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榮格:河合隼雄 - 讀家書評 - 誠品站 Eslite Station

讀家書評

上一則 上一則
2011.1.31

日本的榮格:河合隼雄

日本的榮格:河合隼雄

文 /王浩威(本文作者為心理治療師及知名作家)

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曾經這樣形容河合隼雄先生:「面對面談著各種事情時,頭腦裡卻感覺到好像癢癢的逐漸放鬆似的不可思議的溫柔。」此時村上正埋頭寫《發條鳥年代記》,「所有的東西都複雜的糾纏在一起,處於一種無法簡單分清楚的狀態。」

河合隼雄先生,出生於一九二八年,比村上還大二十歲,是位臨床心理師,也是日本取得榮格派心理分析師的第一人。然而,他在日本受尊敬的程度,不僅因為他的臨床工作,更在於他對日本社會問題的關切。

他不時提出頗具洞見的反省,在日本知識界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村上春樹就以「不可思議」來形容和他聊天的經驗,「難怪(日本)社會上有這麼多他的崇拜者或信徒——我身邊也有幾位。」


反省與洞見

河合先生在蘇黎世榮格學院取得分析師資格後,回到日本,沒多久遇到了震撼整個社會的安保運動。他開始沈潛,在反省榮格理論在日本適用性的同時,也從榮格思想的角度反省日本的社會結構。他提出了日本母系社會的看法,進而指出相關的精神病理學。在《日本人的傳說和心靈》裡,他從神話著手,提出日本文化與西方的根本性差異。在臨床工作上,他也依此延伸出對各種問題的看法,特別是兒童青少年方面,包括拒學行為等。

二OO四年十月河合先生首次訪台,同時來台的還有樋口和彥與山中康裕,三位在日本心理治療界都是大師級的人物。樋口先生比河合先生還要長一歲,目前是京都文教大學校長;山中先生則年輕一輪,曾任京都大學教育學院院長,目前仍任職該院教授。

他們三位都同時是臨床心理師和心理治療師師,也是日本最重要的榮格學派分析師。榮格心理學派分析在日本已蓬勃發展,目前約有二十五位合格的分析師,二OO三年被國際學會接受,可以自行訓練分析師。

他們三位都是國際沙遊治療學會的十二位創辦會員之一。沙遊治療是榮格弟子卡爾夫(Dora M. Kalff)所創,將沙盤上遊戲似的排列,視為夢一般同樣是切入潛意識的另一條道路。河合先生在許多場合都表示,東方人的自我意識表現不同於西方,沙遊治療的間接語言更接近東方人。這或許是沙遊治療在日本發展相當熱烈,目前會員已有三、四千人的緣故。

當時三人聯袂來台,除了三場深入的對話,更同台舉辦沙遊工作坊。三位大師的合作,在日本也不曾有過,反而是在台灣促成了這個盛會。

他們來台的前一天,主辦單位「台灣沙遊協會」和「華人心理治療基金會」還在擔心行程隨時可能取消。當時河合先生仍然是日本文化廳長官,算是日本小泉首相內閣成員,隨時都可能招來中國政權的抗議而被迫取消行程。



從容與承諾

沙遊協會理事長梁信惠教授一再在電子郵件裡表達這份憂慮,然而河合先生似乎依然從容,只是再三表明是以心理治療專家的身分來台,履行對梁教授多年來的承諾,也是為他關心的沙遊盡一份推廣的心力。

參加工作坊的專業人士約六、七十位,大眾演講約一百來位,對低調進行這些活動的主辦單位而言,已經十分滿意了。然而,知道河合隼雄在日本知識分子心目中地位的幾位朋友,都還是感覺遺憾了些;一位友人甚至表示:「如果去日本文化交流協會貼一下海報,在台灣的日本人一半以上都會來參加。」我向這位友人解釋他敏感的官方身分,友人雖然知道,可還是忍不住嘀咕,表示河合先生當不當閣員都不影響他在日本社會的地位。


智慧與圓融


在河合隼雄來台之前,台灣已陸續出版他的作品《心靈的方劑》(錦繡,已絕版)、《童年之惡》(成揚)、《如影隨形》(揚智)等三本書;來台之際又出版了《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佛教與心理治療藝術》(以上皆為心靈工坊)、《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原來如此的對話》(以上皆為時報出版)。

這次《天下雜誌》出版《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一書,更可以看出河合先生戮力於大眾教育的心情,特別是對日本當下教養問題的敏銳觀察力,以及充滿同理心的反應。河合隼雄先生的智慧與圓融,至少在來台的短短五天中,陪伴在他身旁的人都能清楚感受到。