王傑、林志穎、郭富城(羞)……覺得台灣的創作人很有才華,歌詞和文案跟香港的很不一樣,比較浪漫和文藝。書中提到那位做「珍珠奶茶」給我喝的大學同學,還獻寶般地介紹我聽于台煙和張宇的歌……

  在香港工作時,仍有聽台灣的流行曲,去KTV,最後一定唱黃韻玲的「明天的太陽」,每次唱完也覺得勇氣倍增!還有林憶蓮、陳綺貞,到現在還很喜歡。

  就因為平時聽很多國語歌,便開始誤會自己會講國語,於是當我很想轉換生活環境時,台灣便成為首選。

  其實我第一次來台灣旅行時並沒有到台北,而是台南。第一個雞腿池上便當是在台南吃的,咬下第一口雞腿時,我在飯店驚喜得大叫大跳!還有台南的虱目魚粥也令我至今難忘!當我躺在墾丁的沙灘上,看著碧海藍天,簡直不能置信,離香港那麼近,便有如此靠近天堂的美景。

  之後來台灣旅行很多次,覺得這是我喜歡生活的地方:一個不算很大卻絕對不小的島,既有大都市的便利,也有高山大海,還有很多很多書店。 :)


誠品站:你在書中非常認真的介紹了鹹酥雞、熱炒店、早餐店…等臺灣好吃食物與小店,看得非常開心,想請問你是一個愛吃的人嗎?有沒有逛過台灣的夜市、吃過永和豆漿、麻辣鍋等「台灣美食」呢?

Emily:我也畫得很開心!:D 每當畫吃的東西時會狂吞口水,覺得很餓!拿著書再看一遍,又再餓一次!這算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吧,我很愛吃……唉,到台灣生活的第一年,至少胖了五公斤。

  當然有逛夜市!最初住永和,時常去樂華夜市,那有名的鹽酥雞每次都很多人排隊!還有一家不是每天開的臭豆腐也很好吃,一定要加很多很多泡菜!永和豆漿當然也有吃,早餐吃永和豆漿,宵夜吃清粥小菜。

  搬離永和之後,比較常去士林夜市,炸蛋葱油餅好好吃!還有師大夜市的滷味,有時候會買回家當晚餐,每次吃也重覆地感嘆:嗯嗯嗯(嘴含食物)滷味真的好好吃……

  我初來台灣時不太能吃麻辣鍋,每次吃完都胃痛,但後來發覺只要吃到好的、正宗的便不會痛。現在麻辣鍋成為我的頭號Comfort food,吃的時候醬料混很多醋,頗有解辣作用。那碗自調的素沙茶+醋+香菜+花生粉,拌白飯也很好吃……

  我最愛吃鍋底的滷豆腐,還有豆皮、油條、王子麵、很多很多青菜,吃到胃都填滿了,還要吃冰淇淋!!往往第二天醒來的第一個知覺仍然是飽!(說起來很夭壽,我真的需要節制……)



誠品站:
你在台北很享受小散步的時光,在香港大都會中,這樣的公園散步是否很難得?

Emily:在台灣散步的機會的確比較多,可能是因為心情比較抽離和沉澱,沒有在香港生活那麼煩囂。

  香港的市區很少公園,就算有也很人工化,水泥石子地比草地多,草地都圍著「不可踐踏」告示,很掃興。從前散心通常會去逛商場(Shopping Mall)、書店,或在書裡也提到的,有時候我會有車不坐用走的,沿路看行人、街景和商舖,但往往散心變了「散財」。



誠品站:你的購物力也很驚人,非常在地化!如果香港朋友到台北玩,你會怎麼帶著他們安排購物路線呢?

Emily:首先要看對方是那一類人。

  文化知性類我會推薦去故宮、美術館、去誠品買各種各樣的書。吃喝玩樂類我會推薦去夜市、去超市、去誠品買旅遊書、食譜和CD。

  OL類可以逛小○堂買很多粉紅色的東西、去誠品買精品文具和美容書。一家大小的可以去101觀景台、大直美麗華坐摩天輪、去誠品買童書和教養育兒書。(會狗腿得太明顯嗎?偶素金心滴。)

  最重要的是,回香港前請把統一發票都留給我。:D


誠品站:你在書中也說明「超實用學台灣腔」,果然精闢!是不是也可以教我們「超實用十句香港話」呢?

Emily:沒問題,讓我來教大家一些「超實用廢話」!

• 1. 有人教過我,國語只需學會講「是啊?真的?是哦,對厚……」,就能應付對方任何話題。廣東話可以說「係咩?真架?係咩,係喎……」。(海咩?曾gaˇ?海咩,海worˇ……)

• 2. 遇到無法解釋的事情,例如八點檔裡情侶發現對方是親兄妹,國語可以向天大吼「為AMO!」,廣東話則可以說「點解!」(dimˊ 改)

• 3. 國語撒嬌耍任性可以嘟嘴說:「人家不要~」,廣東話可以說:「唔制呀~」(嗯仔啊)

• 4. 溫和地表示不屑或質疑的時候,國語會說「不是吧……」,廣東話說「唔係呀話……」(嗯海aˇ 娃)

• 5. 情緒不平時,台灣人會說「靠!」,廣東話可以說「頂!」(dingˊ)

• 6. 不平又驚訝時,台灣人說「哇靠!」,廣東話說「我頂!」(哦dingˊ)

• 7. 事情太過份了,台灣人會說「神經病!」,廣東話是「黐線!」(七醒)

• 8. 國語說「就醬」,廣東話說「就咁」。(澡gamˊ)

• 9. 用國語可以跟我說「你的書很好看!」,廣東話說「你本書好好睇呀!」(雷 Bunˊ 虛猴猴抬啊)

• 10. 然後我會用國語說「謝謝您!」,或廣東話說「多謝哂!」:D(兜姐骰)


誠品站:從香港、澳洲到台北,你覺得這幾個國度或都市有哪些不同呢?你最喜歡台北的哪一點?你會怎麼把握生活中的小確幸呢?

Emily:這是很大的問題,我姑且從小處切入。每次往返澳洲墨爾本的感想是:哇,天空多麼大!香港的感想是:很方便啊,趕快去買東西!台北的感想是:耶,可以上網了!

我喜歡台北很多點,除了書中提到的所有好事物,我很珍惜台北給了我適當的心理空間。在澳洲久了會覺得太無聊和安靜;在香港覺得太吵雜和紛擾,心總是靜不下來;台北剛剛好,絕對不無聊,但也不會煩到不能傾聽自己的心。

我把握小確幸的秘訣,是盡量當自己是個「窮人」。只有「窮人」才什麼也不嫌少,一點點也很珍惜,連吃到一口白飯也感恩。

而且要做個豁達和懷抱希望的窮人,例如統一發票中了兩百塊我便超開心,但若不中也沒關係,可以等下一次,醬。

也要做個大方接受的窮人,例如有一個讀者說我的書好看,我便會很開心;若有很多很多讀者說我的書好看,我也大方地接受,醬。(嘻~)(謝謝你。)(←感恩的窮人)


【簡介】

Emily

來自香港的土包子,胸無大志但努力生活。

生於香港,移民澳洲,畢業後於香港工作多年。2006年移居台北,現職插畫設計師。 著有圖文書《Emily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