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玻璃屋中也可以很認真:莫子儀 - 人物專訪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人物專訪

上一則 上一則
2009.1.1

在玻璃屋中也可以很認真:莫子儀

在玻璃屋中也可以很認真:莫子儀

小編一採訪完就回辦公室跟同事說:「我被電完了。」

網路上,很多人都用俊秀、憂鬱來形容莫子儀,但實際上小編覺得他還蠻幽默、率直。

誠品十九週年慶舉辦了一個「閱讀透視現場Live in House」的玻璃屋活動,邀請劇場人氣明星莫子儀、吳明奉駐點扮演「閱讀者」,設計師王孟超依據演員習性量身打造活動舞台,導演符宏征聯想、組裝、開發「閱讀的樣態」,與讀者近距離互動與接觸,激盪生活即興的百般驚奇,呈現閱讀姿態的窺探藝術。

活動現場有很多留言,莫同學也會直接在便條紙上回覆,在等待採訪時小編逐一看過。其中一篇留言中有「餘光中的世界」的字句,結果他回覆時在這一句下面括號寫下(余光中?),這諧音的冷笑點著實讓小編笑了很久。

為了採訪,走進那個玻璃屋,小編感到非常不自在,因為路過的人常常行注目禮,甚至停駐認真觀看,就如同莫同學回覆的另一個問他要不要吃潮州肉包的留 言:「我比較想吃香蕉,因為覺得自己還蠻像猩猩的。」於是小編問他會不會也覺得不自在?他承認因為時常要注意到觀眾的反應,所以在閱讀的過程中會有點無法 專心,但是因為表演經驗的累積,已經習慣被注視。

於是小編開始研究起他的書櫃,有《第13個故事》、《潛水鐘與蝴蝶》、《雙城》、《尋找漩渦貓的方法》……蠻多書的,都是莫同學本身就想看的書。那就從《尋找漩渦貓的方法》開始聊吧,雖然莫同學比較喜歡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但閱讀這本書時讓他有了「陪伴」的感覺,在生活中彷彿有了一個陪自己講話、跟自己一起逛超市、散步的伴,這些短篇遊記提供了溫馨的氛圍,有別村上其他作品的冷然風格。

雙城》, 是馬華作家張草的作品。莫同學覺得這部作品最棒的地方在於將中國神怪傳說融在恐怖故事中。也許書中那些鬼怪不是我們所熟悉的,也許吸血鬼、狼人等才是我們 所熟悉的,但讀著雙城,莫同學甚至感到興奮,因為那些蘊藏在故事中應該親近卻又陌生的中國古老傳說,讓他得以自我追尋以及回溯屬於自己的文化背景。

訪談的過程中,一直有個很飄忽的聲音在耳邊,這是莫同學正在聽的專輯,電影《經過》的原聲帶。他說,一般對於電影原聲帶的知曉都是來自於電影本身,從聆聽中回味片段,但他是在沒有看過電影的前提下,純粹喜歡這個音樂本身,抽離原始的影像本體之後再創作出來的畫面,也可以有相當的韻味。

莫同學不僅是劇場演員,也有參與電影《一年之初》、《最遙遠的距離》 的演出,小編問他覺得劇場跟電影最大的不同點在哪裡,他笑說錢差很多,超誠實!不過認真談起這兩者的不同點,莫同學還是最喜歡劇場的環境。排練一齣舞台劇 需要很長的時間,工作人員彼此相處的情感可以很綿密,但是影像製作畢竟還是有商業考量,團隊組成相對之下即時許多,而且雖然只是透過一個鏡頭,到但底還是 一層隔閡,畢竟直接在舞台上很純粹地跟觀眾互動,這種感覺實在無可取代。

既然莫同學有相當豐富的登台經驗,小編忍不住問,要是在台上忘詞或出糗怎麼辦?他笑說,如果救場對於演出的角色設定來說並不突兀,他會努力挽救,要跳脫下意識的行為模式得靠經驗判斷。莫同學今年非常忙碌,除了有舞台劇《包法利夫人》及《西遊記》的巡迴演出,下半年也有電影演出,誠品還是很有幸卡了一個空檔邀請他來駐點扮演,鄉親們一定要來去看~

小編湊嘴:這算是一場不緊張的採訪。那間玻璃屋確實放鬆了小編的心情(如果忘卻那是間玻璃屋的話)。而且,眼前就有書可以聊的感覺真的好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